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五章 贿赂/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袋子站在地上,急的一个劲拿翅膀挠自己头,可怜巴巴地看着王老五,虽然之前它想过要把偷走它主人的人扇到十万八千里,可是在它找了一个多月才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情况下,它只希望主人好好的,坏人能把主人还给它,要不然它回去就得被拔毛炖了有没有?

桃花寨的人呆呆的看着曲着一条腿,不听点头扇翅膀的鸟,为什么会觉得它是在跪地求饶?

萌萌和郝连莫爬出来就要跑到小袋子跟前,王老五吓得一把抱住:“那只鸟看着就危险,你们不能玩。”

萌萌可以一巴掌把人扇走,但是,看着王老五黑的不像话偏十分忧愁的脸,她就下不去手了。

小袋子看到的就是,那个坏人不肯放它主人。

它是一只有智慧的鸟,看着这群穿的破破烂烂的人,考虑了一会儿,就“咔咔”身体跟着抖动。

众人退了几步,这个声音好奇怪,这只鸟要变身还是要发动攻击了?

然后,众人下巴都要掉下来,竟然看到一块拳头大的金子掉了出来,掉地上了,那只金色的鸟还拿爪子推了推,又用翅尖推了推,推到距离王老五不足两米的地方。

众人:…

王老五:…不管这只鸟怎么想的,就是突然好心动,从业土匪好多年,都没看过这么大块的金子。不过,这只鸟,怎么会知道我们缺金子?这是一只鸟该知道的吗?真的不会太人性化?它到底有什么目的?

小袋子“哇哇”喊了两声,刚要捡金子的王老五顿了顿,又退了半步,这只鸟是有智慧的鸟,不会是故意引诱我过去然后更好地攻击我?

小袋子等了会儿,发现那个人还是不肯还,就“咔咔”又一连吐出来好几块金子银子,甚至还有一个玉镯子。

看的众人都开始咽口水,完全忘记好奇为什么一只鸟能够吐出来这些东西,也不想去研究它到底怎么想的。

王老五莫名其妙,为什么会有一种贿赂的感觉?再看那只鸟不时盯着他怀里的小孩,心里头一惊,这是想要吃小孩的节奏?还晓得拿钱买小孩?难道现在山下卖小孩风气盛行就是它带出来的?

外面有传言,说有一个组织专门拐卖或者正大光明地买卖小孩,是为了一个什么很邪恶的计划,据说要把小孩开肠破肚,难道就是给这只鸟吃了?

如今又是战事不消停的时候,卖小孩别说专门组织,就是一般组织都是合法的。

王老五想到这,突然心里头一肚子正气要爆发,格老子的,就算不能战胜恶势力,也绝对不要向恶势力低头。

无视他就恶狠狠瞪了一眼心动,想要去捡金子的手下,众人被老大积威已久,不大敢上前。

王老五冷笑:“它这是要跟我买明明馍馍呢!”

众人议论纷纷,然后就开始回头找武器准备战斗,这只怂鸟啥意思?当他们是钱能收买的?

好吧,别的还是可以收买的,但是不能是买卖小孩,他们当土匪时就有规矩,老弱病残不得打劫,别说现在还是买卖吉祥物。

王老五满意地点点头,跟倨傲地看着小袋子,我们这么多人,就不信打不过你一只鸟,尽管来吧,不怕你!

小袋子刚刚都看到那些人要来拿东西了,结果最后拿起来了武器,小袋子表示,人类的思维本鸟无法理解。

王老五跟小袋子大眼瞪小眼,一个在猜测这只鸟到底在想什么?一个在想,这个贪婪的人类,给了这么多金银还不知足,难道真的还想要动用本鸟的私房?

是的,小袋子有私房,就是傻宝苏倾钰赏给它的,它都算自己的私房,刚刚吐的那些只是主人她娘懒得带钱袋子,不时给它一点备着。

僵持了一会儿,小袋子又委委屈屈地吐出来几颗东珠,这是它趁小主人不注意私藏的。

众人被那珠光宝气刺得眼睛疼,心里大雨滂沱,这个世道就不是人的世道,一只鸟,一个畜生都可以这么有身价,他们连温饱都是奢望。

王老五突发奇想,要是把这只鸟弄死,不知道能从它肚子里扒出来多少好东西呢。

到这个念头还没想好,小袋子突然不舒服地抖了抖身子,从它后背上厚厚的毛里面,突然掉下来一个人。

一个博冠锦袍的男人,脸被头发挡了大半,只看到他苍白的嘴唇,但那一身风流飘逸的装束,就知道不是个普通人。

这个人动了动,伸出比女人还素白的手,轻轻拂开了脸上的部分发丝,只露出一只微微睁开就已经流光溢彩的琉璃眸子,等到完全睁开,才发现是真的琉璃眼,淡淡的颜色仿佛将世间一切颜色都给刷白了一个度。

众人捂着心肝退了半步,老天,这是只狐仙,绝对的狐仙,只有狐仙才有这样的容颜与眸色。

那只眸子一睁开,就对上了萌萌严肃而冷漠金色眸子。

萌萌表示,几天不管这个鸟,它竟然带别人玩了,不能忍。

那个男子琉璃色的眸子里划过了笑意,声音安静而祥和,尽管人在眼前,可声音就想从老远的天际传来:“终于,找到你了啊。”

王老五一愣,难不成,这是明明的爹?他们的新陛下?

“你,是什么人?”王老五问。

那个男人微笑,尽管还是狼狈地躺在地上,但那气势就好像在普度众生,声音还是缥缈悠远:“我是,霍水啊。”

祸水?

众人看了看那只琉璃色的眸子,只有一个感觉,天底下大约只有他能称得上这个名字了,绝不怕被打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