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一章 西罗的文化/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罗的机关兽送到了大贺,彼时承业帝正愤怒苏倾钰把萌萌搞丢了,你说你个苏倾钰啊,都当了皇帝了,还能把自家公主给弄丢了,有你这么不靠谱的皇帝吗?你看看孤,可有过把闺女弄丢的?

好吧,有过一回,但那时不过半天就找回来了,哪像你,这都两个多月了找不到,还有心给穷地方补贴加餐,还有心思搞什么机关兽,哦,你还推广了武打戏,你到底有没有心,那是你闺女你造不造?

承业帝绕着他家覃皇后跑了好几圈:“你看看看看,当初孤就晓得他不靠谱,孤还觉得他就是把西罗玩脱了也没啥,大不了到时候还回大贺来,结果他把萌萌玩丢了,你说他还是个父亲吗?孤瞅着他是跟傻宝玩一块就啥都记不得了!”

覃皇后掸了掸不存在的灰尘,凉凉说:“听着陛下的意思,这是在说本宫的傻宝就是个迷惑君王的祸水了?”

承业帝脚步一顿,憋了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明明就是他苏倾钰没定力,没能耐,跟孤的傻宝没有半文钱关系!”

覃皇后简直不想跟他讲话,转而问一边研究机关兽的丞相:“可看出什么名堂了?巴巴日夜兼程送来的没道理就是个看看的玩意。”尤其这回还是苏倾钰亲自派人加急送来的,说着是女婿孝顺的稀罕物,皇后可不信就真是个看看的玩意。

丞相对着设计图研究机关兽一会儿,不知道按了哪里,“噗噗”就从老虎嘴里吐出来好几块绿莹莹的石头,然后就开始变身,从老虎变成了狮子,还“咔咔”走了老远,撞翻了几张凳子。

在场的众人:…

太师默了会儿,开口:“陛下,还记得铁甲车吗?”

承业帝眉头一跳,想不记得都难,现在那铁甲车简直就是大贺平地战场上必不可少的神器,多少国家眼红想买来着,自己就是不松口,额,太师的意思是?

“臣看着,这机关兽和上回的铁甲车怕是出自一人之手,就是不知道这件换成铁的效果如何。”

承业帝沉默了,看着那机关兽又从狮子变成老虎,就这仿真程度,不说它的功能杀伤力,光着扔出去就得吓跑一干人有木有。

丞相也暗暗心惊,设计图他看的最多,里面的功能他也了解了七七八八,这要都能实现,这架机关兽可是比铁甲车还要有价值的,平地山丘都能跑啊喂。

“姐夫还是有心的,这要是别国可舍不得拿来送礼。”二宝严肃脸说。

旁边窝在椅子上的苏卿卿好奇地看着机关兽,她人小,已经快两年不见爹娘,也大半年没见兄嫂,记忆里他们的形象其实已经开始模糊,直到现在大家说的是她哥哥,但也没有多么激动了,现在除了娘娘老让她跟那个安王世子玩不高兴,其他时候她过的可欢乐了,就算不对盘的玉华郡主也不会太讨厌。

皇后看看机关兽,丞相已经坐进了机关兽的肚子里,就跟人进了老虎肚子似的,这要不是提前知道是木头做的,还真的挺渗人。

皇后感叹:“西罗的能人不少啊。”想起来那些武打戏,还有那个简直有点无厘头的补贴政令,皇后只觉得西罗的文化有点异于他国。

承业帝哼哼:“能人?哼哼,还不是他苏倾钰玩心重,别以为孤没听说他敲诈人家大臣多少回,还上朝让人家站军姿,自己在上头抖腿,不留神还偷偷睡觉,当皇帝当到他这份上,哼哼,没把西罗要玩就是老天保佑了。”

众人愣是听出来他话里的酸味了。

“可是臣听说,驸马,不,西罗陛下轻而易举就把自己人安排进了西罗大臣家中,大臣们还都欢欢喜喜付了许多银钱把人请回去的,这个,”就是陛下您也没做到啊,“再说,西罗本就是个尚武的国家,就算大臣上朝站军姿想来也无妨,说起来,这回来咱们大贺送礼的使臣,看着就是走路生风,腰肩笔直,相当精神。”

承业帝哼哼,好像没办法反驳,也不知道西罗那群大臣们都怎么想的,还真由着苏倾钰这么折腾他们折腾西罗,至今都没听说有什么御史台死谏什么的,这真的,真的很让同样在皇帝行业混的承业帝酸啊。

西罗大臣们表示,咱们心里也苦哇,可是你没看到吗?西罗的兵权九成都在咱们陛下手里啊,占了西罗半数往上兵权的苏家军那就是人家的底气,曹家军的新主人那是陛下当初有意无意一手给推上去的,面上再倔强,其实那也是听陛下的,至于程家军,老早随着程家王朝覆灭就没了。

你让咱们拿什么跟陛下顶?哦,你说还有经济?别搞笑了,就西罗这个小国,当初就靠人家媳妇手指头里漏点出来养活军队呢,淮水镇的宝玉阁还有雾城发了战争财,如今拿了西罗七成经济,尽管陛下没让几个人知道是他们夫妻的,但结果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了,还能拿什么顶?

最后你说怎么没有御史台死谏?你在搞笑么?不知道现在的御史台是谁吗?那是在苏家军里改造过的,多年前跟陛下一块下过馆子逛过青楼的周维啊喂!

我们连让陛下选秀都做不到,还能管陛下上朝抖二郎腿?

所以只能说,苏倾钰那是真的什么都赶上了,才让他这样一没被系统培养过,二还玩心这么重的半路帝王这么快稳稳当当坐好了王位,还让大家伙舍不得,不,是不敢他在随便跑了,让西罗再次陷入动荡。

知道承业帝酸了的丞相,一出来就笑眯眯跟承业帝顺:“再如何,西罗陛下也是您得女婿,看看,多好的机关兽,一做出来就先给您送来了,臣打包票,他亲爹都没见过的。再说了,当初在大贺,陛下也没少指点过,如今他坐的稳王位,才不算白费陛下的心才是,他做的越随心,咱们公主也才能越少收到束缚不是?”

承业帝一想,对啊,苏倾钰这么混不吝,谁敢逼他选秀?他自己都这么混不吝,有他衬着,别人估摸也没时间去盯着傻宝了,傻宝就过的自在啊,都没有宫斗什么的,多好啊。

看着承业帝脸色转晴,还让人把机关兽送下去改成铁的,多做两架,先送到西罗时,太师不露痕迹地朝丞相竖了大拇指。

丞相笑笑不说话,都是多年经验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