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六章 有苏睿的苏陛下/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纨绔一回来,众位大臣诡异地觉得,他们的陛下又亲切了许多,再想想那些陛下活死人的脸,随时断人祖宗八代的日子,就能梦里似的,你看其实他们陛下长得好,疼媳妇,脸色再臭,再生气,他们把皇后娘娘哄好了,皇后娘娘就能把陛下哄好了,现在又来了一个纨绔,不,是苏睿苏侍卫,每次陛下还没发脾气,他就先暴躁,完了大家顶多挨一顿揍,基本也不用担心被砍头了。

有苏睿跟着的陛下,再上朝时,时常会有这样的场景。

厉公公:“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早朝有事时,接下来是这样的。

“启禀陛下,姚将军又放了一批叛军,如此这般,往后我西罗王庭还有何威信?请陛下严惩。”某大人义正言辞。

忙着搜索有没有关于闺女信息折子的苏倾钰头也不抬:“不是说了,放走的都是被叛军忽悠的愚民吗?之前刚打下来伽泽的时候,让你们好好安抚那些人,你们却把东西银钱可劲往怀里塞,人家吃不饱要饿死了,换了你被人一忽悠不造反也难,现在你又反过来怪人家让西罗没有威信?”

苏倾钰自己说着都觉得好笑,“人家又不是土生土长的西罗人,咱们灭了人家国家,又不好好安抚人家,你还要求人家这么快心甘情愿把西罗当成正儿八经的侍奉国?”

那个大臣很执着:“自古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识时务者为俊杰,绝对强势面前,弱势的只有服从…”

“哦,这是先不管,咱们要不先说说当初那些安抚的银粮都去了哪?”苏倾钰找了几十本折子还是没闺女消息,心情正不爽,“要是没那些贪污,估摸也没今儿的战事了,行,特么今天就好好查查,给孤找事的到底是那些人!”

“陛下,这是两码事,”老大人估摸是个清官,不怕查的那种,“当务之急还是树立咱们西罗的威信,让他们知道,服从才是唯一出路。”

这个大人说的也没什么错,可他说的这些不知道怎么的就让苏倾钰想起来自己被宗兆帝坑的事。

纨绔多了解他家爷啊?只要不是他家爷跳跃性思维散发出来的诡异想法,正常状态,那是苏倾钰撅个嘴,纨绔都知道哪样是渴了哪样是要使坏了。

纨绔二话不说,扶着腰间的剑就走过去,对着人家就是一顿踹:“闭嘴!”

那位大臣一脸懵,想告状,陛下忙的头都没抬,好像根本不知道底下的闹腾。

其他大臣当然看出来陛下不高兴了,可是当初贪污什么的没几个是干净的,陛下这么轻飘飘地揭过,已经天大的恩德,要是真查下去不知道多少人要完,这会儿谁也不会出声帮着。

纨绔看看周围人那脸就知道没几个干净的,就冷笑看着那大臣:“大人,属下教教你什么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绝对强势面前,弱势只有服从。”

特么他家爷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别说放了几个叛军不想管,就是把伽泽送人也没你们说话的份。

纨绔就是这么粗暴不讲理!

好在,原本要查贪污的事,苏倾钰好像就忘了。

早朝无事的情况又是这样的。

“都站好了,没吃饱吗?没看到咱们陛下都坐的这么端正,你们站怎么了?”纨绔一个一个地检查军姿。

陛下手里折子还没看完,大家无事也习惯了陪着站半个时辰军姿。

上面原本偷偷翘了二郎腿苏倾钰,听到纨绔这么说,默默地把腿放下来,坐的比那雕像还笔直,偶尔抬头看到那些肚大肠肥,曾经还嘲笑过自己的大臣们脸都憋青了,他就特别可乐。

纨绔一边认着人一边检查军姿,心里想,格老子的,让你们以前看不起我家爷,我小本本都记着呢,往后一个一个收拾,可不能让我家爷以前的苦白吃。

这么一搞,那些原本因为担心自己因曾经嘲笑过看不起过陛下即将被穿小鞋的大臣们反而安心了,原来陛下这么大度,就用了这么个小惩罚,再也不用战战兢兢了。

其实苏睿本来是个大将军的,可是他要死要活地说要跟着陛下一辈子,还得是近身伺候的那种,甚至直接跑到净身房让人给他净身,差点没把人家掌刀的老太监给吓死,说没有陛下怎么都不肯,苏睿就要玩自宫,闹的那叫一个热闹,让人叹为观止。

最后陛下没办法,到底是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小厮,水里火里不知道一块过了多少遭,又不舍得真让人自宫或者死了,最后就给封了个御前带刀侍卫,嗯,唯一一个允许上朝时佩剑的侍卫。

好好一个将军没了,苏睿却欢天喜地地抱着陛下大腿说了无数好话,颠颠跑出宫拎着一个小布包的家当就赖在陛下议事厅不走了。

这让多少想把送不进宫的闺女嫁给他的大臣们遗憾地握掌。

------题外话------

二更我们还是约晚上十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