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四章 送别/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走进屋子的时候,就闻到了一种属于人将消失时特有的腐朽的味道,这让他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

其实他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过亲人的离世,哪怕小时候那样疼爱他的祖母离开,也因为他人在皇宫还没有直接面对,等到回到侯府的时候,又一直被他娘搂在怀里,甚至都不曾清晰的看过他祖母去世后的样子,更因为那时候心里还有对于父亲的怨恨,悲伤恐惧被冲减了大半。

而太后,因为那时候万念俱灰,是真的狠心最后一面都没见,如今想开,是心里最后悔的事,却何尝不庆幸,在自己的记忆里,将永远都是老人家和蔼可亲宠爱自己的样子,不必记得她内疚自责的表情,从今以后,记忆里也只有她的好。

可是今天,他亲眼看到了一张泛黄的即将逝去的亲人面孔,在今天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这张脸上会出现这样的神色。

记忆里这张脸永远都是对着别人高高在上,对着再亲近的人也会有着帝王的威严,对着自己总是或鄙夷,或愤恨,亦或者纠结复杂。

对苏倾钰而言,五岁之前,这张脸是可望不可及。五岁后这张脸,这张脸又是什么样?

苏倾钰突然的就想不起来,自己五岁以后,这张脸的到底是什么样子了,只恍惚记得,当着群臣的面,他调笑过自己草包无能,自己只当他万般嫌弃;也恍惚记起,自己大婚时,他亲自主婚,笑得一脸的亲切和蔼,自己只当他高兴自己迎娶回来大贺的公主,能够抱上大贺的大粗腿;还恍惚记得,他用着一脸为你好的样子哄着自己给他打仗看折子;更恍惚记得,他那样狠心的剥夺自己一切之后,还会若无其事的跟他说,这是一个帝王必由之路。

可是不论哪样,苏倾钰发现自己竟然都已经不大记得清,只记得,五岁之前的一天,还是中年帝王的他喝醉了,那时,自己正和程云刚打完架,两个小孩都哭唧唧的要找人告状,跑着跑着都撞到了路过的他的膝下。

他可能真的醉了,一个随从都不带,走路歪歪扭扭,结果他一低头看了看两个小孩,想也不想地就一把捞起来自己了,揉着自己被打的脸颊,轻声问:“疼不疼啊?都青了,怎么这么不小心,那些伺候的都干什么了?倾儿乖啊,不哭了,爹给你揍欺负你的啊。”

那时候只晓得哭的自己,只震惊于被抱起来的自己,根本就没注意到他说了什么,因为很快,五五赶过来,说了一句:“陛下,苏南侯大捷,把阵前辱骂您的将军斩了首级。”然后他就把怀里的自己突然扔了出去,自己被摔得哭都不敢哭了,只当他本来是想抱程云,结果捞错了人。

其实那时候,伽泽唯一能嘲笑的也就是宗兆帝无后这一条。

那年不曾在意过的话,不知道为何这一刻突然清晰起来。

苏倾钰眼泪很突然的就那么跳了出来。不曾走近,却知道他一直在听着自己的动静,所以还是倔强的不让自己有一点哽咽出声。

宗兆帝半睁着眼,鼻间的气息若有似无,直直地看着屋顶,屋顶上是简单的七八根横梁,两边坡形,中间突起,架起来一个三角形。

太安静了,苏倾钰弯腰挪了挪凳子,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跟你说啊,”苏倾钰若无其事地就像以前当纨绔破罐子破摔时一样,“我把我家宝宝,我爹我娘,小二普他们都找回来了,往后我就不要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屋子了,我还不用像你一样需要找那么多根本不喜欢的女人凑热闹,就算你有那么多美人陪着,也不见得能有我高兴。

还有啊,我觉得丞相他们也挺好说话的,让他们捐钱就捐钱,让他们打仗就打仗,因为萌萌,我无理要求给大笔补贴穷地方,他们也没有拒绝。我本来还想把伽泽让给乌喜的,但是乌喜跟赫野内讧了,我都没能让的成,我还把北圩拿下来了,西罗现在比你那会儿还要大好多的。

虽然我并不热衷扩大帝国版图,可能也因为我这个皇帝当的时间还太短,等我到了你这个年纪,或许也会像你一样有野心的,我不知道西罗如今这样的疆域你还满不满意,在你的有生之年,它比你刚接手那会儿大了快十倍,你,要不要去看看?”

“呵!呵!”宗兆帝喉咙响了两声,“苏,苏,”

苏倾钰说:“我不关着你了,你可以出去看看现在的西罗,这样大的西罗,往后它还会变成大贺那样富有的西罗,甚至比大贺更富有的西罗。”

宗兆帝嘴角抽抽,脸色开始泛红,呼吸突然急促。

苏倾钰三两步到了床边。

宗兆帝竟然直起来身子,颤抖着手指着屋顶,苏倾钰抬头看去,没看出什么,宗兆帝喉咙呼呼:“皇,后!”

苏倾钰心都在颤抖,嗓子很堵。

他知道他的生命在消逝,但是无法阻止,这种无可奈何让他想上天入地刨去什么。

“阿钰!阿钰!”傻宝总是欢快有活力的声音伴随着宝石叮叮当当的清脆声音,就像天籁,让苏倾钰握起来的拳轻轻放开了。

“阿钰,你要太医干什么?厉公公说前陛下不好了,说的是老欺负你的那个陛下吗?”傻宝风风火火跑进来,二话不说就指着任晋晋给人灌了一小瓶东西。

“这个是琥珀给的神仙水,用了万年灵芝万年人参加上万年断肠草,还有好多别的一块做的,只要还有一口气,阎王都拉不走,天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的,如果有需要,不多,十万两黄金一口,我有友情价,九万两黄金一瓶,买一瓶送一瓶。”

苏倾钰:…这个广告真好。感觉琥珀才叫会做生意。

然后就是,早知道出门就把媳妇带上,我特么就不用没出息地掉泪吐血了。

站在门口不知道想什么的程云,等了半天也没见宗兆帝断气,没来得及欢喜,先出戏地想,我要努力赚钱,多买几瓶这玩意备着。

------题外话------

莫阿寒今天加班,更晚了,跟大家道个歉,鞠躬

二更快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