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八章 不一样/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丞相的最后一个梦里梦到的是傻宝,她还是那个由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拔起来的白白胖胖的小团子,彼时正赖在他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回头看她威武不凡,龙行虎步而来的父王,等到承业帝走到廊下伸手要抱过她的时候,她却是小脸一扭,趴到了自己的怀里小屁股对这一脸黑线的承业帝,承业帝气的跳起来,大头直接戳破了廊顶。

然后他就笑醒了。

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耳边是风吹过竹子缝隙的声音,轻柔的而带着某种说不出来的节奏,合着似钟声又似铃声的古典音乐,让空气都变得温柔起来,仿佛母亲在轻轻的抚拍,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什么朝廷大事,百姓民生,仿佛都随着这声音远去,只觉得这一刻的胸怀无比的宽阔,整个人得到了新生。

“大人。”要不是旁边传来这犹犹豫豫的少女声音,丞相或许会一直这样踢下去,迷失在这带着某种魔力的音乐里,“您的宠物是不是心眼儿太多了呀?往日里,不管是谁听到您这祭司曲之后,哪个不是感动的痛哭流涕五体投地,按照道理说这一类人的话都是能够接受感化,能够被改造的,还是存有善良仁智的,像今天这般,先是听着听着给笑出来,然后就无动于衷,只是一味沉迷于此的倒是头一回见,只怕不是心眼太多,就是个没心的呀。”

白遇眼神慢慢清明起来,嗯,本相是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你一个扎了上百个小辫子的黄毛丫头计较。

雪祭司懒懒地扔了手里的琉璃管子,推开面前的三角铁架,乐声一停,空气就开始变的焦灼。

“要心干什么?”雪祭司额角的火焰花今日格外地艳丽。

看向白遇时,白遇只觉得自己都要被烧死了。

“大人,您别吓他了,可怜见的,发烧了三天三夜了,阿顽晓得了,他不是没心不是多心,是烧成傻子了。”阿顽可惜地摇摇头,“多好看的宠物啊,就这么傻了,昨天还有一个丑的目不忍视的人来偷他呢,大人,往后要是他傻的不会迟到不会如厕可怎么好啊,是不是还要阿顽我来喂,还要阿顽我来把屎把尿啊?”

白遇:…这个丫头的戏不是一般的多,希望主子靠谱点。

结果,那主子很懒懒地来了一句:“真要不中用成那样,就拖出去剁了当化肥,换一个新的来。”

白遇:…本相觉得还是继续晕过去的好。

阿顽拍了拍白遇的脸:“傻了没傻了没?”

白遇淡淡地看向雪祭司,有没有被本相的威压吓到?赶紧放了本相,别欺负本相现在嗓子还没好。

雪祭司疏离地看回来,看了一会儿,挥挥手,阿顽就出去了。

白遇眉头一跳。

雪祭司坐下来,红色的水袖一甩,白遇就觉得自己全身一凉。

接着也能讲话了,这才知道,嗓子没有彻底坏了,只是被禁锢了声音。

“祭司大人,你好,在下白遇。”

雪祭司皱眉,一挥手,白遇又不能讲话了。

白遇很努力地把眼神放温柔再温柔,可是耳根却是越来越红。

雪祭司低头研究了一会儿这具肌理分明,坚韧有余的男人身体,满意地点点头,心情也好点了,才挥手又让白遇说话。

白遇却不晓得说什么了。

“叫吧。”雪祭司按到了某处。

“唔。”白遇冷不丁受到一击,果然哼唧了一声,立刻地就咬死了牙关,握紧了手腕上的细链。

雪祭司于是加重了力气,逼的一向很有涵养的白遇差点爆粗口。

堂堂丞相大人,何曾受过这般折辱。

“祭司大人,呵,真是,唔,与传闻中,呵,不一样。”

雪祭司才不理他,谁在意宠物的心情,玩弄了一会儿没了兴致就擦擦手走了,白遇气的晚饭又没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