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三章 不哭啊闺女/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一行人刚出了林子,就悲哀眼前的大牌楼惊呆了,从没见过这么热爱竹制品这么喜欢虐待柱子的,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柱子打的底,城墙是柱子混合黄土十块夯起来的,爬了一溜的绿色青藤植物,城墙里头的建筑一眼看过去也是高高耸立的黄的绿的牌楼。

看来看去也就最中央那个目测得五十米往上的塔楼没那么离谱,看起来八成的材料都是石头,一成的木头,还有一成的珠玉。

傻宝看了看,摇头:“阿钰,我们家萌萌真可怜。”

苏倾钰点点头:“是啊,就这样的看着就是个穷地方,西罗以前穷,可好歹皇城还是繁花十里,锦绣满城的,这个乌喜真是,唉,难怪他们没事就喜欢出去抢人家的。”

二宝严肃脸点头:“萌萌爱吃肉的,他们也不知道买不买的起。”

丞相看了一会儿,说:“可算晓得当初为甚陛下出来三年再回去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为啥?”南宫邢纯粹就是顺口问的,南宫邢是商人,面上再圆滑世故,其实骨子里还是比较羡慕丞相这样运筹帷幄的高深人士,可恨当年有空就想着怎么拨算盘,没多看几本书。

丞相轻飘飘地说:“任谁大鱼大肉不当回事吃了几十年,突然让三年吃草,都会心里阴暗的。”

“您的意思是他们都不吃肉啊?”南宫邢不可置信。

纨绔叹口气,十分老于世故地说:“不,他们吃肉的,比如一咬满口香的大青虫,对他们来说这是比肉还重要的存在。”

“那还不如吃草。”任晋晋脸都绿了。

“唔,不过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考虑如何安全得进去?”苏倾钰一把拉着就要跑的傻宝,“咱们一块进去会不会目标太大?”

“看起来已经不用思考这件事了。”二宝指着一群已经过来的一群乌喜士兵。

大甲等人不是从头顶那不适应的帽子里拿出来飞镖暗器,就是从自己扎得特别紧的裤腰带里摸出来几把刀,看起来不大干一场不行了,回头想想,不声不响地就摸到了中原人都忌惮的大国乌喜的皇城门口,接着还要出其不意地打一场,想想真是带劲啊。

苏倾钰咽咽口水,自己人这么少,要是打不过再被闺女看到,会不会太没面子了?

不行,这一仗说什么都要打赢了。

不过一群人根本没来得及大显身手,那边已经等了好久的国师所的人已经跟见了亲爹娘似的跑上来,嘘寒问暖:“乃们可是外面来的?要找咱们国师大人的?”

国师所的大仆还是很有身价的,瞪了一眼不矜持的二把手,又很矜持地对傻宝一行人点头:“贵客请随我来,大人已经静候多时。”

看看这一身破落户的装扮,女的连个金项圈都戴不起,男的连个带流苏的小辫子都编不了,看着就是外县来北漂的乡下人,真不晓得大人看中他们哪里。

苏倾钰很警惕,为啥他们除了领头的,其他人都这么热情?

因为他们天不亮就在城门口等着了,乌喜冬天也不大冷,不过这晨风也是够人呛的。可算把人盼来了,赶紧带人过去完事。

傻宝见人家这么好,也很热情地把自己顺手在信使城带上的两条已经被装在透明带盖子的玉盒子里的蚂蝗给了大仆:“快走快走吧。”

大仆手一抖,差点扔了手里的玉盒子,看清楚那是信使城每年才上贡几十条给王室的血蚂蝗,对傻宝他们高看了一眼,哟,看不出来啊,还能拿到贡品,要知道皇室每年为了这些蚂蝗可有官司打呢,据说一条血蚂蝗可以抵得上十条上品竹叶青,十条就能培养一只纯种的血蟾蜍。

大甲等人发觉那个大仆态度突然变好了才收起来一半戒备,苏倾钰一看那大仆竟然喜欢蚂蝗,心里更难过了,他们家萌萌不晓得跟这些变态怎么过这么久的。

到了青川台时,二宝等人都被拦下了,只让苏倾钰跟傻宝上去,其他人允许自由活动。

二宝黑脸,不开森,他要看外甥女,被丞相压住了。

苏倾钰黑脸,特么这么高的楼,纯心要折腾人不是?

