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九章 攀比/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吃的不亦乐乎时,无意间抬头接收到丞相那略带慈爱的目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突然就想起来那会儿自己老老实实跟皇帝岳父交代自己躺枪招了南鸣东炀时,皇帝岳父给了一记摸头杀,差点没把自己半条命摸没了,太特么受宠若惊。

所以当丞相感觉到不对劲,头顶一松,纶巾离开头发,还感觉到头发被几只细细爪子抓过时,丞相还没反应过来,苏倾钰已经反应过度。

“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小舅子,看啊看啊。”

二宝默默啃肉,不清楚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没了个纶巾?本殿刚刚还差点没了所有裤子呢,还有啊,你别以为你刚刚那个嫌弃本殿模样本殿不知道,你以为本殿稀罕你这裤子?要不是刚刚一开始本殿不知道那群神经病目标是一切干燥的东西,就顾着保护姐姐,还嫌麻烦主动把自己的包袱一早扔了,会穿你这样的?

苏倾钰如果知道小舅子这么想,一定回,说,那,你看我们的小包袱也被抢走了啊,但我们就是还有好多好多啊,我们就是土豪就是任性怎么着啊。

如果苏倾钰这么说了,二宝绝对要跳起来,特么你以为谁都跟你们一样出行都带几十上百套衣服,塞了整个马车夹层,抠都不定抠的出来?真不知道你们到底出来找人的还是游山玩水的,再说这裤子,这一看就不是天蚕丝造的好不好?本殿都不好意思说你寒酸,你还得瑟?

披散下来头发,柔和了平日里官威的丞相,依旧是火光一照,流光溢彩,隐隐整个人都在发光,此时也不慌不忙地从身后一摸就拿出来一根莹白的玉簪子,抬手起来云袖如云朵般聚起,还没看完这一美景,那边又已经放下手了,云袖又如水般散开,再抬头,一头鸦黑的发已经一丝不乱地被固定住,雅致得不行。

丞相垂眸,他决定以后真的真的再也不要看好驸马了,刚刚要不是分了心神想驸马不错,回去后可以再给陛下那边吹吹风,让陛下往后没事对驸马再和颜悦色那么一点点吧,结果就一时不察被钻了空子,还被没良心的驸马嘲笑成这样,这是不值啊。

苏倾钰这一刻终于觉得这么多年丞相还是单身简直违背常理。

介于丞相和小舅子就不捧场,苏倾钰也就不嘲笑了,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了:“哈哈,今天月色不错啊。”

众人抬头看着密不透风,白天都投不进一缕纯粹阳光的林子,也真的很想看到驸马(陛下)口中那不错的月色啊喂。

他们已经走了三天三夜了,还没出这个林子,真不知道韩思给的地图是不是再坑他们。

是的,他们走的所谓的近路就是根据那份,大家一致认定那纨绔清白换回来的地图。

纨绔意兴阑珊地啃着没肉的骨头,有一下没一下地咬着,盯着头顶黑漆漆的树顶:“早跟你们说了,韩思的鬼话防不胜防,听他的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你们非不信,现在可知道了?”

傻宝一直觉得人家韩思是个不错的人,不然不可能愿意用一个纨绔换给他们两份地图,就跟纨绔说:“纨绔,做人要厚道,人家对你付出好多啦。”

苏倾钰咀嚼速度慢了下来,瞄了瞄纨绔僵住的动作,变的复杂的脸色,有点不忍心,打哈哈说:“也没啥付出的,最多就是那会儿奉献了双臂而已,不算啥啊,哈哈哈”

纨绔脸色更惨淡了,对哦,人家还差点断了双臂了。

众人:…驸马(陛下)你这个安慰真的不是补刀子么?

最后还是丞相体贴:“咳咳,咱们如今还是再研究一下如何出去吧,跟着地图,咱们已经是到了乌喜王城附近了,只要过了这个林子。”

“是啊,得过林子,过林子。”苏倾钰直点头。

傻宝也跟着点头:“嗯,明天过林子,去看萌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