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大生意/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破面包也怕被偷?来这喝茶的就没开这种车的。

服务生暗自嘲讽,大黄又跳上车,汩汩冒着黑烟停好,一行人这才连说带笑的走进去。

实木装修风格,地板也都是实木的,屏风香炉,镂空拱形隔断,还有身穿古装的优雅女子,恍惚间周轩好像回到了过去。

大厅有三三两两前来喝茶的人,轻声细语,慢慢品尝,还有的微微闭目聆听舒缓的轻音乐。乔三也很少来这种地方,正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一旁传来大笑。

“三哥来了啊,真准时!”

只见旁边一处半敞开式包间里走出来个中年男人,四十出头,身材瘦小,倒八眉三角眼,塌鼻子大黄牙。

也穿了白衬衣黑裤子,肩宽松垮,袖口超过手背,裤子被腰带勒成了百褶裙,很不合体。

这样的生意人?和想象的不太一样。

人不可貌相,之前便有个做密封垫生意的,个人衣着也不讲究,需得仔细观察。周轩不动声色,跟在乔三身边,朝那人走去。

哈哈哈,乔三上来就双手拍在那人肩膀上,“贾老板,又见面了。”

“三哥有经营头脑,知道跟我合作不会亏,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贾老板比乔三矮了一个头,仰着脸笑道。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

茶客和服务生纷纷侧目,老粗!周轩也这么认为,大声寒暄也得分场合,茶楼就该保持安静。

“贾老板,咱们楼上谈吧?”乔三笑道。

“哦,一楼宽敞,喝茶不在楼高嘛!”贾老板反应也快,笑呵呵回了一句。

哦?乔三有些意外,总以为好地方都在楼上的包房里,而不是下面的包间。这种地方不常来,里面的道道摸不透,一楼就一楼。

大家跟着贾老板走进包间内,一张实木茶台,两旁各一条铺着海绵坐垫的长条实木椅子,每条凳子坐五个,人挨人坐下,两边的刚好掉不下去。

周轩挨着乔三,五个人坐一起,贾老板坐对面中间,两边人坐着都比他高半头,两山夹一沟,周轩低低头,忍住没笑出声来。

“请问,呦,挤不?”服务生进来就愣住了,这又不是吃火锅,人也太多了。

“怎么说话呢,我们在洽谈业务。”

贾老板晃晃手,还带着个鸡血石大扳指,拇指太细,号大,内侧还用红绳缠着。

“对不起,先生,请问喝什么茶?”服务生又问,眼里有鄙夷,但训练有素,表情没露出来。

“我早就订好了的!”贾老板有些不高兴了,“这么高雅的地方也不注重培养服务人员的素质,管理混乱,连客人的需求都记不住。”

服务生被唬住了,连忙道歉,又问:“需要茶艺表演和古琴演奏吗?”

“还有表演?”乔三眼睛一亮,刚要答应,贾老板却猛地拍桌子,怒道:“跟你说在谈业务,闹吵吵怎么静下心来!而且,还会打扰大厅里的客人,有没有公德心?”

“那,那?”服务生愣在原地,简直弄不清自己是干嘛吃的了。

“下去吧,快点把我点的乌龙茶上来!”贾老板粗声大气,服务员嗯了一声,退了出去。

“行啊贾老板,有气魄。”乔三竖起大拇指。

“三哥,咱们都是白手起家,深知钱来的不易,吃什么喝什么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共同发财。”贾老板呲着大黄牙点拨。

“有境界,共同发财!”乔三笑了,其余人也都陪着笑。

乌龙茶上来了,外带一沓牛眼大的小杯,周轩暗自称奇,每人倒一杯,居然还能剩下多半壶茶水。

“来,我以茶代酒,敬三哥和兄弟们一杯,合作愉快。”贾老板张罗着。

干了!

滋!乔三仰脖喝完,还倒了倒,一滴不剩。贾老板连忙起身倒茶,茶水味道一般,倒是很解渴,寒暄了两次后,茶壶空了,贾老板连忙喊服务员续上水。

“三哥,十万块的押金真不多,这可是一个区域的代理,别的地方,我都是收这个数的。”贾老板伸出三根手指头。

“三千吗?”周轩突然说话了。

“小兄弟,怎么说话呢,是三十万。”贾老板道。

“多谢贾老板的照顾。”

轮到了乔三倒茶,两圈转下来,茶壶又空了,添水!服务生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又给续了一壶。

开店这么久,就没见过这样的客人,最便宜的乌龙茶,六十块一壶,十个人喝,其余什么都不点,还总让续水。

贾老板大谈特谈如何靠着安全锁发家致富,每分钟都在创造收益,又有多少代理跟着他换车换房换媳妇,全部发了大财。做生意贵在抢占市场,利润高周转快,等别人都惦记这生意的时候,你就该撤了。

乔三还算是冷静,只是喝茶附和,大黄有些坐不住,一直冲他使眼色,赶快答应吧,就跟白捡钱一样。

好几个暖水瓶放在茶台上,不够自己添,一壶接一壶,已经没有茶叶味儿了。咕噜噜,大黄的肚子叫了几声,大家看向他,尴尬的摸后脑勺:“嘿嘿,茶喝得多,刮肠,饿了。”

“这里有没有点心啊?”乔三问。

“爷们家要干大事做大买卖,吃什么点心,待会儿咱们去吃甲鱼宴。三哥,到底想好了没有?实不相瞒,还有两家正等着,时间就是金钱,一定要把握住机会。”贾老板露出焦急之色。

“兄弟,我看挺靠谱的,你给把把关。”乔三朝着周轩使了个眼色。

“这位老板,你一定娶了个年纪大不少的媳妇吧?”见他鼻无梁柱,眼无田宅,周轩举起杯,很有把握的问。

“丑妻家中宝,小兄弟,你说这些干什么?”贾老板有些尴尬。

“娶这样的媳妇,就一个原因,没钱。而且,媳妇也是骗来的吧?”周轩又说,眉毛下垂,眼光流转,都是生活不稳定的特征。

“总谈我媳妇干什么?”贾老板的脑门出汗了。

“那就说说你吧,下巴尖尖,没有祖业,身材单薄,飘零之相,眉尾有断纹,牢狱之灾必不可少!”

“呵呵,这位小兄弟的话挺有意思。我去趟洗手间,回来接着谈。”贾老板脸色变了,慌张张起身。

乔三可不傻,早就从周轩的话里听出了问题,阴着脸道:“坐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