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两千岁/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秽乱后廷,杖毙!

乱棍齐下,一名英俊的年轻人,带着极度的不甘,蜷缩在阴冷大牢里,闭上了眼睛。

“法于阴阳,合于术数,大道玄机,千古不移。师父,您算我应有两千寿元,我不该死啊!”

年轻人最后的低吟,没人听见。

……

“还敢装死,打,使劲打!我不喊停,都不许停下!”

半晌后,一名女子的叫嚣声传来,年轻人苦笑一声,到了地府依然在受罪,只不过换了名女狱卒。

挨打的人叫周轩,后汉时期魏国大术士管辂的关门弟子,平原人氏。师父丧期没过,他被传入宫,却误入后廷,撞见了一场不该看的男女幽会,因此惹来杀身之祸。

哪里都疼,还有尖锐的东西踢打身体,感觉很真实,就像是还活着!

周轩努力把眼睛睁开条缝,光线有点刺眼,恍惚间看到一名三十岁上下的美妇人,正叉腰盯着自己。

美妇身穿一件紧身绣花裙,衬托得身材玲珑有致,料子是上等丝绸,却偏偏上袖露着双臂,开叉到大腿根,美肉白花花地晃人眼。

还有三名壮汉,身材魁梧,黑衣打扮,他们挥动手中的短木棒,正雨点般打在自己身上。

环境很陌生,还是高温天气,跟牢房截然不同,但也不像传说中的地府。周轩脑袋发懵,正发呆,看见美妇拎起裙子,脚上一个尖头尖跟的东西照着他的胸口,狠狠跺了下来。

哇!嘴里发咸,一口血从周轩嘴里喷出来。

“吐,他吐血了。”

三个人不敢再动手,呼哧带喘地停下来,一个壮汉走到美妇跟前,小声说:“姐,再打就真的要出人命了。”

“不是还没死吗,这小子最会装傻充愣!”美妇嘴里不依不饶,也没让继续打。

身上的活力开始恢复,周轩挣扎着坐起来,低头发现自己光着膀子,下身只有到腿根的亵裤。脑袋发轻,用手一摸,心中骇然,居然是短发,难道被实施了削发之刑?

“一定是师父在天英灵保佑,让我免于死罪。”周轩越发懵了。

傻了?美妇一脸鄙夷,伸出一只雪白小巴掌,冷冷道:“退钱!”

“什么钱?”周轩更迷糊了。

美妇压住火气,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挤:“今天必须退我那一万取名费!”

“这里不是大牢?”周轩问。

“再装傻,信不信老娘真会打死你啊!”美妇双眸生火,恨不得咬碎一口贝齿。

不是大牢就好,周轩暂时稳住神,听那美妇话里的意思,貌似因为取名出了问题,他才会被打。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取名是他的强项,之一,从没出过差错,先把眼下的难关度过了再说。

“夫人,何人取名竟要收取一万钱?”

“老娘再说一遍,你叔叔周德宽!昨天让我今天来取钱,现在却没了影,手机也不接。你个小替死鬼,嘴巴还挺硬,收了什么好处,能给他这么卖命?”美妇说话很快。

“我并无叔父,倒有个师父,私底下被我们叫做是管得宽……”

啪!

尖尖鞋子又踢在身上,疼的周轩直抽凉气,真比棍棒还要厉害。

“我看你们是打定主意不想还钱了。先把这里全部砸了,然后继续揍这小子。”美妇下令。

三名壮汉立即行动,其中一名壮汉,一棒子就把墙上木制罗盘给打掉在地上。

另一名壮汉举起木棒,瞄准了桌上的貔貅雕像。

且慢!

周轩大喊,这东西看起来是琉璃打造,价值不菲,砸坏了赖他头上,赔不起。

壮汉怎会听他的,举棒又要砸,周轩急了,边喊边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过去:“凡事好商量,不要暴殄天物。”

塑料玩意儿,根本不值钱,但美妇显然理解错了天物的含义,以为会受到什么报应之类,下巴一抬,

“都住手!”

周轩不忘拾起身旁一件花短袖衫穿上,又把一条又厚又硬的裤子套上,找到一双挂在脚趾上的凉鞋,材质不清楚。

感觉口渴,他抓起旁边长条细嘴瓶子里的多半瓶水,咕咚咚喝了几大口。

“姐,这小子太气人了,不系扣子不拉拉链,瞧那熊样,他才像是要账的祖宗!”

一名壮汉气的脸变成猪肝色,快速晃动手里的木棒,恶狠狠地再度逼近。

好汉不吃眼前亏,周轩和气道:“夫人,何必大动肝火,请坐下慢慢说。或许,我还能帮到你。”

美妇翻翻白眼,心知打死这小子也没用,拢着旗袍,坐在了周轩的斜对面。

“夫人,我不知事态因由,可否细细说来?”周轩主动问。

“之前我生了个女儿,来这个精易起名馆,被你叔叔周德宽忽悠了一万块,给我女儿取了个烂名字。”

“哦,姓甚名谁?”

“姬诗香!”

“谐音就是鸡屎……”一名壮汉插言,被美妇恶狠狠瞪了一眼,吓得赶忙闭紧嘴巴。

女儿小,很少去公众场合,平时又只喊小名,他们夫妇一直没发现谐音的问题。在两岁生日大摆宴席时,被人突然提起,沦为笑柄,丢尽了脸面!

可把他们给气坏了,这才找上门来。

“唉,学艺不精,误人子弟,也难怪夫人生气。”

周轩叹了口气,不用说,这个周德宽一定是个假术士,哪有给人这么起名字的,不说谐音的毛病,姬诗香三个字,本身就有大问题。

“夫人息怒,请听我细细解释,若是说得不好,再打再砸不迟。”周轩抱了抱拳。

美妇将信将疑,答应道:“那我就听听,你会放什么屁!”

“姬姓为黄帝后裔,姬,女臣也,男有文王姬昌开创八百年盛世,女子也多有巾帼红颜,富贵无边。”

“谁说不是呢,据说我男人家祖上就是周文王,王后贵妃什么的都数不过来。”美妇傲气地点头。

这话有点夸张了,周轩也不点破,又说:“中间这个字。诗,言土寸心,志存高远,但却难免奔波之苦,男儿倒也罢了,闺阁小姐确实不妥。请问小姐出生于哪个节气?”

美妇皱了皱眉,周轩说话文绉绉的听着怪难受的,现在哪还有人这个腔调,忍着不耐烦道:“夏天生的,六月。”

“敢问夫人,小姐可是极易生病?”

“别提了,三天两头吃药,挂吊瓶,闹心。”美妇叹气。

“这就对了,香,千字头,虽有千里挑一之美意,六月阳气旺盛,其下有日,上有禾苗,有炙烤干枯之忧。”周轩摇头晃脑,详细解释。

“啊!会不会有生命危险?”美妇俏脸色变。

PS:新书发布,求海选票,客户端网站每天都能投!谢谢大家!老时间段发布,不定期爆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