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四章/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上去查看后,发现这是个已经废弃的兵器营,而且刚刚掉下去的都是比较精良的兵器,上面的看起来都是废弃的,绣的都是沙洞的。

苏倾钰表示不理解,让人把这个外面看起来只是一堆废墟,还被慢慢当做死物处理地,有什么死鸡死鸭死狗死小孩的都扔到这里自然腐烂,气味三里外就能熏死人的地方,其实地下是个兵器营全部给挖开了,然后发现了一堆武器之外,还有几十具白骨,苏倾钰本来不想给傻宝看的,但是傻宝已经看到了,那些尸骨都是或坐或躺的,只有一具是坐在落满灰尘的高椅上,身上披着红色的披风,手里还抓着一把赤红的剑。

依稀可见这个人生前的霸气,必定也是号令三军,纵横捭阖的人物,哪怕死后多年,脊梁骨还是直的。

苏倾钰觉得一地白骨挺渗人,猜测估计是被遗弃的军队困死在这里的,困死前狠心将这样一座兵器营也给毁了,至少在世人眼里是毁了的,只是最后他们这些人还是收到了最后。

苏倾钰表示对这些人的同情,但是他还是更担心傻宝:“宝宝,你怕不怕啊,要不咱们还是…”

话没说完,傻宝踮着脚已经跑到了最上面那具尸骨旁边了。

任晋晋已经哆哆嗦嗦地捂着眼跑到大甲他们身后去了,她觉得她娘果然是姜还是老的辣,说自己跟着娘娘可以长见识,自己今天果然是开眼界,如果这也算的话。

苏倾钰赶紧跟过去,就怕傻宝被吓到。

傻宝弯腰仔仔细细地盯着那个尸骨,尸骨的脑袋额头饱满,眼骨微凸,脸型方正,可见生前也是一位玉树临风,威风凛凛的将军。

苏倾钰不高兴了,有什么好看的啊,一堆白骨而已,媳妇你干嘛看的这么认真,要不是这白骨头一回见,苏倾钰都觉得自己要失宠了。

傻宝看了一会儿,很郑重地对着尸骨说:“你已经死了,肯定希望你的剑有一个好归宿对不对?我给你找一个啊。”

苏倾钰:…媳妇你跟他说啥呢?他能知道?

“宝宝,你,你想干啥?”苏倾钰惊恐地看着他媳妇直接上手去拿人家骨头架子手里的那把落了灰都是赤红带着凛厉剑气的剑,拽一下拽不动,那剑就跟黏在了那只手骨上似的,傻宝就直接上脚准备踹,吓得苏倾钰赶紧拦着,“我来我来,你别踹人家,人家死的也不容易。”

苏倾钰已经一点都不在意刚刚傻宝看这个骨头架子太久的事了,你看看,他媳妇都要上脚了呢,旁的不知道,反正他媳妇从来没有对他出过脚。

傻宝就撂开手了:“嗯,你来吧。”十分大方地让位。

苏倾钰看着那双空洞的眼眶,有点心虚,这算不算抢死人的东西啊,感觉今天他们是来盗墓的。

“阿钰,你快点啊。”傻宝催。

苏倾钰碰到那把剑,还没用力,就被剑上突如其来的凉意冰了一下,犹豫:“宝宝,我们,我们家不缺剑,你看就我爹手里那把还是天下排名前五的,回头我把他的坑过来就是了。”

远在皇宫跟大臣们就“要不要立刻去把陛下拽回来”一事周旋的苏靖:不孝子,你老子还没死呢,就算以后可能上不了战场舞不了剑,那老子也没说把剑给你,老子更乐意给萌萌也不给你造不造?

傻宝摆摆手:“爹爹那把不去这把。”

“哎?真的啊?你认识这把剑?”

“啊,在犇犇他们家剑谱上看过,这个就是双邪剑。”

“哎?”苏倾钰瞪大眼,“双,双邪剑?那个传说失踪百年的,因为太多极端邪门的双邪剑?”

