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零章 五星神教的神职/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乌喜的五星神教除了圣女有五大神职,国师,祭司,少司命,厨神,守护神。

国师是国家的实际操纵人,他们可夜观天象把握天下大势,主一国兴衰,国师性情多阴毒,视众生如棋子。

每一代国师都是从一批孤儿或父母自愿送出来参选的三岁稚儿中选出来,被选中的概率一般是几百分之一。

竞争的原则很简单,将所有稚儿关在瘴气最厉害的林子里半年,最后活下来的那个就会成为少司命,之后跟随前代国师学习,成年后三年内必须成功杀死前代国师取而代之,如果杀不死将会被淘汰,淘汰的下场是万虫噬心。

而本代的国师霍水,有点例外,他出生一个平民到快贫民的家庭,嗜睡还吃起来没完没了,一度被怀疑智力不行,父母看看家里生病的聪明伶俐的大儿子,也不怎么犹豫地就将他送到被选行列,拿了一串刀币和一株可避百样毒虫的星星草欢天喜地地回家了。

霍水被放入林子的时候,其他孩子都被林子的虫啊野兽啊吓得乱跑,他因为正好困了,就在入口处的大石头洞里跟着一条冬眠的蟒蛇睡了三个月,饿了就咬人家蟒蛇的肉,喝人家血。

等到人蟒蛇觉得春天来了,自己应该出去繁殖下一代的时候,发现自己瘦了好大一圈,尾巴也没了大半,最可怕的是自己本来是最毒的那个,可是如今竟然中毒了,爬不动了,它必须挣扎啊,天晓得那个奶娃娃是不是因为喝了它这条当代国师最得意的宠物的血,获得了神力,被吵醒后,它还没怎么把他圈起来勒死,他一拳头就把它的七寸打断了。

霍水把不乖的蛇打死后又在洞里睡了大半个月,实在洞里腐烂气味太难闻,他才爬出来,出来后所有虫蛇都对他退避三舍,他饿了还给捉了好些虫蛇给吃了。

最后霍水就这么坐在林子入口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成了少司命,他对于天象,古老的法咒都有一种惊人的天赋,他还百毒不侵,多少暗杀毒杀他压根不晓得,明杀什么的压根不用他出手,导致最后他的性子没继承国师应有的阴毒,反而是无比的,单蠢,为人处事全凭心意,有人嘀咕过霍水应该去当祭司而不是国师。

而当时的国师本命是跟那条宠物蛇有一定联系的,当初那条蛇完蛋他的身体就毁了近半,所以霍水成年后,被人告诉他应该去杀死他那位无数次想要给爱蛇报仇的师傅了,他也只是轻轻巧巧地画了一个据说百年不出的天才才能学习的古老禁术,就把他那位带着乌喜跟大贺打仗失败,把着乌喜朝堂换了好多为帝王的师父给干掉了。

霍水成了国师的那天,就对乌喜的国王说:“汝族失德,乌喜危。”

五星神教的祭司是通天地的人,手握上天生杀大权旨意,性情悲喜不定。

然而到了这一代也出了点意外,就是这一代的祭司的喜好不再是成为全国众人敬畏的生死神,而是各种抠首饰,越是亮闪闪的越喜欢,最离谱的一次是去抠了本代被评为史上最美最冷清的国师的辇驾顶上的明珠,跟国师打了一架,他们两位倒罢了,结果周围方圆几里都没有活物了。

你们为什么这样的人也能成祭司?不好意思,因为人家既是上代祭司的私生女,则是上代守护者的私生女。

五星神教的神职是不允许嫁娶的,因为不管男女他们应该也只能嫁给神,如果有了那什么不能说的感情,哪怕天下皆知,那也就真的一辈子不能说出来,一旦被承认,会被圣女主持仪式立刻送去见神。

少司命就简单了,那是国师的前职业,需要每天进行各种稀奇古怪的训练,甚至包括应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不同的天气,这也是导致很多代国师最后都是面无表情的重要原因。

这一代的少司命本来打算明年开始选拔的,但突然地国师就从外面带回来一个金瞳的少司命,底下人既不敢违逆国师,也有很多人庆幸明年可以少死几百个孩子,当然如果这个怪物似的少司命能力不行,比如撑不住毒药,躲不过暗杀的话,选拔还是要继续的。

厨神就简单多了,性情比较温和,负责做饭的,一把金勺可让人尝遍世间百味,人生百味,多少人吃着吃着就会自杀身亡或者看破红尘,也有很多人吃着吃着就毒发身亡或者甘愿成为傀儡。

当然最主要的,厨神还是要负责圣女的食物,大多时候就是炸花瓣,蒸花瓣,烤花瓣。

守护者的职责是守护五星神教,比较有意思的是他们需要在特定的时候穿上特定的服装装瑞兽蹲在五星神教最显眼的地方。

据说成为守护者的人都有一个特性,不论男女都是如花似玉,偏偏路痴加眼神不好,路痴到只能认得五星神教本教的基地路线,眼神不好到爹娘都分不清,或者换个词叫脸盲,只用认得五星神教的特制玉牌,进出的人出示玉牌就放行,否则就是圣女也别想过。

总的来说,五星神教是一个外表看起来相当神秘高端,实际上也是真的挺高端还不得不神秘的组织,毕竟能把这么多别具一格的人才聚集起来真心不容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