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九章 狮虎大战/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几人准备赶紧离开时,大地突然开始震动,外面的百姓惊呼声一阵比一阵要高,听着声音就是慌不择路。

众人心里一凛,看不出来这信使城的咔咔城主蠢的一颗土豆似的,就等着人咔咔了,死了之后这个城还能搞出来这么大动静,莫不是那些莫名其妙的虫蛇因为首领死了全都开始造反,无差别报复人类了?

纨绔刚把那铁索收进盒子,感觉得了个宝贝,正欢喜,听到吵闹,说,要不还是回去那个殿里面?这么大坑也不晓得能埋多少野兽。

大甲白了他一眼,好容易出来了,你还想回去?

二宝提议,说,要不咱们先挖个地道躲起来?

丞相呵呵,说,太子殿下啊,您能别随时随地秀您得挖地道手段么?咱们熟人,都晓得您是挖地道小能手。

想当年,跟着他还是娴妃的母后,差点没把皇宫的冷宫都给挖出去了。

苏倾钰看小舅子快沉不住气了,赶紧说,挖地道其实是个好主意,不过在乌喜这里不大好施展。

座位挖地道战斗机中的战斗机的侍卫队表示不理解,为啥不能再次发挥他们的特长?

苏倾钰还没回答,傻宝又一次不怕烫地蹲到那个大火依旧在燃烧的深坑边上,看着底下的鳄鱼都快被烧成灰了,赶紧还能说一堆的人在给他趁机捞上来几块肉。

听到侍卫队的人说要继续挖坑,他又想了想说,应该还能再挖出这样的大坑,然后在里面再挖出鳄鱼吧。

苏倾钰就笑了,侍卫队的人就也不再喊着要继续挖地道了。

谁知道这地道挖着挖着,会不会突然挖出来一条毒蛇毒虫,或者变异的毒蚂蟥。

他们还是比较喜欢挖出来金的银的玉的东西。

既然没有退路,那么只能前进,在场的虽然苏倾钰是一个帝王,二宝是一个太子,应该都是那个主是领头的人,但他们突然地就是不想出头了,都把目光再次看向了丞相,哟!你不是在傻宝面前一直很威武吗?那你才会继续威武呗。

而且算起来只有丞相的辈分最大,平日里的官威也是最重的,咱们做小辈的让你拿主意,也是尊敬你不是?

“白叔,你说吧。”二宝严肃脸,十分尊敬地说。

苏倾钰从善如流,也不问为啥叫叔了,只跟着满眼笑地认真说:“白叔,你说吧。”

傻宝看大家都看着丞相,也一边吃鳄鱼肉一边跟着歪头看丞相:“白白你说吧。”

虽然不晓得要说什么,但是傻宝还是很喜欢听白白说话的。

丞相噎了噎,熟悉的无奈感真是甜蜜的幸福。

丞相很稳重,笑的更加温润端方:“要叔叔我说,就应该二宝你和倾儿两个人一起做前锋,叔叔相信,那么点畜生还是拦不住你们的。”

傻宝就觉得白白说什么都是对的,就像小时候他说她父王会回来,父王就真的回来了,他说她是最聪明的,一定会找一个又高又帅又聪明的相公,果然她们家阿钰就是天下第一好看第一聪明的。

“嗯,阿钰和二宝当先锋,阿钰当先锋好厉害的。”傻宝可还记得当初苏倾钰带人当先锋队去拿下伽泽的时候,到处都是人夸苏倾钰厉害,厉害的简直要上天。

二宝:…貌似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苏倾钰:…果然小看了此人的阴险,还有倾儿那是什么称呼?怎么喊的我鸡皮疙瘩能捡起来炒一盘菜了?

被傻宝信任地看着,二宝还想着怎么拼着丞相一起呢,苏倾钰已经不由自主地往门口走了,二宝只能跟上。

小金子刚刚被苏倾钰一个虎摸收服了,看着苏倾钰往外走,动物的本能是外面有一发群有危险的生物在靠近,立马就跟着苏倾钰一块出去了。

纨绔还推了它一把,这是我家爷,你不要老想抢我的位子,还有你不觉得你戏份太多了吗?

