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零章 胭脂泪/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店之前,苏倾钰犹豫的问了傻宝一句。

“宝宝啊,你觉得这个里面会卖烧饼?你看它的招牌是胭脂泪,你看里面柜台摆的也是胭脂盒。”

傻宝重重地点头:“肯定卖!我都闻见烧饼味道了。”

“这有烧饼味道也不代表人家卖呀,说不定就人家老板自己买来吃的呢?”

傻宝摇头:“不是的,我还闻到了他们家,做烧饼炉子的味道。”

苏倾钰惊悚脸,啥?炉子的味道都能闻出来。感觉他们家傻宝的嗅觉境界又高了一层。

一进的那个胭脂店,店的面积很大,店里面的商品款式还很多,光是柜台就摆了十几个,每个柜台上面都精心放着一些色彩,或绚丽或素雅的胭脂盒,就照这个格局,反正苏倾钰一路看过来是没有看过,这个镇子上,还有比这个胭脂铺更高档的。

但是很诡异的,这个店看着本来应该很繁华的,如今却很冷清。

店里面只有一个最大的柜台后面站着一个头上插着金灿灿的菊花,一身绸缎红衣的妇人老板,微微低头很认真的翻看着手里的书本,整个人的线条很柔和。

从衣服首饰发型,包括低头的姿势来看,目测这位老板娘容貌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任晋晋就跑到人家柜台那边问:“老板娘,你们家的烧饼味的胭脂呢?”顿了下,又加了一句,“或者说胭脂味的烧饼呢?”

纨绔只觉得空气诡异的安静了。

显然柜台后面的那位妇人也被这样的问话给问住了,好一会儿没抬头,然后慢慢合上了手里的书籍,这才抬起了头。

细眉长眼两颊嫣红的妇人一抬头,任晋晋大呼一声“鬼呀”就神经兮兮的跳着蹦着,立马一溜烟回头躲到了傻宝的后面。

苏倾钰纳闷的抬头看过去,然后他也被吓住了,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店呢,商品这样齐全,条件这样好,生意却这样冷清了,原因就出在这个老板娘,不,应该说是这个老板。

一个头上插着黄灿灿的菊花,穿着一身红色绸缎,搓了满脸的胭脂水粉,还一低着头比真正的女人低头时还娇羞柔弱的男老板,大约是个正常人都不乐意来买东西。

老板抬起头看了看他们几个人,发现一个长得比一个好看,就多看了一会儿,然后又把头低下去了,继续翻看他手里的书。

这么多天他已经习惯了,再好看的人看到他之后,都会一句话不说,掉头就走,所以他也没打算再去招呼他们。

纨绔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个老板竟然不来招呼他们,虽然说他这身打扮有点吓人,估摸心态也不怎么正常,但是既然开门做生意了,他们这些人又进来了,为什么不来招呼呢?

这个老板难道就看不出来,其实他们家爷是土豪吗?

纨绔虽然也觉得,这个老板的造型辣眼睛,但是他可没有像任晋晋那样,觉得害怕什么的,看他们家娘娘跟陛下都是想要在这边买东西的,于是他就喊老板。

“老板,你今天不做生意啊?”

老板诧异的抬头,嗓子粗的一把:“你们要买东西?”

“当然啊,不然我们来干嘛?”纨绔一脸“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

老板的脸色就开始慢慢凝重起来,眼神也开始戒备。

“你们不是本地人吧?”

“对啊,我们是路过的。”纨绔一点都没有被拆穿的心虚,也没有自己现在站在敌国小镇的自觉,一本正经的回答人家,“这里不是已经咱们赫野给占领了吗?我们是湘南的商人,听说西罗的木材和木工都相当不错,我们来这边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合适的渠道,今天刚刚进城。”

那个老板要上上下下的,把他们几个人都看了一遍。

傻宝那是永远一脸无辜,真诚的不能再真诚,她压根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敌国的地盘上。

“嗯,我们刚刚才进城。”

而苏倾钰那更是一个装起来比谁都正儿八经的主,纨绔既然说了,他们是商人,那他就是一个富得流油的少东家的样子。

“是啊,我们逛到现在,就你们家的店是整个镇上大,东西最全的,这些胭脂盒看着也都不错,要是货也好的话,进上个万儿八千的不是事儿。”

任晋晋本来就是一个乡下上来的丫头,她都不用装什么,人家就一眼看出来,压根不是什么上等世家的大宅院里出来的。

老板在心里衡量了一番之后,这才眼里放下了一丝戒备。

然后问他们:“那你们是想买烧饼味的胭脂,还是想买胭脂味的烧饼?”

“都有?”苏倾钰简直不相信老板还能这样反问。

“都有。”老板肯定的回答,然后就从柜台下面拿出来两个盒子,两个盒子一样大,都只有人的手掌心那么大,一打开,却一个是桃红色的胭脂,传出来了一股子烧饼味,一盒是一块雪白的烧饼,传出来一股子花香胭脂味。

老板说:“这两样名字都叫胭脂泪,这两样组合在一起才是本店的招牌商品。”

纨绔:…这的确称得上招牌了,天底下再也没有哪家这样奇葩的店。

此时的苏倾钰只有一个念头,我家宝宝的鼻子果然天下第一,只要是吃的,隐藏的再深也得扒拉出来。

------题外话------

今天木有二更,大家不要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