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四章 话多了的雪祭司/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祭司不开心的后果挺严重,一盏茶不到的时间里她拿着打开了机关,淬满了毒液的鞭子抽了从阿顽被打就傻掉的少年身上上百下,手法太快,抽人时手腕转的都是影子,一看不过来时那影子就成了无数花的模样,重点抽下去还没啥声音,都是“噗嗤噗嗤”切肉似的声音,要不是地上的人不停地滚来滚去,可能就觉得雪祭司翻着自己手腕练舞呢。

可怜的少年,到最后是连假哼都哼不出来了,身下鲜血淋漓不说,皮肉没有一块好的,空气里都是人肉被腐蚀的酸臭味。

白遇表情终于变了,眼力很好的他看了这就差抽出内脏的血肉横飞的血腥现场,胃里都开始翻滚了,原本还想阻拦的心都被打没了,继而就凉透了,总觉得这个少年的今天会是自己的明天。

而阿顽那边早就抽抽地倒地,吓得半晕过去了,被这血腥场面震惊到的,还有门口还没来得及进来的一批气势汹汹的乌喜皇宫的人,他们因为今天祭台那边出了白玉蟾蜍事故,准备过来质问雪祭司为什么不上交蟾蜍反而随便送给奴隶玩。

领头的大王子堪堪抹了把头上冷汗,朝旁边身板就他一半,腿肚子都开始打颤的二王子说:“作为,作为王兄,此次的功劳,嗯,都给二王弟了。”

话一说完,就带着自己那半路非塞人家正经拿着乌喜王旨意过来的军队里的十几个人,麻溜地转头就走。

二王子心里恨死了,憋了憋,在一个谋士说了一句“大蛇太急吃不到好田鼠”后,很是爽快地带人走了,回去就告诉乌喜王,今年剩下的白玉蟾蜍又被雪祭司霍霍了,刚刚去,一院子的血肉模糊,血腥味隔了二里地都能闻见。

这话真心是实话,白玉蟾蜍给奴隶玩不就是瞎霍霍吗?刚刚祭司所里确实是血肉模糊啊,所以二王子不慌不忙。

乌喜王气的哼哧哼哧,又派了一个仆人去探探情况,结果那人才跑进神教门口,就闻到了那股子说不出诡异恶心的血腥味,心里头突突,一想到今天祭台建造场地上的事故,据说雪祭司的白玉蟾蜍闻个味道都会死人,他就立马头也不回地回去跟乌喜王说,都是真的,今年雪祭司还换了玩法,味道可臭可臭了。

乌喜王只得作罢,身边露着肚皮的美艳妃子在二王子一个隐晦的眼神过后,立马开始各种撒娇,还蹲在地上用老大的胸脯对着乌喜王大腿蹭啊蹭,周围黑黑的,乌喜王趁机摸了一把爱妃,也没心思再管已经注定回不来的白玉蟾蜍,大家听着暧昧声音都很自觉地退下了。

这边雪祭司也就打了一盏茶,她可数着呢,一百鞭子,左翻三十,右翻四十,上翻十,下翻二十,刚好一套锻炼手腕的操做完,打完了就扔了鞭子,拉着脸色不对,身体有点僵硬的白遇就进了房,想了想又回头跟在地上抽抽起不来的阿顽说:“别让他死了,这是给白遇的新玩具。”

白遇猛地反手抓着雪祭司的手腕,哑着声问:“玩具,我的?”

雪祭司又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刚刚打人时跟直柱似的目光如今也弯了下来,点点头:“嗯,你的玩具太少了。”

白遇:“…”人能当玩具吗?那是随便玩的吗?还有说好的新宠物呢?这熟悉的挫败感来的好突然。

阿顽一听大人还吩咐自己事情,立马激动地磕头应下了。

进了房,白遇还云里雾里地问:“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找,额,玩具?”

雪祭司从一旁盒子里拿出来放在卧室里唯一的一颗夜明珠,放在桌上,看了一眼红泥小火炉。

白遇默默走过去给人煮茶,当初煮茶一是为了练心性,二是为了让自己形象更符合睿智型人物,诚然,也确实为后来唬住很多有才有智有勇有谋的人才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却不料,有一日还能成为在一个女人手底下讨生活的手段。

雪祭司在他对面坐下来,一边继续翻了会儿自己的手腕一边回答刚刚的问题:“阿顽说,你就只有黑白石头的玩具,别人家宠物都有虫蛇漂亮衣服什么的,你挺可怜。”

白遇:…我有黑白石头就够了。

还有,你今天话变多了。

“我想了下,别人家的宠物后头还会跟着一两个小奴,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好像还能扎针喂药给小蛇咬,玩法可多了,刚刚那个玩具在圣女所那边就有人打他,他自己也说好多人喜欢欺负他,那肯定是很好打着玩的,他们说不要了我就给你带回来玩了。”

白遇:…我有黑白石头就够了。

还有,你今天话果然变多了,我有不详的预感。

“阿顽的话你不要听,你不需要跟那个玩具打架,你高兴了打他就行,他不乖你告诉我,我再给你打他一顿,阿顽要是敢不给你饭吃你告诉我,你有我这个主人呢,祭司所我最大。”

白遇:…我有黑白石头就够了。

还有,我大约知道你说这么多是想暗示我抱你大腿,不就是昨晚拒绝了你梅开三四五度么?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了?”白遇问,把突然两个字吞了回去,听着就跟人家真的一直对他挺好一样。

果然雪祭司眼皮都没掀,不过心情不错:“你是我的宠物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