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九章 守卫/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水走了之后,苏倾钰立马变脸,一派慈眉善目,抱起来萌萌亲了亲:“萌萌不怕啊,等等爹爹就带你回家。那个欺负你的霍水,爹爹也一定会给你报仇,把他抓过来让我们萌萌亲手收拾,当球踢当沙包打好不好?”

萌萌抠着小手没应声。

“怎么啦,萌萌这样还是不高兴吗?”苏倾钰感觉没讨好到自家闺女。

萌萌金色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苏倾钰,没说话,看的苏倾钰心软了。

“她是不要你打霍水,她喜欢霍水。”傻宝不在意地说。

不过这话对于苏倾钰来说那就是一个深水鱼雷,底下炸的四分五裂,面上还没波及到罢了。

“萌萌啊,你真喜欢那个霍水啊,他哪里好啊,又没爹爹好看又没爹爹疼你对不对?”苏倾钰很受打击,“萌萌你不能这样啊,宝宝啊,你跟闺女说说啊,那个霍水真不是什么好人。”

傻宝就跟萌萌说:“以后不要当着阿钰的面说你喜欢霍水,他会不高兴。”

萌萌表示很无辜,她真的什么都没话啊。

傻宝捏捏她的小手:“你不说话,但是眼神出卖了你哦。”

萌萌更加无辜地看着傻宝,“娘,娘”地喊了两声,傻宝就很高兴地给了香吻,萌萌回蹭了两下。

傻宝抬头和苏倾钰说:“我跟萌萌说过啦,你不要怪她啦,她还是很听话哒。”

萌萌也迷瞪瞪地看着没人爹爹,人家真的很听话哒,不要怪人家啊。

苏倾钰早就不气了,怎么办,他都快被媳妇和闺女给萌死了,怎么能一模一样的无辜表情呢,怎么能都这么真诚地望着自己呢?

苏倾钰败下阵来,伸手连着傻宝一块搂过来:“不怪不怪,我哪里真会跟你们生气呢,只要你们都好好地高高兴兴的,我就什么气都不会有。”

外面的霍水站在地牢前,一句话不说,但也没直接回去,反而是绕了地牢一圈后,在一处人少黄精更加破落的地方停下了,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的天空。

一尝也是不敢劝,想不通地牢这样脏乱差,国师大人从未踏足过的地方有什么好,你说过时大人要是舍不得少司命,那就直接把人带回去不就得了,偏偏放弃了,出了门又不肯走,不知道在较什么劲,难不成这是发现地牢其实是个风水宝地不成?

一尝肯定不知道有个词叫做傲娇。

霍水此时脑子其实是放空的,他没想什么太严肃的事,就是觉得现在站的这个地方应舒服的,四处通风,非常适合看天象,现在又是傍晚了,再等等星星出来,就能确定是不是风水宝地了,要真是的话,那就让人把地牢拆了再建一个观星台好了。

或许晚上再喊少司命她就肯出来了,毕竟没几个人可以阻挡星星的魅力。

天还没黑时,地牢门口的一角有土松动,距离霍水那帮人不过几米远,只松动了一眨眼的功夫,那块土又恢复了原样。

侍卫大皱着眉回来汇报:“陛下,外面守着的人特别多,那个国师亲自守着呢。”

苏倾钰表示不相信:“真假的?国师亲自守着?你们不是已经特地挑了守卫薄弱的方向挖了吗?”

侍卫队也很委屈,他们为了观察到好的地道方向,刚刚被人当死狗是的拖着往地牢塞的时候都没有挣扎一下下,都瞄准了哪个方位没有啥守卫,可以跑路的,结果现在竟然还是国师亲自带人守着,太让人失望了。

苏倾钰心头一惊:“难不成都说乌喜国师能掐会算,已经神到这个地步了?”

萌萌晓得她爹说的国师是谁,不过能掐会算听不懂,她只冒出来一句:“看星星,星星。”国师只让看星星,只喜欢看星星。

“唔?星星?萌萌喜欢看星星吗?”苏倾钰一听闺女要看星星,立马拍板,“行,等下看好路,爹爹就带你去看星星啊,你们等着,爷去看看。”苏倾钰说着就把萌萌放到傻宝怀里,还叮嘱,“萌萌又重了,你就坐着抱着她玩,抱不动就让她坐你旁边玩,我马上回来啊。”

傻宝点点头,拔了自己头上一支六七十个石榴石攒起来的珠钗跟萌萌一块拆着玩。

萌萌认认真真地看着她娘亲素手翻飞,好好的一支珠钗七零八落,任晋晋任劳任怨地到处捡珠子。

苏倾钰还没跑到地道出口,就听到外面很清凉的一句:“尔敢。”

然后就是扑通扑通的声音,大王子诚惶诚恐地说:“大人息怒,这锅毒鸡汤可是放了十八种毒虫毒蛇,炖了许久的,喝了保证肠穿肚烂,痛不欲生,大人,少司命乃是西罗的太女,可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苏倾钰愤怒了,这个大王子竟然还想给他们灌毒鸡汤。

国师依旧是清冷的声音:“退下!”

大王子还争执了什么,人声有点鼎沸,苏倾钰没听清,就听到大王子乱哄哄带人走了以后,霍水的大仆一尝有点忐忑地说:“大人,起风了,不若奴将少司命抱回来便是。”

苏倾钰隐约听到霍水低下去的声音说了一句:“她还不足三岁。”

苏倾钰想起来,乌喜国师三岁为父母所弃,几个刀币就随随便便把他送进了试炼场,据说霍水是那一批孩子中年纪最小的,也是唯一一个父母俱在的。

苏倾钰发了会儿呆,听着外面又有点混乱。

“大人,下雨了,今日怕是无星了。”一尝赶紧撑伞,“少司命今日见了父母,不会愿意出来的。”

霍水在迷蒙的风雨里,一句话不答,一百零八骨伞下,即使还是仙气飘飘,却还是有一点说不出来的孤寂。

苏倾钰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以前自己的影子,那个时候,他肆意张扬,横行霸道,在别人眼里是仗着侯府威势和太后宠爱,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时候的他有多孤寂,和此时此刻的霍水有些神似。

不同的,那时候的他不过是看不清身边的人和情,在自以为是的冲撞里让自己遍体鳞伤,顾影自怜,但霍水身边却是真的什么人和情都没有。

苏倾钰又等了半个时辰,确定霍水是真心不想走了,有点郁闷地原路返回了:“行了,地道换个方向挖吧。”

纨绔一直跟着的,回到原地后,好奇地多看了两眼萌萌,点头,嗯,那个霍水还是很有眼光的,晓得他们家太女其实跟他家爷一样面上甭管多狠,心里总是记得每一点的好。

纨绔突然为他家爷忧愁起来,好多人跟他家爷抢太女,他家爷原本就连他家娘娘都抢不过来了,现在还有太女,往后的日子可不知道怎么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