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八章 偷出来/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宝看着脚步虚浮的丞相扶在摇摇欲坠的竹门上时,才回过神:“猪猪,努肿的不消息哇。”

原话是,叔叔,你真的不休息了?

丞相被外面的凉风一吹仿佛才真的清醒过来,原因是,外面那本以为是黑漆漆暗沉沉的黄泉路,此刻竟然是火光冲天,好吧,目测那火光至少在三五里开外,但是火光照映出来的宫楼重影,还是让他瞬间反应过来,这还是乌喜,不然哪里还会有这般简陋的宫殿?

丞相很想拍额头叹息一下自己才被折磨几天就变得这般神思恍惚了,闭了闭眼,再睁开又是那一派光风霁月,飘逸如仙的模样了。

“尚不知这位兄台怎么称呼,白某此番能,”

丞相还没说完,就被这位“猪头兄”扑过来抓着胳膊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想捂衣服,实在是过去那几日后遗症还没过去。

过去那几日他昏迷时如何并不太记得清楚,但是只要是清醒或者半清醒的时候,眼前就是那让人心悸的红,犹如洪水将他冲垮,生平实实在在头一次感受到那种绝望和无可奈何,就连当初爷爷离世,承业帝初登基啥都不行,还冒冒然跑出去打仗,丢下他一人面对那偌大的朝堂,他硬是一人之力镇住整个朝堂,供着承业帝在外折腾,也不曾这般狼狈过。

二宝此时眼里有泪光再闪,千言万语都憋着,就怕一开口全给泄出来。

太欺负人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毁容,声音也坏了,就这个样子跑到他亲爹娘跟前说不定他那时常抽风的父王还要说一句“哪来的猪头,还不叉出去,没得脏了孤的眼睛”,她娘还要微蹙着好看的眉眼,嫌弃地说“也不知哪家才能生出这般丑的娃。”

可是面对真的被人,还是被熟人,尤其丞相这样几年来每天见面,都叫了叔叔好多天的人都认不出来的事实,二宝真的还是很打击的,这要是以后都这个猪头模样,简直不如不活了有木有,真的不是只有女子才注重容貌的,男的也重视啊,尤其他这样从来帅的人神共愤的男的。

二宝悲伤过后,心里开始有点扭曲,开始找转移愤懑的对象,那就是丞相,你看,是他把丞相救出来的,丞相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以认不出来?绝对是故意的,趁机奚落自己的有木有?没看父王基本每天都买念叨丞相一肚子坏水吗?

丞相看着悲愤的眯眯眼,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来当年还是七皇子的承业帝惹恼了先帝,让先帝亲自动手打了一顿,结果因为承业帝跑得太快,先帝打不到,气的先帝喊着暗卫一块上去按着揍,然后也有了如今这相似的眯眯眼。

丞相脑中一闪而过什么,然后整个苍白的脸就开始生动起来,微微的扬唇让他温润的气质彰显无疑,只让人觉得把心肝扒给他。

二宝就知道被认出来了,可是突然觉得还不如认不出来呢,似的扭头不看人。

丞相看难得闹别扭的二宝也是好笑,到底还是个孩子,很是在意容貌,转移话题说:“傻宝那边怎么样了?”

二宝哼哼唧唧说话,丞相一边听一边艰难地自我翻译,总的来说,就是地牢那边出了状况,估计是傻宝他们已经出来了,惊动了整个皇宫还有五星神教,那个雪祭司也被人喊走了,所以他才有机会把丞相偷出来。

一句偷出来,让丞相脸色微微变了变,恍惚记得最后一次昏迷时还被那个祭司扒光了。

丞相恼,特么就跟没见过男人似的。而且,而且都不知道省着点用么,一次性用坏了多可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