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九章 大白/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木安新做的机关兽,原型是大白虎,木安头一次看到雪白雪白的大白虎时,眼睛都要掉下来,这简直就是他今生见过的最美最凶悍的动物,那种凶残里带着娇羞的美,真的是语言无法比拟的。

正像很多安静的技术宅多少带着点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看着胆小的木安,其实私底下最喜欢凶残的动物了,什么绿眼夜猫,什么半人高大狼狗,什么吃人的野狼,他是一看到就忍不住喜欢。

彼时大白虎正因为已经长的快有自己一半大的小金子又从自己饭盆里抢了一块肉而不高兴,那是扑上去就对着小金子一顿揉搓,“嗷嗷呱呱哇哇咔咔”地叫了一通,阳光一照显得格外锋利吓人的尖牙“咔”咬在小金子下巴上,疼的小金子“吼吼”扑腾惨叫了好久,最后还是没能逃脱它的爪子,被折磨得眼泪都要流下来,都没力气挣扎了。

身体不甚强壮的木安觉得,这才是强者的力量,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力量。

然而他这辈子是不可能有的,但是,他创造的东西必须有,还是大大的有。

所以他就创造了以大白虎为原型,揉合了半大小金子的形象的机关兽。不止将机关兽造的灵活多变,还请薛奇石过来给机关兽用石蜡给美化了一番,薛奇石别的不行,就是石蜡用的出神入化,不管什么材质他都能把握住温度粘合性,完美的将石蜡附在材料上。

所以苏倾钰一眼看到的以为又是大白虎,还有点可惜:“好好的一只老虎就被这么给标本了不成?”苏倾钰一个联想,什么大白虎被掏空身体安装机关,还有四肢骨骼分离扩大再缩小什么的,心里一阵感叹,看着木安平日里安安静静,胆子不大,一搞起来木头,那是比谁都残忍啊。

傻宝看到一只“大白”就高兴的跑过去:“大白你怎么跑到木安这里来了?你今天的肉有没有被小金子抢?”

“嗷嗷,呜呜”大白从一边突然跑出来,踮着脚蹭到傻宝跟前,发现一头跟自己差不多高,看着相当好看的,从来没见过的“畜生”,大白很不友好的一巴掌就呼了上去,结果打了脸,没反应。

原谅大白,它从来不知道它自己长的什么样,只是莫名觉得眼前这个家伙长得好看,符合自己的审美,不,简直是它眼中的最完美。

跟着一块来的小金子先是一愣,看看两只一模一样的大白,瞬间四只爪子抓地,背部弓起,呈戒备状,然后看大白打了“大白”,没反应,它忍不住上去,也跟着挥了一爪子,突然那“大白”动了,小金子瞬间跳出去老远,进入警戒状态。

那个“大白”“嗷嗷”喊着原地转了两圈,脸部抽动,四肢缩小,头顶翻了几下,身子也跟着缩,没一会儿,一只纯白的“小金子”出现了。

这会儿轮到大白傻眼了,龇牙咧嘴吓唬“小金子”,一点反应都没有,小金子看着突然变了模样的“大白”,它可不是大白那个土包子,它可是出身皇家兽园的,自然认得同类,只是认不出新的家伙是谁,好奇靠近了几步,跟大白一块睁着大眼研究新家伙。

苏倾钰看看瞬间变身的“大白”,再看看颠颠跑出来求虎摸,然后又忘了要虎摸的大白:…我特么竟然被骗了两回,我到底都养了些什么样的神人?

这只“大白”其实是比真大白要再大上许多的,因为它的肚子需要能够容纳一到两个人在里面操纵。

苏倾钰陪着傻宝坐进机关兽里,十分惊喜,因为里面的视野比外面更大,木安解释他把之前的远目镜改造了一下,具体什么多放了水银做的镜片,怎么放的苏倾钰都不在乎,重点是坐在里面真的能看到外面,还能因为远目镜看到宫墙外,不仅视野好,操纵杆也明显比以前的铁甲车上档次了,操作起来更流畅更带感,自由行走不是问题,挥挥爪子打飞小金子大白还有难度,但是打飞木安绰绰有余。

“好玩好玩。”傻宝坐在旁边盯着另一个远目镜瞧外面,看苏倾钰很快上手,操纵机关兽打飞了木安,是真高兴,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好玩的东西了。

“嗯,木安果然是个人才。”苏倾钰越发觉得自己当初大方的把人养到家里是非常正确的。

完全忘了,其实是人家傻宝要求的。

被夸人才的木安被“白虎”一巴掌呼到大白脚底下,屁股痛的说不出话,一睁眼,他心心念念的大白虎的爪子就在手边,迅速摸了一把虎爪,木安圆满了。

又被真的“大白”一爪子呼出去时,半空中的木安想,啊,大白虎的爪子果然和他想象中的一样,柔软中带着绝对的力量。

自己这次花了这么几个月果断值了。

大白歪着眼看了机关兽好一会儿,越看越心喜,感觉自己找到了终身的伴侣标准,就得白的这么纯粹,就得变化的这么无常,就得这么的霸气不解释。

------题外话------

二更啊

另:推荐《枕边天后:总裁限时9块9》/漪兰甘棠

男友和闺蜜的背叛已经够狗血了,没想到连下药都被她撞上。

隔天,她连跟自己春宵一夜的人的模样都没看到,留下9块9,逃离房间。

经年之后,一戴黑纱礼帽的神秘女子,在S市空前盛大的婚礼上,当众撕毁新娘的婚纱。

娱乐圈内,谁人都说任心是卖身上位,无耻小三。

她只知道,自己要站在娱乐圈的顶端,睥睨讨还伤她之债。

抢镜头,抢角色。甚至,抢男人?

等等!这个问题,要好好讨论一下。

“啪!”把报纸摔在他的面前。

“宋总,我们素昧平生,我又什么时候被你包养了?”

促狭的桃花眼一直久久凝视她,而后,启唇轻吐。

“你那晚的味道,好甜。夫人,你忘了?”

宋氏传媒总裁是自己老公?她怎么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