双邪剑,其色如血,其刃如翼,其养以血,人剑共心,心弱剑邪,心正剑锐。

一句话,执剑之人心智强大才可驾驭这把剑,每天随便用点什么血养养就成,不然就被这把剑控制,往歪路上一去不回头,供养的血非人血不可。

因为太邪门,十大剑器排名时,将其排除在外。

苏倾钰虽然下意识眼热这把剑,感觉自己以后跟季仲烨一样不当皇帝去混江湖也可以当个天下第一,但是他并不想碰这么邪门的东西,他觉得自己已经挺强大了,往后再继续慢慢强大也就是了,不需要冒什么风险。

“宝宝,这个剑,咱们还是不要了吧?我,我觉得我什么剑都能使。”

“唔,阿钰你在嫌弃它吗?”

“啊,对,我不喜欢这么邪门还丑的,你看谁家的剑红成这样的,就跟刷了漆似的,不识货的肯定得以为我拿着假剑忽悠人呢。”

侍卫队们:驸马你放着那剑,我们来,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特别伤人家剑的心?多少江湖人梦寐以求的剑你还嫌弃,真的很让人想揍你。

傻宝笑眯眯地:“阿钰,你的心智很强大哦,犇犇的书上写过,心智不定的人,一旦碰触到这把剑,是根本拒绝不了它带来的力量诱惑。”

苏倾钰抽抽嘴角,力量什么的没感觉,就觉得透心凉,可以现在不是夏天,不然带着还能当冰块使。

“嘿嘿,那是,也不看看你相公我是谁,不过话说回来,刚刚宝宝你也碰到了啊,你不也很轻易就松了它吗?我当然也可以啊。”苏倾钰很想很轻松地,跟傻宝刚刚一样拍拍手就给松了。

可是诡异的事来了,他竟然,甩不开那把剑,手心里的冰凉开始变得炽热。

“宝宝,我觉得,我刚刚不该嫌弃它,它好像,赖上我了。”苏倾钰用力拔,最后他也顾不得什么,亲自上脚踹着骨头架子拔手。

其他人:…我仿佛看到了奇幻剧。

骨头架子很快就碎了,把着剑的那只手骨也碎了一地,苏倾钰还是没能甩下来那把剑。

傻宝跟淡定的抓起苏倾钰另一只手,往剑锋上一划,那剑就开始剧烈抖动。

苏倾钰咬着受伤的手指,一边忍受另一只手心里抖的豆腐渣似的剑,一边泪汪汪地控诉地看着傻宝,媳妇你不爱我了,你竟然舍得把我的手划破,我不想活了。

那剑抖着抖着,灰尘落尽,爆发出耀眼的红光,刺得所有人闭上眼,傻宝反而伸手摸了摸,感受一下这把用万年玄铁掺和万年玄冰放在火焰山里淬炼十年做出来的剑,质感果然不错。

苏倾钰手心都快被烧焦了,还在喊:“宝宝,宝宝你别摸,小心划破手。”

不过傻宝已经摸了,手也确实划破了,那点血快速融入了剑身,然后剑就诡异地安静了下来,落到了地上。

苏倾钰吓得拉着傻宝就退了大老远,捧着傻宝的手呼呼:“宝宝,宝宝,你疼不疼啊?我给你吹吹,让你不要碰的你怎么不听话呢?”

傻宝没觉得多疼,反而说:“嗯,这把剑里还有冰种的石头呢,阿钰你要真不喜欢也是可以卖钱的。”

“嗯,划破了宝宝的手,不是好东西,马上就给卖了,纨绔,纨绔呢?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卖了?”

纨绔欲哭无泪,这把剑往哪卖?他敢肯定他只要拿着这剑往街头一站说要卖,绝对得被人潮踏成纸片。

“爷,你饶了纨绔吧,纨绔还想多活几年,纨绔还没娶媳妇呢!”

“你媳妇都跑了,还娶什么?真要娶韩思那个不男不女的?”苏倾钰问。

纨绔就瘪了,骂人不揭短不知道么爷?

苏倾钰不管:“赶紧拿走拿走,别再伤到你家娘娘。”

纨绔苦着脸去拿,结果发现,拿不动,真的拿不动的那种,跟长在了地上似的,果然邪门。

------题外话------

二更哈

另:潇湘举办征文赛,请有票票的读者们投票给我的好朋友,花生粒。作品名《蚀骨缠绵:琛爷的心尖宠》,每日一票,记得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