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五章/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以为纨绔是故意的,有点不满意的说:“纨绔啊,有些戏码玩一次就行了哈,再装就不像了。”

纨绔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额头上,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但是他还是拉不动那把剑。

纨绔哭丧着脸,说:“爷,真没装,你看小的都这样了,真装假装您还能看不出来呢?”

苏倾钰默默的观察了一下,觉得他便秘也不过如此了,然后慢慢的弯下腰去拿那把剑。

结果,纨绔看到他们家也轻而易举的拿了起来,就跟捡起来一根羽毛似的。

众人用一种不相信的目光看向了纨绔!

刚刚难道又被他的演技给骗过去了?

纨绔欲哭无泪,但是什么解释的话都说不清了。

苏倾钰白了纨绔一眼,不在意的把那把剑扔到了纨绔的怀里:“得了,赶紧给他拿走,你这手练的不错,下回去戏台上跟人比比。”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那把剑“碰”地栽到了地上,入土三分。

纨绔是真的要哭了,坐在地上拔:“爷,你相信小的,真的不是小的弄的,是它自己掉下去了。”

苏倾钰一脸你别装了的表情,直接指挥大甲:“行了,大甲,你把它拿走吧。”

大甲默了一会儿,走过去,伸手拉了一下。

然后换了个姿势,把手里原本的剑给扔到了一边,架开了马步,开始运气,两只手一起去拔那把剑。

苏倾钰脸色有点复杂,隐约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被赖上了。

大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二乙看不下去过来搂着大甲的腰一起拔,然后是侍卫大,侍卫小都过来。

傻宝看他们一群人把一把剑觉得相当的好玩,拍拍手:“这果然是一把有趣的剑,阿钰,你不要卖它了,我们带着他玩吧。”

苏倾钰刚想摇头,那把剑仿佛听懂人说话似的,傻宝的话一落,它就立马松了土,拔它的所有人碰到坐到了地上,大甲的鼻子都被那把突然被拔出来的剑给撞出了血。

等到一群人准备离开,继续往另一个方向挖地道的时候。

苏倾钰回头指了指,那堆碎掉的白骨。

“你们把它埋了吧,他生前不是个好人,但也是个枭雄。”

上一任双邪剑的主人是前伽泽的一位皇子,也是他们的一位战神,最终被那把剑给控制了神智,被权力欲望控制了心神,无止境的创造杀戮,到最后,得到了周边三个皇室的追杀。据说最后的结局,是下落不明。

三个皇室包括西罗,苏家为他也死过几个人,那个时候的西罗皇室还在伏小做低,苏家还是一门九子,满门英雄的时期,跟这个人的最后一战,死掉了最后的三位后人,然后从皇室过继了人。

知道怎么的,大甲他们总有一种“时隔百年,苏家后人,为他家祖宗报仇雪恨,让仇家死后全尸都不留”的错觉。

不,他们那一向善良的驸马刚刚只是一时情急,才上脚的,肯定是无意的。

等到又挖了两个方向,获得了一笔不小的财富之后,地道上面的声响,突然消失了似的,整个小镇都安静了下来。

侍卫队悄悄出了地道,探了探,才知道赫野的那位古家元帅被人暗杀,受了重伤,本来已经启程回了赫野,但是出了这个小镇没多久,又被上面一道圣旨成为了阶下囚。

后续如何发展?苏倾钰并不怎么上心,反正古家的军队已经撤出了这个小镇,之前的那个胭脂铺他只花了五十两就给他们家宝宝买下来了。

苏倾钰觉得皆大欢喜。

他带着她们家宝宝继续往西南走,留下侍卫了通知附近的西罗军队过来接手这个小镇。

唯一让苏倾钰感到无奈又烦躁的事是,那把双邪剑还真是邪了门了,它又开始黏在傻宝那辆金灿灿的马车上,怎么拔都拔不下来,还每天在他们收拾猎物的时候自动自发的出剑鞘,自降身价给当了把屠宰刀。

苏倾钰心累,为什么提到这把出名的神剑有点,贱?

而且据苏倾钰观察这把剑,它唯一害怕的人竟然是傻宝!

每回它开始暴动或者兴奋的时候,只要傻宝摸了他一下,他就立马乖的跟什么似的,巴巴的贴着马车上动都不敢动一下。这特么要是个人,那苏倾钰绝对是要开始吃醋的,偏偏是一把剑,傻宝也确实对剑没太大的兴趣,都没有像被小皮子一样抱在怀里蹂躏,他也就不那么计较了。

苏倾钰百思不得其解,然而纨绔等人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

果然是物似主人形。

他们家的驸马(主子爷)不就是平时再暴躁,再上天入地,只要他们家公主(娘娘)一句话,立马就化身乖宝宝,比谁都可爱。

任晋晋就觉得吧,这把剑就跟他爹养的那只大黑狗似的,平时对外人多凶啊,只要她娘吼一句,立马夹着尾巴低着头就滚回窝里了!

------题外话------

二更马上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