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五章 宠物理论/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安静了会儿,白遇安静地煮茶,雪祭司安静地翻手腕,随手拿起来一边的小鼓还会拍出来一串很欢乐的“咚咚”声。

茶气氤氲时,白遇柔声问:“阿雪,我之于你,只是宠物吗?”

雪祭司睫毛一抖,有点迷茫地跟着念了一声“阿雪”,顿了顿,又说,“阿爹也曾这么叫我的。”

白遇:…我不是你爹,求你搞清楚我话里的重点。

“你有过几个宠物,又打算有几个?”白遇换了一个问法。

雪祭司被茶香浸润得眼睛润润的,喝了他递过来的茶眉毛展了展,心满意足的样子。

“我阿娘说,宠物在精不在多,中原有一句话叫宁缺毋滥,慢慢挑,不要着急,一定要挑到最优秀的,然后驯的听话了就对他好一点,他会安心跟着我不跑,那时候我就会不孤单了,如果不是最好的最后只会是白费心血得不偿失,而如果是最好的却驯服不了的也一定要丢开,总会找到下一个最好的。

但我阿爹说,如果我真的挑到最好的宠物就不要挑别的了,再好的也不要挑,如果驯服不了,要相信只是时间问题,慢慢驯,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五年十年,没有一个宠物最后能拒绝真心爱自己的主人的,不然我最喜欢的宠物会难过的,而如果我让我最喜欢的宠物难过,那我又不算最喜欢那个宠物了,这是自打脸的事,不是人干事。”

白遇眼睛也被茶的热气熏到了,眼睛也润润的:“那我,就是你挑了这么多年,挑出来的,那个最喜欢的宠物吗?”

雪祭司有点小骄傲,矜持地点头:“凑活吧。”

白遇就展颜一笑:“你阿爹阿娘一定很爱你。”

也一定很相爱,也一定爱的很艰难,话说这个宠物理论真的是很让人哭笑不得啊,白遇猜测雪祭司的父母要是知道他们的女儿长大后变成如今的模样性情,肯定还是会后悔当初没说正常话的。

乌喜前一任祭司是献给神,浴火仙去,据说为了纪念她还将祭司之位空悬三年,乌喜前一任守护神却是因冒犯神而被神降下惩罚惨死,据说曾经企图毁灭神的真身。

雪祭司自然点头:“我阿爹背着我走地下宫走到了十岁,阿娘不准他再背之后,他就让我坐着他的麒麟骑,他拉着麒麟带我走地宫消食,我阿娘每天都给我编五十个辫子,一天不落,直到她跳祭焚舞。”

不知怎么的,白遇突然伸手抓住她还空着转着手鼓玩的手腕,说:“不跳祭焚舞了好不好?”

雪祭司手停住了,说:“可是我等这一天已经十五年了。”

“那再多等一年行不行?”白遇脑子已经翻出来大贺跟西罗联手灭了乌喜的千万种方案。

雪祭司说:“为什么呢?白遇你不要急啊,等我去跳祭焚舞,你就去我今天带你去的地下室啊,你就可以回你的大贺了,我放会发光的珠子的那个暗格里还有机关,那是通向地下宫殿的,那里可以到达乌喜皇城任何一处地方,你要救傻宝他们都可以,嗯,我知道你肯定记得路的,不过你还要记得,我跳舞那天一离开祭司所你就要去啊,不然他们肯定会来抓你的,

你不知道我今天在圣女所那边又看到你画像了,画上的你是十多年前样子的,画的标注你是大贺的丞相呢,难怪我看到你那天就觉得眼熟,我小时候阿娘给我看过的,说是那时候大贺皇帝为了跟她换一次大军喘息机会送的美男图,阿娘当时还说让我以后就照画上的标准找呢,找不到就直接去把画上的人给我抓回来当宠物,不过后来她离开之前都没来得及给我抓人,那幅画也再没见过了,也不知道最后怎么到了圣女所去了,今天还有人问我画上的人跟你像,我说不像,画上的人比你好看多了,不过以后你出去要跟着我,乌喜很不喜欢大贺的,尤其讨厌把持新皇朝堂三年还不谋朝篡位,真心蠢的不行的大贺丞相。”

白遇脸色可精彩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哭该笑,什么意思啊,自己老了没以前好看了吗?原来自己还挺天下皆知的啊,尽管在乌喜拉的都是仇恨值,不明白怎么把持朝堂三年就必须得谋朝篡位了,好吧,在乌喜这样直接到野蛮的国家应该不适合宣扬君臣之义,忠君爱国之类的美德。

另外可算是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个懒的不行的女人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愿意跟自己说这么多话了,感情是为了一张画,又难怪挑人挑的这么长时间这么漫不经心的雪祭司,那日就突然把中毒的自己拖回房里破了色戒,说到底,自己这回是被自家那立志坑死自己的陛下给真坑了。

白遇决定收回刚刚在门口那些给他们家没良心随时随地卖自己的陛下的所有赞美。

什么距离产生美,臭狗屎离得再远看着也是一坨,永远别期待它能一个变成一朵花。

就寝时,雪祭司就觉得白遇不对劲,具体是哪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主动给她梅开三四五度,最后外面天都蒙蒙亮了,被她一巴掌拍翻按到被窝里才算完。

就这样了他还在困得不行的她耳边嘀咕什么“大贺的山可高了,水可绿了,人可好了”,“我家可大了,到处都是八角宫灯,六角十二角都有的,发光的石头铺了一路呢”,“你以后也多跟我说话”,“你看我是大贺丞相,再多等一年多好”,“天亮后不要突然消失”,雪祭司烦不胜烦,白皙的右手一甩没变成黑色,反而变成了红色,指甲里就魔术性地多了点东西。

雪祭司直接一把哑药甩过去,世界才算彻底安静了。

白遇囧,特么竟然被承业帝以外的人嫌烦了,真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