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零章 交战/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靳戈赶到所谓的前线,看到横在面前的看不尽头的赫野“宋”字军时,看到一脸坏笑横在千军万马前盯着他的启宋时,靳戈傻眼了。

他还抱着侥幸的心理,虚弱地问夜里生:“夜大人啊,难道赫野和乌喜好成这样了?乌喜竟然允许赫野最厉害的大军跨过乌喜领土来跟咱们打?”

夜里生望天望地就是不望他。

启宋很仔细地拔出来他的剑,把剑鞘插在马鞍上特地留下来的暗扣处,拿剑指着靳戈,美髯须动了动:“娃娃脸,这回你跑不了了!”

靳戈瞬间炸毛,他这一生除了咸蛋不可侮辱外,最恨有人喊他娃娃脸,他也相当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但是爹娘给了这样的脸,后天又没吃好,发育不够好,这是他一生的痛。

夜里生看着二话不说就单枪匹马冲上去跟人千军万马干的靳戈,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你这样连句遗言,不,例行骂战都不要,真的还是那个智计无双,一战成名的靳戈吗?

“来啊,冲啊——”夜里生没办法,只能让还没来得及修整的大军立即进入战斗,指望自己十万人不会被对方那目测不超过五万的人给打的太惨。

还好启宋一如既往的自信,还爱面子非要报仇,特地打听到靳戈带了十万人,他就非带五万人。

启宋一看娃娃脸充了过来,就跟看到一只气呼呼的小兔子红着眼奔过来,乐了:“哈哈,娃娃脸,快过来给你启宋大爷蹂躏几把。”

靳戈一边冲一边就搭箭射了过去,启宋一侧脸就躲过去了,等到靳戈近了,启宋看人脸都气红了,没有第一时间想起来自己的仇,反而觉得,哎哟,两三年不见,这小脸又白了好多啊,看来大贺皇城养人啊,看看,当初那个小弱鸡仔,养着养着,竟然也有了芝兰玉树的贵公子范。

一交手,双方就知道,手底下的差距不大,但到底靳戈在气力上差了一等,真较真起来,启宋直接用武力拿下来靳戈很容易,毕竟人家靳戈自己也是自认靠脑子的主。

启宋也不急,晓得了对方的底,还不是想怎么玩怎么玩?看着娃娃脸气的上蹿下跳不要太有趣,他已经好多年没有遇到有趣的人了。

打的好热闹的时候,靳戈眼光一瞄,哎哟,这个龟毛的人果然还是把剑鞘别在马鞍左边,他的铠甲果然还是两件套,护袖部分果然还是绑着白巾,果然每隔三个来回就要用白巾擦一下他的美髯须。

靳戈就想起来临走前,面无表情地太子把自己喊到一边,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上次与西罗陛下姐夫喝酒时,他提起过你。”

那会儿自己可激动,直说我也跟苏陛下喝过酒,还有六公主也送过漂亮石头的。

二宝太子说:“姐夫说,启宋其人,贵在自律到自虐,最大的优点往往是最大的弱点,六姐姐总结说,他就是强迫症犯了。”

那会儿自己可奇怪为什么太子要提那个都已经被自己扔到九霄云外的人了,这会儿可算明白了。

什么叫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弱点?是六公主看过的皇家独家发行的幼儿故事汇里那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故事?

靳戈啥都不活,就是脑子活,立马开始思考,既然他自律到强迫症犯了,那么就让他强迫症犯的更猛烈些,进而寻找出来破绽

嗯,强迫症是什么?皇家独家发行的心理注里有解释。

于是靳戈抬起来自己白铁做的护甲,没有躲避启宋砍下来的流星剑,冒险去一脚踹歪了启宋的剑鞘。

与此同时,一只带着雷霆之势的暗箭破空而来,“叮”一声后,又是“噗嗤”戳入肉的声音。

靳戈本意是踹飞剑鞘,用力过猛,笔直笔直的剑鞘,弯了,戳的马儿“嘶——”长鸣不止!

启宋慢镜头似的回头看自己的剑鞘,再转头看看巴在自己半个身子上的靳戈,血滴在沙地上也有轻微的“啪啪”声,那细微的声音,震得启宋脸色由青转白,由白转黑。

周边慢慢安静下来,双方大军开始后退,一脸茫然地看着两位主将。

靳戈用力过猛的后果不止是剑鞘弯了,他自己也跟着出去了,一只脚卡在人搭剑鞘的扣里,另一只脚跟着扫在人身上,估计怕掉下去,就直接巴在了人身上。

那支冲着启宋而来的暗箭直直地扎在了靳戈的后背。

“咣”地一声,启宋手里十几年睡觉都不离身的剑掉在了地上,剑上还残留着他刚刚砍不坏靳戈手臂上白铁战甲而刮到靳戈手背的血。

靳戈只觉得后面有点疼,周围很安静,看到自己的手破了,还拿起来看看:“启宋,手是人的第二张脸,我一向不大喜欢我的第一张脸,但你不能破了我的第二张脸,咱们的仇没完。”一边说还一边用带血的手狠狠揪了启宋的美髯须。

话说的挺狠,然后就毫无预兆地往后栽了下去。

“大人——”夜里生手脚都凉了,这一招面就死了将军什么的,真的太可怕了。

启宋还是呆呆的,夜里生等人防备地过来他马前把靳戈抬走他都没什么反应,被揪了胡子的地方血珠在不停地滚出来。

等到闭着眼的靳戈被抬着走了有上百米远,手里拽下来的胡须迎风飘扬时,启宋突然爆发出骇人的气势:“胆敢暗算某宋!”

别人看不出来,他却是知道凭着靳戈的身手,凭着当时的两人对向,一只脚被卡住,不至于不能一个侧身躲过那支从他背后而来的暗箭,靳戈这个娃娃脸,用他的血肉之躯和肯定不会死换下来他的必死无疑。

可是靳戈为什么救他?他们明明是敌对的啊!

启宋不明白,一直自认为文武双全的脑子也不够用了。

“将军,人走了…”看着启宋都已经走神好一会儿,敌军都走干净了,宋字军的人开始担心,最后把军师推出去。

军师羽毛扇拿着有点抖。

启宋回过神,“啊”了一声。

军师噎了下,想问将军你不考虑趁胜追击啥的?

但是军师没这么问,看了看强迫症的将军这会儿竟然没为了剑跟剑鞘发飙,很惊讶,想问为啥,看着将军脸色又不敢问,没话找话地说:“将军啊,你弯了。”军师指了下剑鞘。

启宋瞄了眼:“哦,弯了就弯了吧。”

旁边的人:…。怎么听着这对话怪怪的?

启宋又加了句:“既然娃娃脸喜欢弯的,就送给他吧。”

接着启宋真让人把弯了的剑鞘给靳戈那边送去了。

众人和军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肿么办?

------题外话------

二更啦

另:亲爱的读者们,好友冬季有雨的文文正在参加潇湘的征文活动,点进去首页左边中间蓝色的封面,或者APP上方的征文比赛横幅,每天都可以投票呢,书名是《豪门重生之娇妻养成》,走过路过的请不要大意地点一点,能够让你的手指更灵活,能让冬季的文文更茁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