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二章 全名/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遇一手撑着下巴坐在床头,一手拎着棋子自己跟自己下棋,仿佛置身落英缤纷的树林里,悠然自得。

毕竟为了生存,已经又假装屈服配合了三五天了,人啊,好多时候,装着装着就成了习惯,然后就开始分不清真假了,丞相自问,也说不清这会儿的闲适有多少是装的多少是真的不在意了。

身边的雪祭司侧躺着,一手枕在头下一手随意放着,还在闭着眼休息,微微卷起来的睫毛如花卷一般,显得瓷白的脸更加精致。

太阳到了天心时,丞相转头轻声喊了下:“该起了,不然午饭要过了。”

雪祭司懒懒地伸了伸懒腰,眼睛还没睁开,随意放着的手已经伸到了丞相的宽大的袖子里,因为丞相已经好多天没有完整的内衫穿了,外袍的宽袖进去,摸到的就是细腻而有力的小臂。

丞相:…下巴都撑不稳了怎么破?

雪祭司闭着眼摸了一会儿,不满意,又继续往上摸了摸,丞相半个身子都开始麻了,深深觉得自己是又被下毒了。

丞相面色如常地扔了棋子,转身直接将轻薄自己成瘾的女人拉起来,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袖子里拉出来,看她不满意地皱眉,好声好气地说:“知道你突然稀罕男人,也不怎么在意我身子会不会垮,但好歹,爱惜一下自己。”

雪祭司慢悠悠地睁开眼,闻着男人这么多天,通身都没能散尽的似墨非墨,似兰非兰的冷香,舒服地不想起来,动了动身子,窝进了男人怀里,带着一点鼻音:“是你武功全废,本座毫发无损。”

丞相脾气再好都想暴走,哦,你还知道咱武功被全废了?你就没一点心虚?

“女儿家,身子骨总归娇弱。”丞相耐着性子,声音低了些,“况且,你一直没,避孕吧?”

雪祭司点点头:“啊,说不定已经有了吧。”

丞相:…你为什么能说的就好像一锅烧饼要出炉一样?你真的还是个姑娘家吗?

“跟我一块去了也挺好。”雪祭司理了理自己的红纱袖子,“本座曾经在想,为什么当初阿娘不带本座一块走呢,为什么阿爹要骗我说他要去最中原最遥远的地方买一根需要花上十年才能买回来的冬霜糖呢?明明本座去了中原来回才花了几个月,所以,”雪祭司起身,曳地长长的裙摆飘起,“如果有了,去哪我都会带着他的。”

丞相一时间笑不出来也接不上什么话,鬼使神差问了一句:“那你会带上我吗?”

雪祭司赤脚踏在墙边的一只红色手鼓上,顿了顿才开始用脚尖踩点:“你是谁呢,本座至今,都不晓得你的全名。”接着就在巴掌大的手鼓上旋转,速度越来越快,犹如狂卷风,让丞相眼睛跟心都风中凌乱了。

“我叫,白遇啊。”说好的大贺丞相天下皆知呢?

“那你,到底要去哪?”在急骤的鼓点快到极致时,丞相有一种眼前的红真的烧起来的感觉,仿佛浴火的凤凰,那么的绝望和倔强,喃喃地问出这么一句。

雪祭司汗水湿了大半的红裙,半伏在地,很认真地转头说:“我要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