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六章 美食的差距/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遇一惊而起时,发现身边果然没了人,一向温和的脸因为刚醒没来得及戴上微笑的面具,居然是冷冰冰的,过了会儿,他抬手捂了捂脑门,再放下来时,又是那个贵气儒雅的白衣丞相了。

起身拢了拢衣服,走到门口时,跑过来的阿顽到了跟前,就低着头恭恭敬敬的问候:“大人安。”

换了的称呼让白遇多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今天没穿什么红的花的,而是很简单的黑色乌喜民族服饰,对襟扣着都是黑的,脖子上累赘的银项圈已经尽数解除了,难怪刚刚一路跑过来那么安静。

白遇点点头,这动作做的相当的高高在上,毕竟已经做了几十年了。

“花伢子还没醒过来,大人在此之前有事可以吩咐阿顽。”阿顽整个人都被泼了油墨一般,一夜之间变了样。

白遇叹一声,阿雪真是作孽,多好一孩子,一顿鞭子就把人性子生生扭曲了。

“你们家祭司大人呢?”白遇淡淡问了句。

阿顽回道:“大人在厨间,说要给她的好朋友挑一个最大最漂亮的碧玉蟾蜍。”

白遇:…说出去谁会信,让所有乌喜人红眼的碧玉蟾蜍,竟然是在厨房的水缸里养出来的,说出去会让多少养殖户哭死密室里?

所以说,真的不是乌喜王派来的密探不给力,看不到找不到偷不到祭司的一只蟾蜍,而是他们祭司脑回路真的太清奇,养殖的地方太匪夷所思。

白遇过去时,一身火红的雪祭司还懒懒靠在那个直径一米五二水缸边上,拿着一个小网兜一个个捞蟾蜍上来比较,搞得那些本来很安静的,游泳都是侧着游,力争做蟾蜍中贵族的碧玉蟾蜍,也终于沦为了跟田间蟾蜍的近亲,青蛙,一样聒噪,“咕咕呱呱”叫个不停。

突然有点心安,到底是守信没有一早不见人,于是心情更好了点。

白遇看看这个不大不小的厨房,还算整洁,随处放着乌喜上层人物才能享用的食材,花瓣,所以厨房里没多少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味道,反而是花香更浓。

雪祭司看白遇过来了,还问了一句:“你要不要玩?给你捞两只,嗯,今年养的比去年多,能吃好几顿了。”

“饿了?”白遇问。

“有点。”雪祭司想了下,感受一下肚子,应该是饿的,点头,“等下去厨神那边找点吃的,你想吃什么,给你带。”她们祭司所是在是除了炸花瓣就没别的了。

“八宝鸭,茯苓饼,四喜丸子,茶酥乳鸽…”白遇眼不眨地报出来一串菜名,还有继续的趋势。

雪祭司却是眉头慢慢皱起来,打断白遇:“这些厨神都不会。”

“那会什么?”

“炸蝎子,醋溜蛇段,蒸鲍鱼,煎蚕蛹。”雪祭司报了几样。

白遇嘴角一抽:“那谢谢了,我觉得炸花瓣就挺好了。”

这应该就是美食的差距了,白遇是个很有教养的人,不会随意否定自己没吃过的东西,不过他也不打算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