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四章 宠物/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祭司进了门,直直就要往自己的房间走,可是惯常走的路今天被堵了。

雪祭司有点不满意,但她也是个表情不怎么丰富的,只是盯着那突然变了位子还突然长大了许多的花丛思考了一会。

“这些花怎的又乱跑了?”枣红色衣服的小丫鬟晃晃头上的银铃铛,“难不成肥料又被消化完,开始造反要养料了?大人不要发怒,阿顽这就去再给拿点狗血来喂它们。”

小丫鬟很积极地跑了。

“不安分!”雪祭司随手一挥,红色的手泛出不大明显的红光,那些花跟有了生命似的,惊恐地开始大幅度撤退,但还是有一部分慢了,立马从妖艳贱货的嘚瑟花变成了残花败柳的泥土养分。

退出来一条直通对面最小的一间竹屋的半米宽的小径。

不期然地,路中央躺着一个布衣男人,看身姿腿长手长,因为侧着身子,腰线绷得很直,嗯,屁股也很翘,看脸蛋,好吧,脸蛋朝向问题看不清,不过脖子那块好肉,可是白的不差自己。

雪祭司眯了眯眼,高高在上的倨傲神色慢慢褪去,眼神有点诡异的亮,款步又走近了两步。

隐约听到克制的哼唧声。

小丫鬟阿顽背着一皮囊的狗血又铛铛地跑了回来,看着祭司大人盯着什么东西看,跑过来一块看。

“大人,这看着是个男人,大人啊,没想到,您的有生之年还有男人自愿躺在你面前呢。”阿顽一边说一边把皮囊拿下来,把狗血随便一泼,有两朵战战兢兢的花贪嘴,特地摇晃着来接空中的狗血,用力过猛,狗血给反弹到了路上的男人身上。

阿顽跺脚:“忒不乖,小心溅到大人身上,可让你们死都不留一点痕迹。”

那两朵花又立马往后移了一段距离。

雪祭司还盯着地上那个人,上上下下又扫了一圈,说:“磕药了。”

阿顽“啊”了一声,赶紧蹲下去把男人翻过来,才发现这个男人,哪怕这会儿身体不适,面目些微狰狞,却还是眉宇端正宁和,不失气度,说:“看着也不像那等为了肉欲就乱嗑药的啊,大人,这样的容貌,就算是那种勾勾手指一堆人抢着伺候的吧?唉,难不成这就是他们中原人说的人不可貌相?”

雪祭司捏了捏右指尖,阿顽还要说什么,她却问了一句:“看着可是比本座大?”

“是的。”阿顽点头。

“样貌也是一等一?”

“是的。”阿顽眼睛也亮了起来,“大人莫不是想?”

雪祭司还是很冷静的模样,不过眼睛越发亮了:“就他了,拉走。”

阿顽“哈哈”高兴起来:“好嘞,大人可算找到宠物了,可不要再被那些人笑了,阿顽这就给大人拖回去。”

阿顽个头小小,却是一手一提,就将地上身高近八尺的大男人扔到了肩膀上,欢乐地送到对面竹楼里去了。

白遇迷迷糊糊的,被扔在竹床上时,疼的有一刻的清醒,费尽力气睁开的眼,只看到一片红,然后就是天旋地转,说不清的疼痛还是什么的,只觉得被眼前的红刺得眼泪都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