第四四九章 小二普是渣男/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普原本觉得自己娶个媳妇都是亏的,但是看着喝醉的新媳妇还在手舞足蹈地要捍卫一切跟闺女相关不相关的权利,就突然觉得还不错,起码以后自己出门在外,不在自己闺女身边的时候,一点都不用担忧闺女会被人欺负。

当然如果新媳妇不那么热衷地想要压倒自己就更美丽了。

苏普很君子地两手推着新媳妇的肩膀,试图跟她讲道理,然而他那彪悍的媳妇直接就一拳砸过来了,砸的他脑袋都在冒星星。苏普是什么耐心都没有了。双手猛地用力,打算把这个母夜叉给压下去,结果终还是低估了母夜叉的能力,不留神被人家一脚踹到了地上。

苏普被撞的头晕眼花,好容易坐起来的时候,发现他的媳妇儿已经大字型的躺在床上,霸占了整张床,嘴里还在磨牙。

苏普突然想哭。

他就知道他不是他爹娘亲生的,哪家的亲生的爹娘给能他娶这么个媳妇?

苏普大字型的躺在地上,打算再绅士最后一把,整张床让给了人家。

可是刚一闭上眼,突然想起来,今天白天好不容易终会摆脱那些热情的父老乡亲,借醉去茅房的时候,路过一个拐角,就听到他那两个未来大舅爷跟他的岳父在讨论一个问题。

论万一新姑爷嫌弃咱们家姑娘,不肯洞房怎么办?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不洞房,就把新姑爷的第三条腿打断。如果不好好的洞房,不止第三条腿,另外,两条腿一并打断。

苏普摸了摸自己已经瘸了半条的两条腿,再抬头看了看自己的第三条腿。天人交战了许久,还是毅然决然的爬起来,扑到了床上。

吴桐哪里是个被人压的,一旦觉得不舒服,就手脚并用的,要把身上的人掀翻。然而真正较起劲来,吴桐却是怎么都挣不开苏普怀抱的的?

苏普相当认真的在她的耳边说。

“呐,其实我也是为你好,明天要是别人发现我们没洞房,首先要诟病的就是你,”话还没说完,就被呼了一巴掌。

苏普捂着脸继续说:“好吧,就算也为了我的三条腿,咱俩就好好配合配合行不行?”

送给他的是另一巴掌。

最后苏普没辙了,电光火石地想起来,他们吴家重女轻男的习俗,立马又跟她讲:“而且说不定咱们可以再生一个闺女呀,给咱们娉芙作伴多好,就算她以后长得没有娉芙好看的话,我也不会嫌弃的,毕竟你的底子也就这样了,咱们不能怪她不是?”

还别说这招挺管用的,话一说完,吴桐竟然稍微睁开了一点眼睛。

苏普再接再厉的说:“那当然了,你看,如果就算生个儿子的话也挺好啊,以后就像你那些五大三粗的哥哥们一样,长大了可以给咱们家娉芙撑腰是不是,万一我以后出了什么意外,你们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呀,还有我跟你说,我哥他肯定很快就派人过来了,只要他把我接回去,我就是哭也得跟他哭个王爷来当当的,这样以后你就是王妃了,娉芙就是郡主,听着就特别厉害是不是?”

吴桐似乎不明白了,平日里威严的菱形眼睛,如今也显得柔和迷醉起来。

“王爷是什么王爷?海龙王吗?我才不要当什么王妃,我要当也是当吴安镇第一的女侠,我还要当女将军,上阵杀敌,保家卫国,哈哈哈”

吴桐特别豪情万丈地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突然问:“为什么要特地生个儿子来给娉芙撑腰呢?你难道不能一直给娉芙撑腰吗?你说的万一又是什么玩意?你都长得已经这么傻,这么无能了,谁愿意对你下手吗?”

苏普莫名又受到了重重一击。

“我偷偷告诉你,就告诉你一个人,其实吴安镇快要乱啦,西罗不是把北圩打败了吗?我那大哥估计那会儿也是被虐的神志不清了,加上因为我爹失踪,他特别冷血特别无情地去把人家王庭杀的鸡犬不留,投降的都没放过,不过狡兔还有三窟呢,人家偌大一个王庭,肯定还有别的据点。

我好歹当初也是去过北圩的,这几个月吧,我天天去溜达溜达,发现了一个他们的地下组织,这是镇上最大的赌坊,他们家的骰子上都刻了两端长中间短的三道杠,北圩当年最大的官方马帮收马时,合格的都得在马蹄子上刻上三道杠,就跟买猪肉的选好猪在耳朵上身上纹记号一个道理。”

苏普得意洋洋的炫耀自己的大发现,结果一低头,发现人家都要睡着了。

苏普捞过床头媳妇的压箱底陪嫁,一张很粗制滥造的避火图,琢磨了会儿,扔开图,开始在新媳妇身上自顾自忙活起来:“我知道你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只当我卑鄙,如今吴安镇已经只进不出,我那信走的再隐秘,这都十来天了,他们应该也要查出来了,怕是不多久就得找到我们家,要是我哥来不及赶到,到时候也只能靠你们吴家帮衬了,谁让你们吴家是吴安镇最大的户呢。”

睡的迷迷糊糊的吴桐只觉得难受,挣脱不了的难受,耳边还有苍蝇似的声音,她怀疑自己要死了。

“吴桐,这回算我苏普欠你的,要是这遭能活着回去,我保证,肯定哭都要跟我哥哭个王爷来,给你当王妃,当最厉害最潇洒地王妃,往后我也只要你一个,家里一切都听你的,我也不跟你抢娉芙,成不?

要是万一,万一我真的完了,这辈子都还不了你的情了,你就另找一个好的,只要记得娉芙喊过你娘就好,下辈子,下辈子就你当男人,我当女人,我给你当媳妇,好吧,小妾也行,我给你生儿生女,还挣钱养你。”

吴桐一直哼哼,被这么哄着哄着就松了一直抓着的中衣。

红色的中衣在苏普指尖划开,细腻白皙的肌肤就露了出来,平日里再威武,也是父母长辈十几个兄弟娇养出来的,不吵不闹的时候,才注意到她那一身细皮嫩肉。

苏普鼻尖一凉,伸手一抹,血!

苏普“嗷”地一声就搂着媳妇滚被子里去了,好丢人啊,竟然对着母夜叉流鼻血了。

------题外话------

你们说,要不要虐小二普

二更有点远,暂定十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