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五章 白白又要成亲了/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感觉自己这一觉睡得特别的沉,起来之后也特别的舒服,让任晋晋给她拿饭,一口气吃了三碗饭,两盘子酱猪蹄,一盘子酱牛肉,一盘子炒腊肉,一大盆辣子鸡,一大碗剥好的虾肉,两大碗炖了一天一夜的老鸭汤,吃的很欢乐,一直守在她旁边的苏倾钰看她吃饱了打个嗝,脸色才算没那么臭的惨不忍睹。

自从傻宝两天前突然沉睡之后,苏倾钰眼睛都快急红了,一边在怀疑不是有谁给傻宝下毒了,一边又在自责自己怎么又疏忽了,这会儿看傻宝一下子吃这么多更难过了,媳妇都多久没这么畅快吃过了?就因为自己没用把闺女看丢了,让媳妇都跟着出去吃了那么多的苦,郁闷之下,他照着傻宝的吃法也狠狠吃了一顿,吃完抹抹嘴,就要领着傻宝去城楼看赫野的风景。

拿着筷子大摇大摆姗姗来迟,准备跟儿子儿媳一块吃顿团圆饭的苏靖:…果然永远不能指望吃饭的时候,大儿子还能记得他有个老子。

守在饭桌一旁,一心认为可以有点剩菜尝尝的任晋晋,看着溜光的菜盘子饭碗,还有比她脸还干净的饭盆,委屈快哭了。

苏倾钰看到他老子貌似正常的走路姿势,乍一看还是人高马大,可其实,原本跟他差不多的个头,这会儿只要他站起来,绝对是比他矮了半头的。

苏倾钰扭头偷笑,他就知道,一直嫉妒自己身高的皇帝岳父,一旦知道他老子也有这个身高时,绝对要磨牙,这不回头大贺神医过来给做义肢时,统一规格就比老头子原来的腿短那么一截。

苏靖站的特别笔直,等着大儿子招呼自己,从前天接人回来,大儿子就没正眼看过自己一眼,当然其他人更没有看,因为儿媳妇出了状况,这个可以理解,自己也不赶着那会儿找存在感,这不刚听说儿媳妇醒了,急急忙忙过来,可就自己过来的这会儿功夫,他们竟然把饭都吃完了,那老鸭汤还是自己让人炖上的。

可是苏倾钰光顾着偷乐了,哪还顾得上他爹期待的小眼神,只有傻宝,好久没见这个爹爹了,挺稀罕的,可是她一开口就问出了一个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都不说问题。

“爹爹你怎么好像变矮了?”

场面太美丽,连苏倾钰都不忍心看,拽着傻宝就往外跑了,一边回头喊:“爹,我先带宝宝看看咱们大中原的风光,晚上找你吃饭啊,啊哈哈哈哈”

门外路过的将军们:…为什么当了陛下的苏世子还是那么熊孩子?

苏靖只是笑骂了一句“兔崽子”,倒是没怎么生气,许军师微讶,过来笑问苏靖:“太上皇今日心情甚好啊。”说你矮了也没生气。

苏靖挥挥手里的筷子:“呔,跟他生了二十年的气,也没换回来什么,还生个什么劲,从他上回跟我闹翻,我都做好他一辈子不肯喊我一声爹的准备了,可你瞧,今儿他喊的可欢乐,这个腿啊,值了。”

苏靖把自己的义肢拍的咣咣响,听的许军师等一干将军都有点肉疼,看他嘚瑟,耿直的于康忍不住怼了一句:“太上皇,您要是早二十年这么想,也不会有今天了。”

其他人赶紧拉了他一把,要帮他赔罪,苏靖摆摆手:“没事,说的也是这个理,但是,有时候啊,他也是真的很气人,明明那么聪明那么厉害,他就是不说,唉,想想就让人balabala”

众人:…你真的不是在炫耀?

看着一哄而散的众人,苏靖有点不高兴,还没说完呢,急什么啊?

