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八章 抓真的/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萌萌这几天往王宫跑的次数变多了,主要因为她爹娘都被长公主给关了,因为跑的太勤,这也引起了乌喜王的关注,他就悄悄让人去查为什么少司命那么喜欢那群水货。

其实乌喜王最想不通的事,为什么国师大人会选择这样一个其实不大能分辨出来是男是女的小娃娃来做这个少司命,这个少司命心不甘意不愿的,国师大人还千般哄万般宠的,搞得他本来想暗地里运作将自己看中了某个小孩,塞进去做生命的计划给破产了。

其实他也很多次想要暗搓搓的把少司命给弄死,不知道怎么的,每次派出去的人就再也没见回来复命过,就算派人出去打听上一拨人的消息都没有一个能见到回来的,这样乌喜王相当的心寒,他开始盘算着到底是谁做的手脚,首当其冲的肯定是国师大人,然后他又开始忧愁,国师大人会不会反感自己插手他的决定,竟然再也不愿意认真去夜观天象,给自己最正确的指导,但是观察了几天之后,国师大人好像没有发怒的迹象,他又开始往外排算其他人。

在二王子有意无意的引导下,他开始观察自己的长公主,所以趁着这几天少司命老过来,他就打着招待少司命的旗号,给长公主的院子里加派了许多的人手,目的就是监控他们到底在做什么,是不是长公主真的背叛了自己?

观察了几天,乌喜王也就确定了少司命肯定跟他一群水货是一伙的,长公主跟祭司大人这是一群水货,包括少司命都是冒充人家公主的水货,很多时候精明起来的乌喜王都觉得他们是把自己当成草包傻瓜呢,哪里来的那么多水货,又没有在外面查到其他潜入到乌喜的西罗皇家人,连个嫌疑人都没有,但他又没办法往其他地方查,因为无锡已经跟西罗再次开战了,现在也只有果实能够知道真相,但不敢直接去问国师,你是不是把帝国的公主领过来打算当我们乌喜的少司命,让西罗不费一兵一卒的,把咱们屋企收入囊中?

这话能问吗?只怕问完之后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根本就不要国师亲自出手,那些崇拜国师的人,每人一口唾沫,就能把自己给淹死。

所以乌喜王好忧愁啊,所以在听到大儿子又巴巴的拿着自己养了好多年的小花蛇去送给美人讨欢心的时候,怒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让人把大王子拖过来结结实实地打了一顿。

堪堪一头雾水,很想问乌喜王,父王,我不过就是追求一个美人而已,你怎么就发这么大火了?话说你当年为了讨一个美人的欢心,都能把自己的儿子送回去给人家玩,我就送一条小花蛇怎么了哇?

乌喜王问被打完之后,身体暂时残了一般,但是目光却是相当不服气跟执着的堪堪:“想要小美人?”

“不。”看看很有骨气的回答。

乌喜王肥胖的身子僵了下,油腻腻的脸上那都快看不清那两只小眼睛露出了疑问的光芒。

然后堪堪说:“宝宝是大美人。”

“…。”乌喜王突然就什么都不想跟他讲了,这还是他儿子吗?都已经被一个美人给迷的不知道谁是谁了。

乌喜王深吸一口气,然后心平气和的继续跟这长得跟狗熊似的大儿子说:“好,大美人,那么你想要这个大美人吗?”

堪堪牛大的眼睛泛出了红光,都有点语无伦次了:“父王,真的?真的啊?儿臣就知道您是最爱儿臣了是不是,哈哈,你真的要把大美人给儿臣吗?”

乌喜王只觉得大儿子这眼冒红光,猥琐的有点惨不忍睹。

“嗯,只要你能找出来真正的西罗王,那个大美人就是你的了。”

原本被打的躺在地上装虚弱博同情的堪堪,一下子跳起来,丢下一句“父王可记着您说的话,不许反悔啊”,就一阵风的跑了。

乌喜王气的脸上的肥肉抖了抖,问旁边下奴:“孤王以前有过说话不算话的时候?”

下奴心里嘀咕一声“那可多了去了”,脸上却是笑的,比那个太阳花还要灿烂:“大王一言九鼎,从来没有过。”

乌喜王这才平衡点。

然后没过两个时辰就有人禀报他,说终于发现了真正西罗皇帝的行踪,大王子已经派人去抓了。

乌喜浑身肥肉又是一抖:“当真?”

“真。”

“难不成孤王那个熊一样没脑子的大儿子,平日里的憨厚都是装的?没想到还有这么得力的时候”乌喜王疑惑。

下奴立马拍马屁:“大王的儿子哪有不得力的。”

这话听的舒服,乌喜王给了下奴一只毒寡妇做奖赏,下奴喜了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