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六章 欺软怕硬/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苏靖吃过早饭,在太后的催促目光里不大情愿地让人去喊二儿子过来,为啥不情愿,一来不想管儿子的私人感情的事,你说这小夫妻吵架不是常事么,当年他跟夫人闹成那样也没个长辈说的帮忙指导的,就晓得骂他跟现在夫人那边了,导致他被冷落二十年,二儿子这才被冷落几个时辰啊,夫人就真的急吼吼地管上了,他觉得不舒服。

二来吧,今天要是跟二儿子和颜悦色什么的,就二儿子如今跟大儿子学的打蛇随棍上的性子,保管要他答应让他们一家出去玩,你说到时候答应好还是不答应?

不过过了一会儿,宫人来报,说王爷跟王妃都还没起呢。

苏靖惊讶了,二儿子失忆后,有时候赖床还能理解,但是他的小儿媳妇那是个顶勤快的,每天早上都要早起练武的,身手还很不错,自己好多时候可恨腿不中用,要不是非得亲自上场指点几招,现在只能口头说说,别以为他不晓得小儿媳妇有时候心里头在怀疑他就嘴把式根本没真本事。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那么勤快的小儿媳妇也被小儿子带的会偷懒了?他们不是说好的在冷战呢?

太后一看太上皇那一件郁闷不甘心的模样简直不敢去猜测他在想什么,因为这个表情怎么看都只有嫉妒二字。

老子当到这份上也真的是世间少有了。

太后就问宫人,王爷和王妃和好了没。

宫人回答,应该是和好了。

太后奇怪,怎么是应该和好?

宫人回答,因为昨晚后来王爷去屋顶把王妃带下来了,不过回了寝宫,王妃就让王爷睡地板了。

太上皇一听这话,心情突然好起来,一口气喝了两碗鸡丝粥,惹得太后一脸鄙夷,二儿子摊上这么个爹可真是大不幸。

太上皇一喝完粥,就特别严肃地说,等王爷醒了让他赶紧过来见我,多大人了,还闹这种事,真是不像话。

可是宫人怎么听这话,都觉得太上皇心情好极了,宫人不敢猜测太多,恭敬地应了一声下去了。

太后冷笑:“你也就这点本事了,看着普儿老实就可劲欺负,我倒是没看你敢笑话过倾儿。”

太上皇讪讪地笑:“两个儿子你总得给我一个笑话吧,你知道的,倾儿那,我敢笑他就敢,敢让我哭。”

太后突然无言以对,过了这么多年,今天才知道原来她家老男人还是个欺软怕硬的。

不过太上皇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还没来得及教育二儿子,就被一个对他来说相当不好的消息把所有好心情都给打碎了。

那就是当初好不容易他自认为甩掉的焦老头来皇城了,带着据说改良过的石灰,不仅可以控住熟练的用来煮饭还能运用于建筑工程,甚至军队上都可以用到,可以说是重大发明。

太后觉得焦老头果然不愧是儿子的师父,脑子就是杠杠的,虽然因为焦老头以前的心思导致还是有点尴尬,不过她可以不出面,让她家老男人出去接待呗,反正就老男人那样蠢的,估摸也不会晓得他自认的好朋友有过难堪的心思,她也不想因为她导致老头子为数不多的老朋友给闹翻了。

被认为蠢的苏靖:呵呵,夫人你就晓得儿子脑袋瓜子聪明,就不晓得儿子也是我这个老头子的种么,别的蠢点可以,但是对于那些要涉足老子地盘,染指老子人的人,老子就是有一种可怕的直觉。

面对突然犯倔不肯去见人的太上皇,太后也有点蒙,想说什么吧,太上皇就学着小孙女的表情,严肃脸低头抠衣服,一副不把衣服抠出洞不罢休的模样,还一直传递出满满的委屈。

太后能怎么办呢?虽然脸上老是嫌弃这个老男人,但是到如今,这个世界上最纵容最宠这个老男人的也就只有她了,要不然她当初干嘛抛下儿女千里迢迢去军营找他,何苦不知前路地跑到吴安镇,辛辛苦苦伺候少腿的老男人呢?

所以要是真的委屈了老男人,她是最舍不得的,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老男人是真不乐意见焦老头,这个有点反常,难道他还真察觉到什么了?

太后一想到这个可能头一个反应就是不见就不见了吧,万一到时候老男人又开始被刺激地想起来腿废了认为自己是个废人,要躲起来什么的,到时候哭的可是她。

于是太后就说:“那行吧,让王爷去见吧。”

苏靖挑眼看了太后一眼,有点诧异,然后就感觉甜丝丝的,哎哟,就知道媳妇最疼的是咱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