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四章 青花酥2/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少司命一来,竟然也是个喜欢吃青花酥,甚至于如今每天只肯吃青花素,就算一朵青花可以炸出来两盘子青花酥,也备不住这每天三顿每顿一盘子,不,现在还两盘子的吃啊。

可想而知那些用青花来入药的人有多么的心痛,对萌萌有多么的仇视!可是那么多的毒蛇毒虫放进来,都动弹不了萌萌分毫,又把他们给气的咬牙切齿!

萌萌吃完了一盘子,看了看另一盘子,没动,从第一次吃青花酥看到那些伺候的人肉疼的眼神她就知道这些人很小气,每天能给她吃一盘子花瓣就已经不错了。

想想自己在皇宫的时候,别说一盘子花了,就是一院子花被她祸祸她美美的爹也只会觉得,哎哟,咱家闺女玩累了没,这些花真不经玩,咱们明天再换一个院子玩啊。

看吧,这就是亲生跟不亲生的差。

自认为已经对萌萌不错,待遇堪称亲生闺女的霍水可不知道萌萌的想法,看她看另一盘子,就说:“也是给你的,晓得你这么多天都没有吃饱,既然你喜欢吃,那往后,让他们再多种一些吧,这玩意儿虽难种,但是成长成熟期还是蛮快的。”

如果那些伺候的人没被赶出去,听到国师大人这么说,肯定都要下巴掉下来,一来是因为国师大人说这么多话,实在是不容易,另外就是听国师大人说要多种几期青花,估计得让花农要哭死。

霍水既然这么说了,萌萌就毫无压力的把另一盘子也给吃光了。

也许是吃饱了,心情也好了点,萌萌今天就愿意搭理一下霍水了。

萌萌的搭理表现在她抬起眼睛,正式的看了一下霍水,然后让小袋子吐出来一瓶新的玫瑰露递给了霍水。

霍水也没有拒绝她的好意,接过来就给喝了,砸吧嘴,果然味道还是不一样的。

“还有没有别的味道?”霍水觉得花露不应该只有单一的味道。

萌萌原来已经宽松的神情,立马绷紧了,一脸严肃的摇头。

其他的都是本公主喜欢的,没你的份。

霍水知道萌萌肯定在撒谎,但是看小孩子这么护食,也没有再强求,转而说:“那边要进行选拔赛了,如果你再不好好的修炼的话,我会把你跟他们放到一起,进入生死林,优胜劣汰。”

萌萌又已经低头去玩他的九连环了,谁在乎,反正本公主百毒不侵,只要有食物就行。

霍水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耐心,平常就是跟乌喜王讲话也是几个字几个字的蹦,可是跟这个小娃娃就是不知不觉讲了一堆的话,偏偏人家开口都难,开了也是连一个字两个字都不乐意蹦。

郝连莫却警惕的竖起了耳朵,他们这是要把妹妹送到哪里去呢。

他虽然已经不记得他的爹娘也不记得来自哪里去往哪里,但是心中却有一个执念,那就是他必须保护好妹妹,谁也别想从他身边把妹妹带走。

“你知道生死林是什么地方吗?”霍水手里把玩着手里的小玉瓶,淡淡的语气就跟说青花酥很脆一样,“那里面有你不惧怕的洪水野兽,还有你讨厌的小虫子小蛇,哦,可能还有别的小孩要过来挠你,这些都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你哥哥肯定是不愿意你一个人进去的,他会陪着你进去,然后他会像前两天一样,被一条蛇咬一下,就躺上好几天,被一个虫子咬一下,就会口吐白沫,或者哪天她就再也动不了了,你就,没有哥哥了。”霍水说道最后眼角眉梢都开始带了笑。

看着手里光洁的玉瓶倒映出来阴险模样,霍水想,大约这才是乌喜国师应该有的表情,是他师父一直希望他有的。

但是,为毛他觉得好丑啊。

霍水还没有话说完,就听到咔嚓一声,萌萌那样珍惜的九连环就碎了。

紧接着霍水就觉得自己坐着的那个毯子被人掀了起来,等再回过神来的时候,竟然已经半侧躺在门槛处,胳膊隐隐作痛,真是有趣,已经好多年没有感觉过钝钝的痛了。

依旧端坐在上路的萌萌,严肃的小脸都在散发着黑气,刚刚出手掀人家垫子的手还在半空中,金色的眸子突然变得很锐利。

特么你们已经把本公主弄出来了,害得本公主见不到爹娘,现在还想把本公主唯一剩下的哥哥给弄走?真的是当本公主吃素的吗?你以为一盘青花酥就能收买本公主?两盘?两盘也不成?本公主不发威你们一个个都当本公主最好欺负不成?

霍水是愣了一下,才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他堂堂的国师大人,竟然被一个不到三岁的小孩给掀翻了。

然后他就那样侧躺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这样一个不文雅的姿态,可是他一笑起来,却犹如醉酒的仙人一样潇洒自如,还是那样仙气飘飘,导致听到声响进来的下人们都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然后误以为是少司命做了什么可笑的事,让他们国师大人笑得跌倒在地,然后大家就默默的对那个少司命有了更深的敬畏,国师大人可是好多年都没有笑过一下了,上一次笑,还是一招将他前国师毙命的时候,即使是那时候,也只是嘴角微微弯了一下,不曾像今日这样坐在地上放声大笑,简直就是放浪形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