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五章 男妻/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野那边宋字军更愁,一个愁怎么元帅就把那几座城让出去了,送礼也不是这么个送法,会被当卖国贼打的,二愁帝都斥责信下来的同时也把军需一块减了一半,都不用想,铁定是太子一派好不容易抓到宋字军这次的短板,可劲地往死里打,三愁他们元帅受伤了,真伤,本来觉着这个可算是还干净人情了吧,可问题是,元帅醒过来头一件事就让挂免战牌,明明不用元帅出马,他们随便哪个将军都能把对面的那十来万人团灭了,他们很怕元帅这次中邪铁了心要给大贺送版图。

启宋有着符合糙汉子的大胡子时,大家只能从他的上半张脸上猜测心思,很多时候情绪不激烈时,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的,而启宋对于身边亲近的下属也没传闻中那么治军严明。

要启宋自己说,猜不对心思算什么,给老子挡过刀啊,就是打仗输了,老子也会帮亲不帮理,输了?输了再打赢回来呗,处罚?罚什么?本元帅手底下的将军跟兵,除了本元帅自己,其他人动根头发丝瞅瞅!你说这是不爱国?你说笑呢?国他爱我了吗?王庭都派了多少刺客来了,数都懒得数,而且宋字军最初的班底可是本元帅当初一个人一个人从集市上招上来的,打的第一仗,粮草军需都是报名自带的,差点没把人笑死,第一次招起来的都不足百人,真正的从零开始的,要不怎么叫宋字军,而不是启家军,后来启家军那是自愿并过来的,没看那些人到现在都基本还在那城墙上站着,而不是一个帐里坐着么?老子向来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就是这么坦荡荡!

要不是看着赫野还有那么些真无辜的百姓,每次回京都被他们奉为战神,当做最大的依靠跟骄傲,他自己也没什么大的野心,就是纯粹喜欢沙场,喜欢打打打,做一个热血大老爷们,不然早就割据一方了。

以上启宋的心理,手底下的将军们之前就知道,所以这次在跟大贺那边正式开打前,他给靳戈送这送那时,下属们除了心疼,都没拦过,后面变本加厉送城时,下属们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所以启宋的白面军师在大家怂恿下,斟酌又斟酌了措辞,问清醒过来,已经能坐起来喝药的启宋:“元帅,这城咱们送出去三座了,军需也被带累削了一半,接下来,元帅可有个章程?”

比较不可思议的,这次启宋做出面无表情时,大家看着那张俏白俏白的冷脸,再也不敢像以往看不到全部表情那样,随便胡咧咧,你一言我一语地试探。

空气突然安静。

启宋在诡异的安静里喝了药,有点不适应,看了看面前跟了自己十几二十年的弟兄们,可乖可乖了,乖?这些熊一样凶残的汉子身上能用这个形容词?侮辱这个字呢?

启宋自己都起鸡皮疙瘩了,“咣”把空碗扔到了旁边桌子上。

默了会儿,启宋说:“你们都有家室了吧?”

面前所有人都点头,又有胆子抬头了。

一个纠结大半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急性子:“元帅想成家了?哎哟可好可好,咱们都劝了元帅多少次了,元帅,俺家妹子一顶一贤惠!”

“元帅,俺家小姨子村里新的一枝花。”

启宋被吵的头疼,却没生气,都习惯他们这种粗暴的关心了,他说:“我给你们看中元帅夫人了。”

众人:“…”什么时候?这段日子没见元帅接触什么女人啊,难道是以前就有一直瞒着,这次受伤突然想开了?

军师也高兴啊,想到自己女扮男装来参军的幺妹,心里一阵激动,最近将军大伤小伤的,自己都让在药房当差的幺妹来送药伺候,将军接触最多的就是幺妹了,有戏有戏啊。

“是个男的,你们可能接受?”启宋平平淡淡地说。

其他人被卡住嗓子似的,好半天没回过神,赫野不反对同性恋,也不反对娶男妻,只是终究少数,富贵圈子里有个不说破的俗成规矩,正室女性,妾室男女各半,只有穷人家实在娶不起女妻,才会考虑男妻。

大家开始回想,最近哪个虾兵蟹将到元帅跟前转了,他们这群熟人就不用怀疑了,一个眼神就知道碗里什么菜。

络腮胡子犹豫说:“难不成,是那个叫玄子的?送药送的勤的,难怪我前儿在药房看到他偷偷抱着元帅换下来的血衣哭的娘们似的。”

军师指头跟着一抽,这个大老粗都发现了幺妹对元帅不一般?而现在元帅在试探大家,看大家对他幺妹的态度,又觉得将军能为了幺妹打破性别,要直接聘为妻,这不是真爱还能是什么?

于是军师一个激动就直点头,把另一个打算再劝劝,先娶女妻留后的将军的话打断:“这是元帅的私人问题,夫人是跟您过一辈子的,男的女的有何妨,元帅您自己决定就好,咱们只有支持的份。娶男妻虽然少,可不是没有,孩子问题都好解决,过继抱养多着呢,哈哈,这么多年咱们这群人就元帅一个人孤零零,心疼啊。”

大家怀疑地看了看军师,没说啥,军师是元帅外,宋字军的第二领队人,跟着走从来没错过。

众人纷纷点头。

启宋是真在意这些兄弟,他们能这么快接受,他也松了口气,心情也愉快了起来,声音轻快地说:“好,等本元帅把娃娃脸娶回来,你们一块连喊他夫人十声,不带停的那种。”

“谁?”军师一脸蒙。

“娃娃脸,靳戈,或者说,”启宋声音低的只有他自己听见,“哥锦。”

“哎?军师…”络腮胡子赶紧接着倒下的军师。

其他将军们只是愣了一会,意料之中情理之中的结果,不然白送东西才不是元帅的性格。

启宋纳闷:“军师这么激动作甚,本元帅做出这个决定时都没这么兴奋。”

晕倒的军师:…脚好疼,被这块自己搬起来的石头砸的猝不及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