苏倾钰带着傻宝爬上城楼,夕阳染红了整个大地,把人也染的红红的,远一点的地方,视野就开始有些模糊。

把其他人都赶下去,苏倾钰靠着城墙头,垂着头,低声跟拿着远目镜看远方的傻宝说:“宝宝,对不起,我暂时不能把萌萌带回来,我承认我有些自私,没有拼尽全力,可是宝宝,在我不能完全保证你的平安喜乐之前,我不敢用尽全力,哪怕是萌萌,我也不敢。”

傻宝转头看他很难过,仿佛夕阳压下来的天地都压在了他的肩上,让他都挺不直腰杆了,明明他的脸庞还那样年轻,他的肩背还比不上爹爹那样宽厚,可是刚刚一路上楼,已经让满城将士跪下三呼“陛下”,所有人的期望都放在眼里声音里传递给他,然后全部压在他的心头。

傻宝放下手里的东西,抱着他的腰,蹭着他的怀抱,哄他:“阿钰不难过,不难过,我很好,萌萌也很好,我以后不跟你要萌萌了。”想了下,又补充,“但是还是不准忘了萌萌,要每个月都给她送好吃的好玩的。”

苏倾钰红着眼点头,搂紧她:“嗯,不会忘的,我迟早会把她接回来还给你,我们说好的,她是你生的,就是你的,谁都抢不走。”

晚风吹来时,过来窜门,刚爬到楼梯口的靳戈听到苏倾钰哭出来的声音,说:“宝宝,我们下次就生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小宝宝就好了,我不要他们那么厉害,我想我能保护他们就好了,这样就好了。”

靳戈脚步一顿,没忍心过去打扰,看傻宝抱着苏倾钰,笨拙地给他拍背安慰,让他想起来很久以前的雪地里,两只失去安身之所,被人到处驱逐,不安又互相靠着,互相支撑着往前奔跑的雪狼。

靳戈悄悄下了楼,进了校场对面的茶楼里,苏靖和张琨几个老将军正在里头一边喝茶一边看人比武,靳戈跟众人打了个招呼,打算陪着一块喝茶。

底下已经跟人校场上大战八百回合的启宋,立马扔开对手,一个翻越下了擂台,跑了进来,还往周围看了看。

“人呢,你说的天下第一好看的男人呢?”启宋一副揍不死你也要揍你半死的凶狠模样。

茶桌上顿时安静了,大家一脸复杂,首先你确定不是问我们女人是男人?另外还有我们陛下的确是天下第一好看哦。

靳戈:…你要不要这么明目张胆?说好的低调呢?

靳戈还没开口,启宋一个胳膊已经横在他的腰上,占有姿态光明正大。

靳戈一时间不敢看周边人的神情,低头使劲扯着腰间的胳膊要走,奈何那人更来劲了,胳膊纹丝不动,还横眉竖眼扫了周边所有人一眼,特别凶的那种眼神。

靳戈觉得答应他跟着自己出门就是个错。

张琨左手一锤右手掌,有点可惜地说:“靳大人,你干不过他,找契兄弟怎的不找个温顺点的?”

靳戈愣了,傻傻抬头,娃娃脸上带着傻气,特让人想捏。

“张将军说什么?”

张琨挠挠头:“难道不是契兄弟?这人瞧着有些面善,赫野人吧?他们那边流行这个,我还以为,哈哈,误会误会。”

“不是误会,他就是我的契兄弟。”启宋的气势一直是大开大合的那种,一句话都能说出荡气回肠的架势。

靳戈脸都红透了,看众人有惊讶却没有别的情绪,心里安了一些:“他是赫野那边的,你们对于契兄弟,不惊讶?”这也就变相承认了启宋契兄弟的身份,启宋眼里的笑意多了丝光彩。

苏靖放下茶杯,说:“无事,契兄弟这事是赫野的一个习俗,但其实和赫野交界的周围边境人,也大多有这个习俗,就是西罗与赫野靠近的边境往年也有,只是不能说破罢了,很多人流离失所,太穷娶不起媳妇,一个人又过下去的,就会找人搭伙。”

靳戈松了口气,他不怕被人议论,却怕让启宋被人议论,是他拖着他离开的,离开那个原本不会有任何闲言碎语的家乡。

吃完饭的时候,傻宝挖着靳戈给的咸鸭蛋一号,一挖油就冒出来了,看的旁边的任晋晋一个劲咽口水。靳戈坐在傻宝旁边一个劲介绍桌子上咸鸭蛋二号三号,都有什么差别,从个头大小到圆弧不同,再到味道不同,就等傻宝夸一句好吃才圆满。

傻宝另一边的苏倾钰要不停地看几眼坐在靳戈另一边的启宋,才能压制住自己把快要碰到傻宝胳膊的靳戈踹出去的冲动。启宋也时不时跟苏倾钰对视一眼,确认过对方眼里袒护信号,也忍下了把傻宝推开八丈远的冲动。

