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五章 关于让路/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萌萌出了国师所里霍水的院子没多久,头顶的星空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运行,正真的斗转星移,不时地还有流星划过,不多久,不需要从高处眺望,就会发现,皇城千里之外火光冲天,可以说,乌喜的夜头一回这么亮,不用烛火的黑夜,就这么亮得足以让所有人惊慌失措,丢盔弃甲。

等到乌喜王亲手射杀大王子的消息传开后,本就开始奔走呼号的乌喜人觉得天塌下来也就如此了。

萌萌走到国师所第二大院落,也就是少司命所门口时,密密麻麻的人都涌到了五星神教,都跟中邪一样跪趴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

萌萌就顺顺溜溜地从这密密麻麻的人群里走出国师所大门,刚出了大门,一直在她头顶做死鱼状的赫连莫机械般地发声:“萌萌,白,白,红,黑,孔雀,两百米,躲。”

萌萌小嘴抿了抿,不高兴,白衫的圣女,白袍的厨神,红衣的祭司,黑斗篷的守护神,孔雀领的各路长老,所有的神职都不讨萌萌喜欢,就像他们也不怎么喜欢这个金眸的中原小儿。

萌萌是个犟起来比她娘还耿直的姑娘,虽然小,但是不妨碍她调动基因里遗传下来的,那种永远不要给不喜欢的人让路的霸道,毕竟她爹打小横行霸道,作天作地的公子哥,她娘是个真心不懂其实人是可以给讨厌的人让路这个道理。

如果萌萌这会儿的词汇水准赶上她亲爹,铁定是这样的心理活动:躲?开什么大玩笑,特么姑奶奶走的好好的,碍着谁了?别说没碍着,就是碍着也不可能让路的,顶多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不,最好你们得给姑奶奶让出来足够姑奶奶横着走的路。

所以,最后场景就是白的红的黑的孔雀的的一大群神职跟一个不到膝盖高的娃娃面面相觑。

场面一时静默,没人直言让少司命让路。

往大了说,人家再小都是个少司命,就目前神职里来看,国师势力最大,导致少司命地位直线上升,更别说这个少司命还是国师拐回来的,据说还给抱着哄睡觉,微笑着喂饭的神奇存在。你怎么知道人家这会儿站在门口,还给扛着人形武器不是听了国师吩咐守着大门的?

往小了说,一群大人其实都没怎么跟小孩子交流过,说成人之间的正常对话吧,怕人家小孩听不懂,说不定还得落一个大人欺负小孩的坏名声。要是用哄小孩的话来讲吧,别忘了,神职都是高冷的存在,谁愿意为了一句话随随便便就推到塑造多年的形象?

依旧死鱼状冒充“人形武器”的赫连莫心里很震动,特么妹妹太霸气了让当哥哥的脸往哪里摆?

萌萌看着这群人好一会儿,左看右看发现自己面前往四面八方的路都被他们堵了,搞不明白,看起来这些人似乎是要往她后面的门走的,那为什么不走了,反而停下来堵她的路呢?难道他们是想人多抢她的路?

这个不能忍。

雪祭司大概是这群大人里最不靠谱的,她不开口不是因为保持什么高冷形象,纯粹是她的宠物又闹腾了,又纠缠着想让她放弃跳祭焚舞,她心情不好,想着宠物是很在意萌萌的,她就偏偏不解围。

这会儿看着跟在自己刚被毒哑身后看着想说话又说不出来的宠物,雪祭司心情开始转晴。

只不过她还没开口,萌萌就把肩膀上的人横着放下来,放在门槛上,堵了小半门口,然后丢下“别动”两个字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迅速的搬过来门后面七八个大半成人高的盆栽,彻底把国师所大门堵上。

为了放最后一个盆栽而被随便踢出来门外的赫连莫,看着盆栽后头,门里面的萌萌:…妹啊,你把哥丢了啊。

众人:…。谁能告诉我,平日里七八个人才抬得动的盆栽,为什么这个小娃娃可以一手拎一个拖着就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