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九章 帝王星/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祭司表示自己很难过,她为了这个小娃娃,还曾经让出了自己的青花,还过来跟国师谈了好几回,谈不好就直接动手,被国师大人,甩出过上百米的地方,跟国师动手的祭司,她还是头一个。

可是结果人家现在却把自己当成了仇人,却喊国师大人叫师傅,这简直就是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好不好!

雪祭司自认自己是一个不吃亏的,这样大的亏她可不认,所以她又千方百计的过来要跟萌萌解释这件事,可是萌萌从来不想听解释,她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好吧,还有自己爹爹说过的话,其他人包括她娘说的,她都要好好思考一下呢。

毕竟她娘是一个比她更好忽悠的主。

别看萌萌腿短,但是她跑起来还真是挺快的,小袋子一看自己的主人跑得这么快,一时兴起,长鸣一声,翅膀一展开,带起来的风都能把人掀翻,跟着飞了起来。

萌萌抬头朝小袋子啊了一声。

小袋子就一个俯冲下来,爪子一抓,就把萌萌和一块跟着跑的郝连莫都给抓了起来,然后就往远处飞去了。

绕是雪祭司她的轻功再好,也真心比不上一个生来就要在天空为王的小袋子。

雪祭司掐着自己手腕上,傻宝曾经送给她的一颗金灿灿的宝石镯子,一脸郁闷,这年头,想做个好人真的好难啊。

再摸摸自己腰间别着的一块荧光玉,这是已经在乌喜当使臣当了好几个月的王洋给送的,只求能够见他们长公主一面。

雪祭司默默思考了一下,好像自己并没有把人家的事给办妥,不过她是不会考虑到底要不要把这块玉还给人家这种问题的,因为从来都是进了进口袋的,再也没有往外吐的道理。

高高的青川台的霍水,抬头看着小袋子飞向空中,已经被扔到鸟背上的两个孩子手拉手,一边拔毛一边啊啊的指挥小袋子往别的地方飞,玩的还是蛮高兴。

霍水眼神闪了闪,明明现在看来到了乌喜的外来帝王,最多三位,可为什么,天空会出现四个帝王星的?

就在霍水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底下突然爬上来一个人,跪在亭子的门边说:“启禀国师,西罗皇帝他们被困在了信使城,是否需要出手?”

霍水悠悠的晃了晃自己的袖子:“尽量抓活的吧,少司命应该喜欢活的爹娘。”

手下:…这话说的,请问谁家会喜欢死掉的爹娘啊。

不过手下肯定什么都不敢说,听到霍水的话就乖乖的下去布置了,心里猜测,也不知道往后少司命大了,知道这事,要用什么样的法子干掉现任的国师。

——

信使城外,一身灰布衣服,头发半披散,冒充十分低调的江湖人士的二宝抿着嘴,使劲地拽着自己被咬着的左裤腿,拽不动,又开始拔自己被缠住的右腿。

要不是一眼认出来这是姐姐家养着的两只蠢货,他绝对会一剑劈下去,太特么不讲理了。

旁边同样灰布衣服,但岁月沉淀下来的稳重睿智有让人抹不开眼感觉到丞相白遇,先是目露惊诧,然后想起来那只金黄色已经半人高的狮子,应该就是当初从太子东宫的兽园里送出去的那只,眼里就都转为了笑意。

虽然不知道另外一只更加威武的白虎是哪来的,不过看着就比那只狮子更蠢,为什么呢?就凭人家狮子好歹会矜持地用尾巴缠人,而大白虎竟然学着狗一样咬着人家裤腿不放,不放就算了,它还发出不晓得算狗吠还是狼嚎的“呜呜”声,真是虎也不可貌相。

再说小金子和大白毛也很委屈啊,以前大家在棋奥村的时候多欢乐啊,出门旅游都是一块的,还给它们准备了专门的马车,可是这回呢,主人门都跑了,连小袋子那只臭鸟都带走了,就把它们留下了,天知道那个叫什么木安的多有病,天天给人家肉吃,都不懂荤素搭配的,还老想摸人家,人家睡觉了,他还拿着一堆木头叮叮咚咚地敲,搞得人家好想发飙。

于是这两只一合计,主人不带咱们,咱们可以自己去找啊。

然后大白虎可能想起来上回自己就是跟着主人跑的,主人后来就收留自己了,让自己从一只野生无主的小可怜变成了如今有主有小伙伴的宝贝虎。

当然,宝贝虎什么的都是大白虎一厢情愿,傻宝夫妻表示,真的只是不差它一口肉而已,更何况它还会吃草,不怎么挑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