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七章 扩音的宝贝/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宝被小舅子这个称呼给惊了一把,以前他这个姐夫吧,看到他其实都是称呼他太子殿下的,也不知道今天是被什么给刺激的,现在直接喊他小舅子了。

然后二宝就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了丞相。

嗯,现在是你足智多谋的丞相出马的时候了,如何将我姐姐从两百米外凌空接过来,这是一个问题,相信运筹帷幄侍卫丞相大人你应该能够立马解决的。

丞相摸了摸袖子,然后说:“其实殿下,我们现在更应该想的是,如何避免咱们被大火吞噬。”

因为苏倾钰的报复心理,让侍卫队直接射火箭到对面的楼上。

现在二宝站在的身后的楼上都着着大火,眼看着那个大排架就要倒下来了。

二宝回头一看眉角抽了抽:“你怎么不早点说?”

丞相说:“刚刚看到傻宝一个高兴给忘了。”

二宝:…我突然也明白了,为什么父王几十年如一日的想要把这个丞相给扳倒了,平日里有个父王顶着,这种莫名的压力还真不觉得,现在直接相处的时候才有咬死丞相的心情。

好在咔咔城主家除了这个大牌楼,还有大块大块的空地,虽然不知道这个空地的底下是不是还有一个养蚂蟥的大池子,但是不妨碍他们现在可以跑到空地上躲一躲。

苏倾钰一看到这两个人有点狼狈的跑到了空地上,就突然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丞相大人,你那把老骨头可要当心着点啊,媳妇还没娶呢,可别折腾它散掉了呀。”

丞相决定收回刚刚对于驸马很可爱的言论,你看驸马还是那个熊孩子。

“驸马不如还是操心操心自己,像咱们这个的话,再不济还能随时施展一下轻功,直接跳出去,你那边能直接给跳过来吗?”

苏倾钰又盘腿重新坐下来,不急不忙的说:“等把这底下的都给烧干净了,我就慢慢的下去,从这个坑爬出去。”

“这么深的坑…驸马你也真是心大,还真觉得自己有本事能爬上来啊?”

苏倾钰小声的低估:“再深的坑怕是也比不上丞相你这个大坑。”

侍卫队的人听见了就特别想笑,敢这么说丞相是个坑的,除了他们大贺的陛下,驸马还是头一位。

就算是苏倾钰声音这么低,丞相和二宝竟然也听见了。

然后二宝就顾着乐了,丞相却眯了眯眼,使劲的往苏倾钰那边看了看,总觉得这并不是驸马的内力传出来的,但是为什么这么远,话还能传的这么清晰呢?

傻宝也没事人地坐下来,继续隔着大坑对着那边唠嗑,也不管对面能不能听见:“白白,二宝,你们也来找萌萌的吗?”

傻宝这话一说之后,丞相就彻底确定了,傻宝他们那边一定有什么东西能够将声音扩大传送出来。

因为在他没有用内力而是直接随口回答傻宝“是啊,还担心你,要是你不高兴的话,还可以带你回大贺”时,傻宝在那边还提高了声音:“白白你怎么不回答我?”

这就是并没有听到他声音的意思了,然后等他用内力把这句话回答出去的时,傻宝的声音又低了下来,就像往常谈话一样:“我过得挺好的,就是有点想萌萌了,我给她存了好多石头,好多嫁妆了。”

丞相叹了口气,这俩货果然都是逆天的,不知道这回又找到什么好宝贝了。

被称为好宝贝的双邪剑这会儿一直不遗余力的在地上跳动跳动,它想大发神威,感受到了火的热度,就到了要自救的时候了,自救头一条就是让别人听到自己呼救声。

就在丞相跟他玩,苏星宇他们的运气不错的时候,突然天上天闪雷鸣,降下来一场大雨,他跟二宝都被浇成了落汤鸡,这场大雨还将坑里的牌楼上的火都给浇灭了,然后那些还没有被烧死的蚂蟥又开始蠕动了。

苏倾钰:…这是不让老子出去的意思?

反而是小金子和大白毛,因为这场大雨将身上的脏东西都给洗净了,抖了抖毛之后,尽是漂亮的出奇。

追了半天才跟进来的南宫邢,一看到小金子跟大白毛这般威武,眼睛亮了亮,不要误会,他是看到了这些皮毛的价值,而且老虎身上虎虎骨虎鞭什么的全都是宝啊,在他眼里全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大白毛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回头就是对着南宫邢一吼,南宫邢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丞相他们跟前跟着一块淋雨去了。

他有一种预感,如果他再有那样的目光看下去,绝对会被大白虎,不留余力的一爪子也扫到那个大坑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