傻宝抬头看了看高高的青川台,又看了看四周,突然指着不远处说:“小袋子!”

“啥?”苏倾钰没反应过来。

傻宝就指着的另一面,隐约有一个翅膀在晃悠。

乌喜人一个不注意,傻宝已经跑过去了,揪着大半成人高的小袋子头顶的毛过来了。

后头还有一个一脸愤怒的赫连莫:“放!放下!”

傻宝一把把追到腿边的小孩推开:“馍馍你走开,我知道是这只蠢鸟把萌萌弄丢的,你别拦着,我要好好教训它。”

赫连莫越急越说不出话。

小袋子痛得哇哇叫,它也不大记得这个主人的娘了,不过反射性地,被这个不算高大的女人一吼就腿软。

苏倾钰也过来,抱起来赫连莫,还是很内疚的,这个假儿子纯粹是被闺女拖累的。:“儿子,你受苦了。”

赫连莫就傻了,这个好看的男人喊自己儿子?看起来不像拐子啊,可是,自己不记得了啊。

不一会儿,乌喜人就眼睁睁看着平日里傲得不得了的小袋子鹌鹑似的冲天而起,带着两大一小上去了,都没来得及拦着。

苏倾钰本来以为会看到一个委屈的闺女,结果呢?结果呢?

结果他看到的是仙气飘飘,喝口水都是一幅画的国师大人盘腿坐在亭子里,腿弯里枕着一个白胖白胖的娃娃,娃娃头上编了十几个流苏辫子,手脚上挂满了银铃铛,小胖手抱着一只白皙温暖的大手睡的可香可甜了。

太阳一照下来,温馨得让人,想打人。

苏倾钰心可疼可疼了,二话不说,众人眼一花,地上多了一个被随手扔下的赫连莫,苏倾钰怀里已经换成了少司命。

霍水本来还想对少司命的父母点头全个礼数的,结果都没来得及点头,只觉得腿上一轻,感觉所有的血液都开始流通,腿是舒服许多,但是心里却不舒服了。

苏倾钰搂着失而复得的闺女,眼泪都一个劲在眼圈里打转,哎哟,他家萌萌果然又重了好多点,可是抱着真是踏实啊。

萌萌都好多天没睡的这么日上三竿了,梦里还看到了美人爹就更不想醒了。

再不想醒,这被人一下一下戳脸也不得不醒。

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了啥?这不是她那背着美人爹就欺负自己的蠢娘吗?

“萌,萌萌啊。”苏倾钰哽咽了,闺女不会忘了自己了吧?

萌萌警觉地抬头,看到美人爹那双越发温柔的眼,突然就“哇哇”哭了起来,顿时外面狂风大作。

“萌萌啊,不哭不哭,爹爹找到你了,你乖你乖,爹爹晓得你委屈了,害怕了,外面都是坏人是不是?爹爹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不然,不然就让爹爹变丑好不好?”苏倾钰被闺女哭的他也想哭,真是的,果然闺女委屈大发了,他跟乌喜没完。

傻宝这会儿也愣愣的,看着萌萌搂着她相公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也觉得心口钝钝的难过,有人背着她欺负她家萌萌了。

“萌萌,我把我的石头再分给你一半吧。”傻宝踮起脚,晓得自己抱不动萌萌,就直接巴着相公胳膊搂住了萌萌,“萌萌你别哭,娘亲也不难过。”

傻宝低低的声音让苏倾钰眼睛更红了,他算什么男人什么皇帝啊,自己的媳妇闺女都过得这么委屈,说到底,他们欺负的不就是西罗弱小,比不得他们强大么?

苏倾钰很突然地,有了一种要强大,强大到所有人听到他的名号就离他所有所爱所要保护的人远远的。

这会儿远远一看,那就是一家三口抱头痛哭的模样,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霍水眼中飘过了迷茫与新奇,仿佛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一家人形象。

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萌萌要委屈,明明他对她很好的,所有人都对她很好的,他觉得他并不是一个坏人。

“大人,您还是赶紧拦着他们吧。”大仆趴在地上,颤抖着说:“已经有五个人被这大风刮下去了,您的披风也被刮飞了。”

霍水:…“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