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八章/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戈一听陛下这话音立马想也不想地直点头:“陛下圣明,臣更适合战场,臣渴望成为一只最英武的沙场战鹰!”

承业帝又开始淡淡地胃疼,不是很明白这个书没读几年,还打了好多年仗,馋鸭蛋的咸蛋尚书,为什么每次他都能想出来这么没头没脑的形容词,还沙场战鹰,你怎么不当战狼?

二宝无意识地瞄了眼旁边那个最大的屏风一眼,屏风上有一条张牙舞爪的龙。

二宝淡淡门了一句:“如果不让你去战场,除了兵部,你还愿意去哪个部门?”

靳戈垂头丧气,就晓得放他出去都是假的:“臣就是去顺天府也比留在兵部合适啊。”

“为何?”

“因为顺天府的人好地好。”

“?”二宝表示不大理解。

靳戈说:“咱们的大驸马从那边出来的,在吏部可受欢迎了,二驸马去了户部三个月就拿了新人奖励,三驸马在太学院也有了好些追随的下属,更别说咱们的六驸马,从顺天府出来,现在都成了一国之君,可不是顺天府地好?”

二宝:…这逻辑我没办法反对啊。

靳戈接着说:“而且臣都打听了,当初几位驸马在顺天府的时候,人家那边的人可友好了,每天一天三顿都包了,该做的做完了就能回家了,从来不要被迫加班,上头还不时地给鼓励,才不会时不时往陛下跟前参两本,弄的好像吃力不讨好似的,哦,听说三天两头还有人请吃饭,根本不用担心今天下差晚了,天黑了,路上有没有人等着给你套麻袋,家门口有没有人给挖了坑,可真是哪哪都好。”靳戈说着说着就委屈了,“陛下,您就解救臣于水深火热吧,臣肯定奋勇杀敌,为国争光。”

丞相摸摸袖子,突然觉得顺天府听着还真是个好去处,当年他在那边历练怎么没觉得呢?真的不是几位驸马忽悠这个正事都能拎的清,一碰到生活里官场里琐事就弱智得跟婴儿似的咸蛋尚书?

太师默默扭头,一直只听说咸蛋尚书过的不容易,却不曾想过这个不容易不是因为他没媳妇,孤家寡人,孤枕难眠,而是各种被人下绊子啊,他听着都觉得心累。

承业帝突然觉得自己平日里可是忽略了咸蛋尚书这个大龄儿童的身心健康了。

于是承业帝就点头说:“你也别说了,回去收拾收拾,明天就去元帅那吧,赫野什么时候投降你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了你要还愿意,就让你去顺天府。”

靳戈感动得摸着眼泪,高呼万岁地走了。

靳戈一走,宫人把那扇大屏风给撤了。

后头挨挨挤挤的不下三十个大臣。

“得了,你们也听到了,孤晓得你们一直不服靳戈这个尚书,的确,兵部比他有资历的不少,刚好他也不想当这个尚书,如今你们再回去想想谁来接手他的事吧。”承业帝不动声色地说。

结果“噗通”跪了一地的人。

“陛下,臣有罪,万求陛下留下靳尚书,兵部已经爱上他了。”

承业帝太子等人:…这个画风有点接受无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