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零章 靳戈很忙/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戈近来很忙,不是忙着打仗,而是忙着演戏。

首先关于那个启宋,启宋什么人,打仗只在靳戈手里栽过一回,跺一跺脚,赫野皇室都要抖一抖,虽然不晓得皇室已经暗地里拍过多少人暗杀什么的,不过在明面上,到了紧要关头,还是要问一句“启大帅,可奈何?”

这回因为认定了靳戈为了他受伤,打听到靳戈命大没死得了,养伤呢,就是没空练兵,更加没空跟赫野正大光明地打仗。

所以启宋除了一把弯了的刀,还给送过来半年的粮草,美其名曰,家国事归家国事,不影响两人建立友谊,还主动说靳戈啥时候伤养好了啥时候再光明正大地打,而且为了让靳戈放心养伤,放了话,不止赫野,其他任何一国要是敢在靳戈受伤期间趁虚而入,先过他这关。

吃好喝好身体倍儿棒,胸口那点子皮外伤早就好得直痒痒的靳戈,听到手下传过来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口桃花酿喷出去老远。

夜里生被喷了个一头一脸,还没反应过来,这个不晓得又脑补了什么的靳戈将军跳起来就跑了,一边跑一边说:“我不是故意的啊,你别记仇再背后套我麻袋啊,我先去躺着养伤了,我伤的可重可重了,没有个一年半载,没有元帅来看我,我这伤绝对好不了!”

靳戈一直认为自己还不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认为自己还是要元帅跟太子带的那个小兵,哪怕已经当了好几年尚书,在一个陌生的没有什么强悍如元帅这样的人的时候,他还是有点缩。

却不曾想过,在夜里生这帮人眼里,他从来都已经是大人了,不晓得他自己再自认为没有能力独当一面时,却还是在稀里糊涂被忽悠到前线,什么准备都没有就碰到最强劲敌人时,迅速做出了看似无厘头到无赖,但实则最正确的反应。

如果不是他一半真心爱惜启宋大才,不忍他就被这么暗杀,一半是想打破眼下僵局,或许还有那么点阴差阳错,他们这带着的十万人在头一次战斗里怕是要全军覆没了。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靳戈就忙着装病,一天大半时间都躺在床上消磨了,为什么非要真躺着?还不是那个启宋一天能派十八个使者过来探望,又是补品又是药的,不好好装真心对不起人家的关心有没有?

就这事传回大贺朝廷吧,早朝时,承业帝表示扼腕,说靳戈将军牺牲良多,回来一定要好好赏赐,下了朝坐到自个御书房时就忍不住哈哈笑了出来,跟太师说:“孤就晓得他这个惯不按牌理出牌的,准能克住启宋那个性子一丝不苟到有病的。”

其次,靳戈还要忙的就是军事防御,他们现在驻扎的这个小城城墙太低,田地太少,训练场地太小,这事他不方便直接出面,毕竟他还在养伤,就交给了夜里生,然后夜里生一天二十八回地跑到他的营帐要跟他谈事,时不时还要来一个秉烛夜谈,搞的他都不敢瞌睡,就怕夜里生是不是在筹划趁他瞌睡套他麻袋。

时间长了,靳戈还观察到,每次他要瞌睡的时候,夜里生剑上就会露出不可言喻的便秘表情,然后他连哈欠都不敢打了,他不能让他看出来一点瞌睡念头,怕是就等着他呢。

夜里生也好想去哭一哭,大人你想瞌睡就瞌睡,可为什么每回大人你瞌睡前要先露出来那种防小偷似的警惕表情,最后哈欠都给憋出来“对方是狼,我要小心”的表情,人家真的只是想跟你讨论问题,顺便给外面启宋派来的人一个“大人性命依旧垂危,需要亲信值夜”的错误信号好不好?

最后,靳戈忙的就是娶媳妇的事,那天受伤的刀光火石间,他突然就想,要是他真死了,他们家就绝后了,而且人家都有媳妇,自己这么大了还没有,感觉人生总有那么点不完整,跟别人比起来,有点吃亏,所以他开始盘算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媳妇,每天都忙着打听城里有没有好姑娘,还写信去了皇城,告诉陛下,他决定要接受陛下当红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