大白毛那是平日里跟小金子厮混惯了的,看到小金子跑,想也不想地就跟上去了,还“吱吱”地用地鼠语言问小金子去干啥,小金子高冷地头也不带回的,大白毛一爪子就上去了,没大没小,算起来我是你长辈。

小金子越来越锋利地尖牙一闪,大白毛就条件反射地就地就是一滚,结果正好是门槛处,直接撞开了要跨过门槛的苏倾钰,自个一只虎咕噜咕噜滚出去了。

苏倾钰摸摸自己被撞的脸,决定回头就给大白毛剃毛。

一抬头,就被门口密密麻麻的那一众大的有黄毛虎小的有田鼠甲壳虫野兽阵仗惊着呢。

苏倾钰默默收回来自己差点跨出去地脚,他可以假装自己有密集恐惧症然后推小舅子出去么?

再说大白虎滚出去后,还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回头就被一头跟自己差不多高差不多壮,毛色金的没有小金子那么纯粹的黄老虎吓了一跳,想也不想就一爪子上去了。

黄老虎“嗷嗷”惨叫了一声,然后就“呼呼”低鸣,跟委屈了似的。

大白毛绕着它走了好几圈,也不管它后面还有其他成千上万的虫蛇豺狼虎豹。

大白毛觉得,要是把这只黄毛染成白的就是自己理想的伴侣了,听着这只黄毛在委屈,它又“嗷嗷”很温柔地吼了一声。

结果它一开口,黄毛就往后大吼了一声,显然黄毛是这群兽的领头,嗯,至少能领一半的头。

因为黄毛吼了以后,那后面一半以上的动物都趴下了,大气不敢出,仔细看会发现都是适合在丛林发现生存的动物。

黄毛也“呜呜”要趴下来,但是大白毛已经决定把它当伴侣了,就很友好地用它的打屁股撞了人家一下,再用大舌头糊了人家一脸口水。

激动地黄毛浑身一抖,落了一地黄色的毛,立马伸出自己有倒刺的大舌头,回舔了大白毛好多下,脸上不够再来脖子,脖子不行还有身子,屁股也可以啊。

大白毛因为之前糊口水这种友好一直被高冷的小金子拒绝,今天头一次被对方这么热情地回应,大白毛很高兴,不过还是在对方要舔它屁股时,条件反射地一爪子回了上去,这是调戏造不造?

就在大白毛出爪子的一刹那。

“吼吼——”震天的狮吼把几步远的苏倾钰跟二宝都被逼的往门内退了好几步。

外面剩下没跪的另一半兽都给跪了,那是一批适合在草原混日子的。

小金子一边吼一边就冲了上去,上去就把比它还高了一头的黄毛补了一爪子,力气太大,把对方摔到了好几米外。

大白毛乐了,大有家里孩子长大更厉害的兴奋。

可惜还没兴奋完脸上就挨了一爪子,然后脖子也被抓了,最后屁股被咬了,痛得它“嗷嗷,咔咔,呱呱”直叫唤。

苏倾钰捂脸,好血腥啊,难怪之前每天去院子里看它们时,地上都是一地的混血的毛。

小金子就觉得的吧,那只黄毛可脏可脏了,大白毛你不是跟本狮爷混的吗?被黄毛弄脏了,以后该怎么跟狮爷愉快玩耍。

大白毛就想,以前你咬虎爷的耳朵,虎爷的腿跟尾巴就算了,但你特么不晓得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么?你不但摸你还咬,这是打量虎爷不跟小辈计较呢?

二宝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场狮虎大混战,其中还夹杂各种稀奇古怪的喊声。

真心不晓得姐姐家的狮虎都是什么属性。

说好的出来解决野兽危机的呢?为什么现在免费观战了?

最后还是傻宝看的不耐烦了,喊它们回来吃鳄鱼肉,这两只才互相瞪眼地松开了嘴巴,吐出来一嘴的毛。

------题外话------

小剧场:

小金子:大白,别闹,咱们主人这都多少宠物了,再来一个分宠你真的甘心?

大白毛:不是啊,我是把黄毛当伴侣看的。

小金子:伴侣?就那黄不拉叽的,一看就营养不良不能养家的黄毛?

大白毛:对啊,咋了?给它染个毛不就行了?这年头找一个跟虎爷一样高一样壮一样好看的不多啦。

小金子:别逗了,染了毛一场雨下来也会变回原样的好不好,哎呀,我不管了,反正以后你的肉被分走不关我的事。

大白毛:啥?还分肉?分我的?这个不行,虎爷自己还不够吃呢,不行,不要了,不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