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一个比一个更霸道/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教授接下来的课程很有含金量,重在讲述当代人对于古文化的见解,有的完全偏离初衷,只是靠着字面意思去分析。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哪位同学解释下其中含义?”李教授问道。

“我!”一名男生站起来,“这个很简单,无后就是大不孝,传宗接代是我们男人的历史责任,要赶快结婚生孩子,最好是个带把的,让父母放心。”

“对对,压力山大啊。”

“现在大学生也能结婚了,谈恋爱都是为了尽孝。”

……

男生们七嘴八舌,李教授笑着问:“听这话,你们还挺委屈?”

哈哈,男生们大笑,女生们却不乐意了,纷纷反驳。

“这是文化糟粕,不管谁说的都该去除!”

“就是,纯属封建思想,重男轻女。”

“结婚需要前提,房车都有吗,没有经济实力,这时候结婚毕业就得离,也不照镜子好好看看那副尊容。”

“时代不同,定义当然不同,你们为了尽孝结婚生孩子,那我们早婚早育对得起父母吗?”

“经济基础决定一切。”

……

女生们的观点更为现实一些,受到刺激的雄性动物展开回击,还有的站起来叉腰大声辩论。李教授却微微皱眉,好像不是太满意。

“先照顾好父母,才能谈婚论嫁。”欧强有自己的见解,小声说了一句。

“都不对!”周轩突然说道。

“什么意思?”欧强回过头,第一次认真看邻桌蹭课花花公子的脸。

“同学们,这么理解真的要让古人再哭死一回。书中说的非常明白,只要去查阅便能找到正确答案。”周轩站起身。

大家愣愣看他,这小子算哪根葱!罗雨凝更不高兴,瞎起哄,没素质。

“那你来讲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到底什么意思?”李教授饶有兴致的看着周轩。

“这句话出自《孟子》,后面还有一句,舜不告而娶,是为无后,君子以为犹告也。”周轩解释道:“三为虚指,并非具体数字,意思不孝形式很多,不尽后辈本分为最大。即便是舜这种人物,娶亲没有告知父母,就是一种无后,可见古人对于后辈不孝的严苛。”

哦,同学们听得很认真,有人插嘴问:“那么舜的光辉形象就要因为你倒塌了?”

有人吃吃笑,周轩接着说道:“舜继尧之后继续治水,久不回家门,娶亲无法相告,属于无奈。另外,舜娶的是尧的两位女儿,娥皇和女英,帝王是天下百姓的父母,等同舜已经告知了,所以君子认为他没有大错。”

啪,啪啪啪!

李教授带头鼓起掌来,大家什么神情周轩并没在意,只是看到罗雨凝回头看他时,眼中又有了柔情,很开心。

上完课,罗雨凝拿起课本就走,走得还很快。

周轩刚要追上去,看上去有些冷酷的欧强起身,郑重伸手,“周轩,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周轩心不在焉,还想着去追罗雨凝。

“我是文学社社长,有兴趣的话可以提交申请加入。”

“好。”

周轩匆匆离开教室,狂追几步,终于看到了罗雨凝的影子,挡在她前面,“雨凝,我有话要对你说。”

“对不起,我要回家了。”罗雨凝低着头打算从一侧离开,却被周轩抓住胳膊,慌忙抽回,小脸红了,“干嘛!”

“雨凝,前段时间说好的要联系,怎么没动静了?我给你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也不回。”

“哦,因为社长挺忙的,一直没机会找他聊呢,所以没法回复你。”

周轩一阵牙疼,使劲拍拍脑门,刚才那个欧强就是文学社社长,居然就这么错过了。

周轩遗憾是怠慢了欧强,但也知道罗雨凝说的不是实话,一个教室上课,怎么不能说上一句话。

“雨凝,你我之前肯定有误会。是不是白芮跟你说了什么?”

“没有!”

“雨凝,你是个不会撒谎的女孩儿,为什么不能如实相告呢?误会解开,如果还不能原谅我,今后再也不来打扰。”周轩摆出严肃的样子。

这么凶,罗雨凝嘟嘟小嘴,还是说出来事情的经过。

罗白两家是世交,走动比较近,她跟白芮两人算是从小就认识,关系要好。

上次白芮受了伤,胳膊被人硬生生扭脱臼,他怕家里担心不敢说出实情,还是提醒罗雨凝,离周轩远一点。

因为周轩那家伙认识的人来历不清不楚,不是好人,个个拿着木棒,凶神恶煞似的,抢钱不说还辱骂殴打。

罗雨凝胆子小,当然就信了,也就是为什么从那以后再没再跟周轩联系。

“唉,就知道他会那么说。”周轩直视罗雨凝的眼睛,“雨凝,我与白芮确实发生了冲突,但是他先挑衅的。至于结交的朋友,我也没法自证什么,但是这些朋友我不会放弃,将来还要扭转他们的思想,做堂堂正正的人。雨凝,争辩这些很无聊,不要听我讲或者白芮讲,用你的心去感受好吗?如果你觉得我周轩还能交往,欢迎联系,如果不值得,那我离开。”

周轩说完,心里感觉透亮很多,转身大踏步走了,剩下罗雨凝呆呆站立。

“雨凝,周轩这人确实不错。”不知何时,欧强站在身边。

“社长看好的,我又不能说什么对吧?”罗雨凝半开玩笑半是嗔怪。

“马上就要放假,人心惶惶的,国庆节后再说吧。”

“好的。社长,文学社的几位成员想要凑钱给阿姨买套新被褥,假期……”

“不用了,雨凝,我知道你们是好意,我的妈妈我会照顾好的。”欧强微微一笑,也转身离开了。

一个霸道,一个更霸道,有才华的人都这么傲气吗?罗雨凝捏捏耳垂,想不通,不过脚步却轻快了很多,就像是卸去了心头的负担。

关于乔三,周轩没法解释清楚,而乔三动手扭伤了白芮,这也是不争的事实。白芮除了品行不好,其余都跟罗雨凝很配,但是想到她将来要嫁给这样的男人,周轩就莫名心塞。

精神恍惚,没看到红灯差点与汽车相撞,周轩从没这么心烦过。

“轩哥,成了吗?”刚回到起名馆,姜靓就接过自行车好奇打听。

“什么成了吗?”周轩没精打采的问。

“校长交代的呗!”

“哦,给校长看了,但他什么都没说。”

“那是什么意思?”

猜别人的心思很烧脑,罗雨凝女孩儿心思,而校长又是个谨言慎行,不轻易表态的。当务之急,趁着七天假期,把生意做好,赚钱才是上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