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五章 靳戈的蠢/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起来靳戈为什么突然暴躁呢,实在因为这天碰到的事太让他世界观跌破,简直要怀疑自己前几十年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事情是这样的,他这个装养伤也装了好些天了,其他知情人腻不腻他不知道,反正他自己已经无聊到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在单独的营帐里上蹿下跳恨不得蹦上天,听着外面将士们的操练“嘿哈”声,心里一直长毛长毛,一听到口令声,反射性就想像当初在元帅俞魁手底下一样立正,竖枪,冲冲冲,特别想出去跟着大家一块在黄土地里滚,那才是军营男人该有的生活,而不是他如今这般每天被人伺候躺着吃喝,就差屎尿都有人给把了。

夜里生是看出苗头的,尤其在他一次撩起来帐门偷看外面广阔的蓝天被自己抓住时,夜里生就开始时刻盯着这位将军,现在各位副将军师都在策划搞离间计,打算派人去赫野高层放出启宋意图归顺大贺,战场故意放过大贺主将,战后还无条件送吃送喝的消息呢,可不能这时候让启宋知道靳戈从头到尾在骗他,不然启宋绝对分分钟打过来信不信?

所以夜里生实在自己没时间时也会派人盯着靳戈,严防死守,不许靳戈出来。

靳戈这个人,其实性格平日里都是个乖宝宝,尤其对上承业帝元帅丞相太师这些真正顶起来大贺的人,那绝对是他们让吃干的,他肯定不喝稀的,但是,旁的人,尤其是跟自己过不去还没做什么什么值得让他敬仰做为榜样的人,他还是很有叛逆情绪的,比如这回神经大条的他破天荒得敏感地发觉了夜里生等人的意图,整个人都不好了,你看看,看看,就说他们跟过来是为了继续跟自己过不去吧,不然哪家的属下敢看着将军的?就像之前在大贺,处处下绊子要对付本大人,呵呵,也不想想哪回本大人不是破局了,这回也拦不住。

夜里生要是知道他们家大人都经过一场战事了,还是固执地认为他们是来跟他过不去的,估计会哭死。

靳戈脑子还是很好的,不然当年运气再好也不能放到兵部尚书,所以想看住从十来岁就开始在军营混的他,再来十个初入军营的夜里生也没用,他很是了解这种军营帐篷的构造,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他就把自己床脚的一个帐篷搭头解了,麻溜地就滚出去了,出去了也是知道军营布局图的,躲着巡逻队,顺顺利利就跑出了自家的大营,然后就开始了悲剧。

他一出了军营,很有一种放飞自我的快乐感,找到一片靠水的沙地现在上面打了个滚,把娃娃脸埋在沙子里蹭了又蹭,感觉自己那颗男儿心都满了,于是,继续蹭,蹦完了又豪情满怀得打算在大冬天来一个冬泳自我展示一下男儿气概。

所以他把自己扒了个精光,“啊哟”怪叫一声就扑进了河里,欢欢乐乐地洗白白,一边游一边洗,不晓得冷的还是刺激的,四肢抽抽扑了大片水花,扑着扑着扑到了一块铁一样硬的东西,想抓起来没抓得动,天黑,眯着眼仔仔细细看了看,隐约看着竟是一个比自己还高的男人,眼睛有点长,鼻梁很高,下巴不晓得为什么感觉绷得特别紧。

“你也是偷偷跑出来洗澡的?有点本事啊,夜里生布置的守卫真是一般般啊。”靳戈说。

对方拍拍他的手作为回应,顺便拍掉了他在人家腹部的手。

“你怎么不说话?你放心,不要怕,出声也没关系,我是将军靳戈,夜里生也得听我的。”

对方还是不说话,靳戈就自己在旁边浇水洗澡,一边还唠嗑:“可是憋死老子了,天天闷在里面,都怪那个启宋神经病,没有一回见他是正常的,最近还神经病地送礼,不晓得这会引起帝王猜忌哦,都不晓得说他笨还是笨了。”

对方更加沉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