其他人也跟着动了动嘴角,靳戈果然不愧“咸蛋尚书”之名啊。

靳戈把咸蛋说着说着就想到了二宝:“之前太子殿下最喜欢我的咸鸭蛋了,但是他从来不说,元帅也喜欢但是也从来不说,过两天元帅就要过来了,我再给他送一些,可是太子殿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阿钰说,二宝迷恋人家圣女,暂时不回来了。”傻宝尝了一口二号,果然香味更浓。

“太子殿下这么厉害啊,乌喜的圣女要是能娶回来,乌喜的脸可就打响了。”靳戈喜滋滋的,完全没考虑过这个可能实现后的后续会怎样。

“嗯嗯,阿钰说,白白要是能真正征服雪祭司,也可以把他们神教脸打响。”

两人聊的欢乐,苏靖等人心里波澜起伏,乌喜圣女祭司什么的,都只是传说啊,怎么回头他们这就想娶就娶想征服就征服了,这些天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苏倾钰终于想起来自己一直忘了问一件事:“那现如今,丞相大人还顺利回到大贺了?”

靳戈点头:“回了啊,今早我才拿到覃侍郎的密信,说丞相几天前从天而降,乌漆嘛黑跟被放火上烤过一样,衣服破破烂烂的屁股腚子都快看到了,怀里头还死搂着一个同样衣衫破烂女人,可把咱们陛下给激动得立马灌下去一碗参茶,当场赐了婚,丞相也没拒绝,陛下乐的拍着桌子大笑三声:孤有生之年竟然还能给你赐着婚。覃侍郎说了,得亏丞相掉下来的地方是御书房,里头也就他跟覃太师还有皇后娘娘,不然丞相跟陛下当时那形容,得把满朝文武给吓死。”

嗯,覃侍郎就是犇犇,苏倾钰都能想到犇犇当时写个信,满眼闹着八卦狼光的样子,惨不忍睹,目不忍视。

“白白都回大贺了么?”傻宝纳闷,“他是飞的吗?”

苏倾钰算算时间,肯定不会是飞的,从乌喜到大贺,鸽子都得飞上三天三夜,但是一合计,就相当于那边大火中两人一消失就到了大贺,这个瞬移的操作真的是太神奇了,难不成雪祭司作的妖?

“没说他们怎么回去的?”

“没有,就说天上掉下来的。”靳戈也觉得有点玄玄的。

苏倾钰想着再等等可能小二普那边就要来信,犇犇那个笨牛,肯定说不清,不得不承认,偶尔小二普比犇犇要靠谱的。

果然隔天一早起来,跟傻宝吃早饭时,苏普的信也到了,说这个瞬移可能跟舍利子有关,当时掉下来的两人身上滚出来三颗舍利子,一个貌似萌萌玩具的腰带锁扣里还有好些毁掉的,玄乎得紧,这事大贺那边已经封了风声,只说丞相秘密归来,修养一阵子办完婚礼再上朝。舍利子这些东西因为送到钦天监研究,小二普人在钦天监,承业帝也没让人瞒他,算是默许他把消息传给苏倾钰安心。

苏倾钰砸吧嘴,跟傻宝说:“那个霍水还算有信用。”

傻宝津津有味地看苏普的信,信上不仅写了事件过程,还画了那个神器跟舍利子的图,甚至还有丞相搂着的那个女人的画像,看话本似的,听到苏倾钰的话,也跟着点头:“霍水除了爱抢萌萌,别的还是不错的,雪祭司都打不过他。唔,小二普把雪祭司画的挺像的。”

苏倾钰突然想到什么,笑起来:“宝宝,你家白白要娶雪祭司了,乌喜的脸这么快就打响了,丞相大人可算做了件咱们中原喜大普奔的事了。”

傻宝愁了:“对啊,白白要成亲了,我要送什么呢?上回送的玉佩,老板娘说那是很好的礼物,可是白白不喜欢那个新娘子,过的也不开心,这回白白又要成亲了,我要送个最厉害的礼物,我要送什么好呢?”

苏倾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宝宝,既然好的贵重的东西送了不好,那什么石头啊天材地宝啊都别送了,咱们要送一些有实际意义,有利于他们夫妻感情增进的。”

“那是什么?”傻宝眨巴大眼一脸期待。

苏倾钰笑的花儿似的:“春宫图啊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