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五章 纨绔回来了/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苏倾钰再去小破院时,一直昏睡的宗兆帝不见了,程云留了一封信,说带着宗兆帝去游览西罗了,后来厉公公来报,守皇陵的前皇后娘娘也留信走了,苏倾钰才算放下心,也不让人追了,随他们去。

也不知道他们逛去了哪,有人说看到过他们去了伽泽,有人说看到他们去了大贺,具体在哪不知道,总之苏倾钰终此一生都没再见过他们,包括程云,程家仿佛彻底退出了西罗。

回去找傻宝吃完饭破天荒一个人吃了五碗饭,傻宝问他:“那个神仙水效果好不好?”

苏倾钰点头说挺好,没事咱们再买几瓶回来备着。

傻宝就说:“我也觉得是个好东西,所以我已经预定了十瓶,等他们一做好就先送给我哦。”

苏倾钰欣慰:“宝宝想的真周全。”

“嗯,人手一瓶,阿钰的,萌萌的,父王母后二宝白白落落元帅,娘亲爹爹,小二普…。”

苏倾钰一口饭噎在嗓子眼,他为什么有一种自己国库都要搬空的感觉。

“阿钰你怎么了?是太感动了吗?你怎么知道我特地给你多订了两瓶?”

“噗,咳咳咳咳”苏倾钰感觉不但国库要被掏空,他自己的腰包都要掏空了。

“宝,宝宝,你,别说话,”就怕再说出什么他承受不了的。

傻宝就回去继续吃饭了。

幸好这时候厉公公过来禀报:“陛下,苏睿又跪在午门口求见了。”

苏倾钰才恢复常态,恢复帝王常态:“这么快那些板子就好了?”

“据说用了什么秘药,好了七七八八。”

“查出来那个跟他回来的女人是谁没?”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第一杀手楼的。”

“那个固执的从来不会变通的第一杀手楼?”

“…是。”

苏倾钰一思考起来事情,就习惯性地抖大腿:“宝宝,你还记得当初那个大贺的小乞丐不?就那回小二普偷偷跟我们出去玩,路上碰到偷人馒头,你说丑的不能看的那个小乞丐。”

傻宝愣愣的,不明所以:“啊?小乞丐啊?唔,我想起来了,他说他叫雅雅,他怎么了?”

“没怎么,我就是估计吧,她看上纨绔了,哎呀,这下好了,你说她跟错错,那个会赢?”

傻宝突然不高兴,扔筷子:“不要错错了!”

苏倾钰发觉自己踩雷了,立马哄着:“好好,不要错错不要错错了,以后我们都不提她了,那我就去见见纨绔,你要不要去?”

傻宝就摸着自己手腕上的镯子:“本来这个就是要给纨绔他们成亲当礼物的,可是他们又不成亲了。”

“没事没事,迟早能送出去的,我马上就让纨绔去成亲,你去送礼好不好?”

傻宝想了半天,点头:“纨绔是个好人,要给他娶个好媳妇,比错错好的。”

苏倾钰默了默,比错错好,其实还真不大容易找。

苏倾钰一身紫色劲装,一个人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午门口,路过的巡逻队都被他们陛下这风风火火给吓了一跳,在后面是他们珠光宝气坐着铁甲车慢吞吞“巡逻”而来的皇后娘娘,被陛下甩出去好远一截。

苏倾钰跑到那个似乎大半年不见已经看不到一点稚气,完完全全是一个沉稳男人形象的纨绔面前。

纨绔动了动脑袋,眼睛都是激动,却不敢抬头,反而一叩头到底,喊了一个他从未想过对对方的称呼:“陛下。”一喊出来才发现,嗯,喊的挺溜的,自己主子升职了,自己也是倍儿有光。

最主要的,他之前已经跪了三回,第一回就挨五十军棍,挨完了回去躺个十来天过来再跪,又挨了三十,再回去躺五六天,回来又挨二十,本以为今天还要挨,却意外见到了主子爷,纨绔好想哭,天知道十几年了,他都没离开过他家爷这么久的,想的心肝都疼了。

苏倾钰没搭理他那声陛下,大喝一声:“麻溜的,给爷滚去校场,好好打一架,爷好久没松松筋骨了。”

纨绔愣了半天,突然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原本已经柔顺的眉眼突然恢复了上挑,跳起来就绕着苏倾钰转了好几圈:“爷,爷,纨绔可想你了,纨绔想的心肝都疼。”一边说一边眼泪哗哗地流。

苏倾钰嫌弃地把一脸傻气的纨绔脑袋推到一边:“离爷远点,怎么还这么傻,滚滚滚。”

“爷,爷,往后纨绔再不离开您了,爷,爷,纨绔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爷不会看不起小的,不管在怎样的高位,都不会不要小的,只有爷才是真的对小的好,小的以前就是浆糊脑袋,往后再不会糊涂了,爷,哇…”纨绔突然就蹲下来抱着苏倾钰大腿嚎啕大哭,“爷,纨绔失恋啦,纨绔要打光棍啦,纨绔只有您啦!”

苏倾钰抽大腿,抽不动,看周围巡逻那想笑不敢笑模样,突然后悔自己的心血来潮:…我特么就不该给他好脸,他果然一犯起傻天下在无人能比。

傻宝的铁甲车开过来了,停下来,看着纨绔表演:“咦?纨绔这回的眼泪是真的。”

纨绔哭声顿了下,哭的更起劲了:“嗷嗷,爷,爷,嗷嗷,纨绔心里苦哇!”

苏倾钰克制地说:“如果你还不放手,爷不介意让你再苦一点。”

纨绔立马就缩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