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六章 悲催的纨绔/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一行人一直往西南走,走着走着,纨绔问了一个特别有深度的问题:“爷,咱们单枪匹马地过去真的好吗?”

苏倾钰不屑地仰起来头:“哼,你家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小小的乌喜罢了,爷一脚就把它踹翻你信不信。”

纨绔很想捧他家爷的,但是这回真的不怎么好意思说相信,因为上次他去乌喜一趟,要不是有韩思那个变态在,估计小命都要交代了,虽然说他家爷肯定会比他厉害,但是这个危险还是大大的有。

“爷,小的还是觉得咱们可以带上百万大军的,您看啊,要是咱们有百万大军,就是去乌喜了,他们的大军基本出去跟大贺打仗去了,那个祸水拿不出百万大军,咱们在太女面前可是大大大的有面子。”纨绔两眼放光地说,好像已经看到萌萌嫌弃霍水的样子。

苏倾钰眼神闪烁了一下:“真的?”

“一百个一万个真,纨绔还敢骗您嘛?”

苏倾钰点点头,然后也说了一个特别有深度的问题:“你从哪里看出来现在的西罗能随便调出来一百万大军给你家爷随便祸祸的?老头子就是腿断了也能跳起来要揍你家爷你信不信。”

“这个信!”纨绔这回回答得毫不犹豫。

苏倾钰嘴角狠狠地抽,纨绔越来越不可爱了。

“爷,爷,别打脸啊…”纨绔一边跑一边惨叫,侍卫队的人瞟了瞟,大甲“不小心”地摔了喝水的葫芦,纨绔就被葫芦绊了一下,被后面苏倾钰甩过来的一把折扇正中脑门,留下相当好看的一道杠杆,纨绔两眼冒蚊香,原地转了几圈就“碰”地撞到了马车上。

傻宝一觉起来,刚拉开来帘子,就看到纨绔撞在她的马车上,马车是纹丝没动,纨绔却反弹出去老远。

傻宝纳闷:“纨绔变成跳跳床了。”

苏倾钰一本正经点头:“嗯,他前段时间跟疯老头学修仙了,今天变身没变成功。”

傻宝摇头:“父王说过,修仙一道都是忽悠人的,尤其喜欢忽悠帝王一类人,阿钰你不要被忽悠了,你看纨绔现在就跟个二傻子似的。”

任晋晋看看抱着马腿缓不过来,就跟吸了大麻似的纨绔,别说,真跟他们村子以前的二傻子很像,如果再流口水什么的就更像了。

“…”苏倾钰用着看二傻子的眼神看了眼还在晕的纨绔,嘴里很坚定地说,“宝宝你放心,我虽然不是个好帝王,但也绝对不会是一个二傻子似的帝王。”

晕够了的纨绔爬起来后,跺脚:“刚刚谁绊的你纨绔爷爷?”

已经开始吃东西的众人:…。

“啊,是我手滑,怎么了?”大甲的刀疤一横,斜眼看过来。

纨绔一抖,讪笑:“没怎么啊,又怎么了吗?滑得好滑得妙啊,哈哈,吃肉吃肉。”纨绔可还记得当初他们那惨无人道的训练时光,说不好听的,大甲他们都能算他半个师父,他还能说什么?认栽呗。还要把自己分到的肉孝敬上去。

大甲对他的识相很满意,正要接过来,却手腕一麻。

“哈哈,咯咯”忽男忽女的笑声响起来,一道素色鲛纱凌空飞来,卷着纨绔送出去的那半只兔子回去了。

大甲:…那个变态又来了。

纨绔一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再次钻进马肚子下面,缩着手脚连衣角都拉回来。

苏倾钰目不忍视,坚决不承认那个怂货是自己的人。

傻宝擦了擦满嘴油,挥挥手,对着没有人影的半空喊:“韩思,你怎么又来了呀?你每回来纨绔都吓的跑掉躲起来,我跟你说这一次他躲在马肚子底下,你要抓就赶紧抓,不然等下他跑远了,又不好抓了。”

纨绔发出无可奈何的呜咽,有这样的主子夫人真是三生不幸。

韩思用男声很爽朗地笑:“哈哈,傻宝,我果然最喜欢的还是你。”然后那条素色的鲛纱又直朝着马肚子底下的纨绔而去。

纨绔拿着杀猪的架势,狂嚎着从半空中飞过,一直落到了远处了看不见的山坳里。

苏倾钰很愤怒:“韩思,你不要欺人太甚!”

众人惊,苏倾钰这个主人,在对方三番两次当着他的面欺负的贴身小厮后,终于怒了,要拿出主人气势来了,远处的纨绔激动的眼泪花花,就等着他们家爷出手救他了。

因为,他是不能对着韩思动手的,毕竟人家救了他一次,两次,好多次,最惨的一次是赔上了两只胳膊骨折。

结果就听苏倾钰愤怒地说:“竟然敢当着老子的面这么调戏老子媳妇!”

二乙“噗”地一口水喷出来,三丙拍着四丁给他捶背把噎着的肉捶出来。

纨绔的惨嚎就顿时没了,可能也心如死灰了。

只有韩思换了女声:“咯咯,哥哥别生气啊,伦家不说了便是,嫂夫人可是最疼伦家的。”

傻宝默了默自己的手背:“阿钰,有鸡皮疙瘩。”

苏倾钰说:“我也有。”

韩思继续娇笑着说:“哥哥,借我纨绔一晚,妹妹把乌喜的皇宫地图送你啊。”

苏倾钰直了直身子,一脸的大公无私:“这怎么好意思呢?”

“哈哈”韩思换了男声,“本座高兴,再送你赫野的皇宫地图也是小菜一碟。”

苏倾钰义正言辞:“咳咳,纨绔,好好伺候韩楼主。”

傻宝也觉得划算:“两个地图只要一个纨绔,值。”

纨绔“嗷”地哭了。

------题外话------

今天木有二更,跑路,莫阿寒已经胖了一百斤,吭哧吭哧爬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