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二章 心虚/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吃饱喝足了,觉得手心有点黏不舒服,就随手从柜台下面捡出来一个布巾擦了擦手,放下袖子出了柜台,想着等会要打点水,把手洗洗,又觉得有点渴,让任晋晋给她拿点水喝。

老板回过头发现傻宝出去了,也没说什么,反而又恢复了那副人不人妖不妖的模样,睁着他那并不清澈的大眼睛,一个劲的做着少女懵懂渴望的模样,把手支在柜台上,手里托着下巴,还往傻宝那边抛了个媚眼,一个劲问傻宝烧饼味道怎么样?

傻宝喝了口任晋晋送上来的水,认真地点点头说:“老板,你是个好人。”

老板一头雾水,抓了抓脑袋,袖子太长,放下来的时候,把他的假发都给拉歪了一点,老板表示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啊?

苏倾钰,扶着吃饱的傻宝慢慢往门口走去了。

“老板,谢谢你请我们吃烧饼。”苏倾钰路过老板的时候,礼貌的说了一句。

等到夫妻两个大人走了没没了踪影的时候,问了半天的老板突然醒悟过来。

原来人家真的只是来吃烧饼的,压根不是来为他品尝的,怪不得刚刚还被发了好人卡,自己就是送上门给人坑的啊,明明他们看着也不是吃不起饭的人啊,为什么现在要坑他啊?

老板表示,其实你们就坑我一顿烧饼也没关系,你要是不说出来,再随便诌两句评价,我现在也不会这么纠结啊。

你问苏倾钰为什么就这么白吃人家烧饼,还不给人家点说法?

其实苏倾钰刚刚只是急着带傻宝离开那家店而已。

你当为什么那么好的一家店,就算有一个奇葩的老板,又真的一个客人没有?

还不是因为他们家的每个胭脂盒上面都有一个“古”字的标记。

“古”字在这个小镇如今代表什么呢?那是赫野派来这个小镇镇守的元帅家姓啊喂。

虽然以前并没有听说过,古家的元帅还是一个有人喜欢做胭脂味烧饼,还喜欢扮成女人的怪癖,但是古家的元帅,袖口喜欢绣着带有藤蔓花纹的“古”字,还是一个秃子确实人尽皆知的。

傻宝被拉的走到一半,外面突然下起了一阵雨,苏倾钰赶紧拉着傻宝躲到了街边一个小亭子里,傻宝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把手抬起来,将手心里刚刚擦手忘了还给人家的抹布塞给苏倾钰,人就去了亭子边,把手伸到外面捧雨洗手,说:“阿钰,我忘记把擦手的抹布还给老板了,你让大甲给我还会去吧,我忙着洗手呢。”

苏心玉有点僵硬的摊开手里因为沾了雨水,那块素净的帕子开始变得脏兮兮的。

纨绔凑过来看了看,差点没被自己口水给呛死。

“爷,我怎么瞅着这好像是一封密谋造反的书信啊?”

苏倾钰声音有点飘:“这不是你的错觉,这应该是赫野的太子写给古家的,据说赫野老皇帝想废太子很久了。”

“那咱们还给他还回去吗?”纨绔脸上已经露出了坏坏的笑容,“给他们太子还回去啊,然后半路不小心丢失在他们的皇帝御案上,爷,您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苏倾钰笑的更坏,眼睛里都是奇异的光:“纨绔你果然越来越懂爷的心了。”

傻宝洗完手回来问:“帕子送回去了吗?”

苏倾钰笑得一脸灿烂:“还了,还了,宝宝你还想吃那个胭脂为烧饼吗?我们把那个店都给买下来好不好?”

“好啊好啊。”傻宝觉得今天吃的胭脂味烧饼还不错,至少现在还没有吃腻,她还可以吃好多天。

“嗯,你等着,不出三天一个店的烧饼都随你吃了。”苏倾钰拍着胸脯保证,得了傻宝一个大大的奖赏的吻。

苏倾钰就圆满了,觉得今天这场雨下得特别美丽。

纨绔看他家爷笑的你好我好大家好了,也跟着高兴,这样一来大概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把这个小镇收回来了。

毕竟,内乱什么的,从来不是开玩笑的,他就不信赫野老皇帝看到这封密信还有心思的扩张地盘,到时候就算古家没那个心,赫野皇帝也不会重用他们了。

只不过没出一盏茶的时间,整个小镇就开始全面封锁,官兵开始大肆搜查每家每户,搞得民声怨愤。

而此时蹲在地道陪着相公听雨声的傻宝不理解:“阿钰,为什么听雨声要蹲在地道里听,不能待在刚刚那个亭子里吗?”

苏倾钰说:“那样多没意思啊,蹲在底下不仅可以听到雨的声音,还可以听到大地跳动的声音哦,宝宝你听,听到了没?”

傻宝就听到上头“咚咚”的声音,疑惑:“这真的是大地跳动的声音吗?为什么那么像脚步声?还是那种整齐划一军队才有的步伐声?”

苏倾钰笑的心虚:“啊?是吗?原来大地跳动的声音跟人的步伐声很像啊?”

傻宝眯眼,十分有范,看的苏倾钰更心虚了。

“阿钰,你在心虚哦。”

苏倾钰:…被看穿了!

傻宝继续说:“不要心虚,我不怪你的,我知道你肯定是想坑那个老板了。”

苏倾钰:…特么以后谁要是再敢说他们家媳妇傻,他就把谁打的娘老子都不认。

------题外话------

二更哈,三更大概是番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