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七章 各司其职/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跟萌萌玩了半天,七巧板都拼了几十种图案了,她才看到萌萌一直支着的那根手指上面有两个小牙洞,之前二宝舅舅给人家包的布条因为实在太丑,萌萌自己都嫌弃,一把就给扯掉了,刚好不影响她玩纨绔。

苏倾钰确定了那伤口没大碍后也就随她去了,坚决不承认其实心里头是这么想的,要是这伤口要紧,就霍水跟他抢闺女的劲铁定老早就给上药包扎了,肯定不会让萌萌随便跑出来的。

傻宝丢开七巧板,抓过萌萌的小胖手,仔细看了会儿,说:“萌萌,是不是你知道自己的手指就跟没眼睛的蚕宝宝一样难看,所以又给它搞了两只眼睛?”

萌萌单着手继续拼七巧板,被抓的小手也没用力,随便她娘玩去,不然弄疼了她娘,她爹又要教育她,忒麻烦。

傻宝看萌萌不理她,不高兴地拿开了萌萌玩的好好的七巧板,萌萌金色的眸子睁大,迷茫地抬头看她娘,说好的一起玩耍呢,你玩你的我玩我的不好吗?

傻宝捏了捏萌萌的手指,虽然没毒,但是到底被咬了,还是有点疼的,萌萌小脸皱了皱,有点委屈地看着傻宝。

二宝原本在一边沉默地看着姐姐跟外甥女,这会儿看他姐姐果然又欺负外甥女了,立马说:“姐,别捏萌萌的伤口,会疼的。”

萌萌配合地“丝”了一声,转头面无表情地朝她爹那边喊了声“爹爹”,苏倾钰利索地丢下纨绔就跑过来,哎哟,才离开这么一会儿,娘俩怎么又闹上了,真是一刻没有咱都不行,这甜蜜的负担哟。

过来一看,闺女受伤的小手正被傻宝捏着玩,不流血的伤口周围都泛白了,一看就很疼。

“宝宝,萌萌真的会疼的。”苏倾钰说。

傻宝看相公责备的表情,也委屈:“阿钰,我没欺负她。”

苏倾钰又心软了:“好好,没说你欺负她,我知道你也难过她手指伤了,不过伤口不能这么看的。”

傻宝说:“这是伤口?谁伤的?她的指头不灵,不能戳翻人了吗?”

萌萌坐在爹爹怀里,举着小手,严肃着脸却很认真地跟她爹炫耀:“虫虫,咬,包,师父,不要,要,爹爹”

赫连莫立马翻译:“长欢今天故意让黑蝎子咬了,拒绝国师的人给她包扎,坚持来找你们,国师没办法,就让她来了,这个就是指东打西。”

苏倾钰:…什么指东打西,真当国师跟你们一样幼稚看不出来你们的把戏,其实你们这应该叫苦肉计。

但是这不影响苏倾钰夸奖自己闺女,而且总有一种衣钵有人继承的诡异成就感是怎么回事?

“我们家萌萌真是太聪明了,这么小就能想出这么厉害的法子,爹爹真的太骄傲了。”

萌萌被夸了,小脸还是那么严肃,一本正经地点头:“嗯。”不知道那傲娇的小表情有多神气。

“噗”二宝都忍不住笑了。

傻宝就觉得萌萌这神气的模样似曾相识,也不知道想到什么,扑过去搂着萌萌在她脸上啃了一口,扑的苏倾钰差点没接住娘俩。

萌萌愣了愣,回啃了一口,傻宝满意地点头:“下次谁咬你你就咬回去,咬不动的留着让阿钰给你去咬。”

“嗯。”萌萌继续一本正经点头,其实她都没怎么听得懂她娘说的话。

“你说虫子咬你啊,我有吃虫的蟾蜍,蟾蜍最会吃虫子,比青蛙还厉害的,萌萌你不要怕,下次直接放蟾蜍。”傻宝跑到南宫邢跟前,侍卫大立马用刚刚扫地的扫把把还没清醒却死活不肯松开怀抱的南宫邢翻个身,利索地就把那只半死不活的白玉蟾蜍倒提出来。

已经努力了半天的任晋晋,看人家侍卫大轻巧就拿走了她废了半天劲都没用的东西,就觉得世界没有爱了。

傻宝提着白玉蟾蜍一只腿回去,塞到萌萌腰间挂着的金丝耒起来的小笼子里,那里面还有两只挺大的黑虫子,是霍水给萌萌养着玩的。

萌萌低头就看到没盖好盖子的笼子里,那只半死不活的蟾蜍突然就精神了,舌头一伸一卷就把两只虫子一块吃了,很是惊讶,抬头给了她小气娘一个露齿的笑。

萌萌就决定这个蟾蜍很不错,以后霍水再让她分类虫子时她就让蟾蜍多吃掉一些,少费点力气。

没多久,国师大人又亲自来了,萌萌再次被带走,苏倾钰等人倒是被留下了。

霍水临走前,苏倾钰问他:“你图什么呢?”

霍水如远山千雪,放空了自己一会儿,他也不知道自己图什么啊,想了想,说:“日月之行,自有其轨,庸庸万物,各司其职。”

傻宝没听懂,等霍水走了以后,才问苏倾钰:“祸水说的什么话?”

苏倾钰笑眯眯地说:“他就是说他自己是个没理想没追求,就晓得按着人家给的轨迹跑的蠢蛋。”

傻宝点头:“嗯,我看他也不像聪明人。”

苏倾钰就抿嘴一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