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酒店惊悚夜/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虞江舟报复心很重,急开急停,变道超车,晃得周轩胃里翻江倒海,而姜靓吃了不少熟食,直接捂住了嘴巴,带着哭腔喊,

“姐,开慢点儿,要吐了。”

啪!

虞江舟扔过来一包塑料袋,姜靓小脸能挤出苦瓜汁,有备无患啊。

“周轩,你要晕车坐前面来。”虞江舟又提出要求。

“不晕。”周轩咬紧牙关,幸亏下午吃的不多。

什么味儿啊?虞江舟抽动鼻子皱眉问,姜靓立刻举手:“姐,我没吐。”

“怎么有蒜味儿?”虞江舟眉头皱得更紧了。

“哦,有个凉拌猪耳朵没吃完,怕路上饿了……”

虞江舟立刻将车停在路边,忍不住蹲下吐了,车里两个人伸长脖子看,还有点幸灾乐祸,嘿嘿,没把我们晃晕,自己倒先恶心吐了。

用矿泉水漱口,虞江舟不耐烦道:“扔了,赶紧扔了!”

“浪费可耻。”姜靓小声道,看虞江舟瞪她,只好硬着头皮下车将凉菜放到垃圾桶旁边。

车门全部被打开通风,十分钟后才重新开动。

“轩哥,要不你坐前面吧,否则咱们得被她耍死。”姜靓小声道。

“男子汉一言九鼎……”

咦?前方座椅怎么动了,还在往后倾斜?周轩被卡在后座上,活动范围变小,只怕几个小时内要保持一个姿势。

侧方向看去,虞江舟脸上有得意之色,还放起了音乐。

周轩叫苦不迭,姜靓也不敢乱说话,偷偷伸手替他推了推,没用。

练武之身,坐上一天一夜都没问题,几个小时算什么。男人不能让女人熊住!

周轩闭起双眼,只当做是平时练功。但虞江舟实在是太可恶了,又放了劲爆的舞曲,耳根子一刻也安静不下来,半个小时不到,周轩就觉得腰快要断了,跟受酷刑一样。

“我数三个数,不到前面来,你就这样挤着吧。一!”

虞江舟刚数完一,周轩正色道:“也好,客随主便。”

变得太快了吧,没志气,姜靓直翻白眼,周轩也是有苦难言,比起男人的尊严,还是命更重要些,谁试过谁知道。

坐到前面,都安生了,音乐改为舒缓的,虞江舟专心致志的开车,姜靓得了便宜,倒在后座上呼呼大睡起来。

“要不要休息一下?”路上,周轩问。

“又不累,休息什么?”虞江舟反问。

“看你很久了,该下车活动下筋骨。”

虞江舟轻轻一笑,没说话。周轩自讨无趣,闭目养神,再好的车坐久了也是憋屈。

上高速,下高速,驱车来到另外一座繁华的城市,和之前的约定时间一分不差,十点整停在大酒店的门前。

酒店内亮如白昼,装修得富丽堂皇,姜靓拘谨的跟在周轩身旁,小声嘟囔,住在这样的地方得多贵啊。

服务台虞江舟递过一张金卡,比火锅店的还要精致,应该也是贵宾卡之类的。

“虞小姐,只剩下两个标准间了。”服务员礼貌的提醒。

虞江舟只是停顿三秒,便点点头:“好,订下来吧。明天四点五十退房。”

“好的,虞小姐,请拿好门卡。”

在酒店服务员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五楼,先是打开了一二零二的房间,姜靓立刻冲进去,“哈哈,今晚我跟轩哥睡这间。”

没人回应她,纳闷的探出头,却发现虞江舟霸气的挽着周轩的胳膊走向一二零八房间,然后周轩被推进屋,关门,没有然后了。

“你个老妖精!”姜靓握紧小拳头,愤愤骂了一句,掏出手机就给周轩打电话:“喂,轩哥。”

“靓妹,记得明天按时起床。”电话那头是周轩凝重的叮嘱,起不来后果很严重,会被虞江舟毫不客气的留在这里。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再也打不通了。

气得姜靓想要去找他们理论,但是来到房门口又缩回小拳头,这种事情全凭自觉。周轩变了,变傻了,变正直了,也变强大了。

对待这样的男人,要绝对的支持,充分的信任,宽松的自由,忍!

“你为什么强行关我手机?”周轩不悦问。

“我的也关了,休息时间就要清空大脑。”虞江舟满不在乎。

“男女共处一室,传出去不好吧?”

“姜靓是男的吗?”

虞江舟换下一次性拖鞋,脱掉外套,里面只有吊带,朦胧的灯光下宛如玉雕。周轩连忙低下头,酒店就是糊弄,外面的灯很亮,室内的这么暗。

卸妆冲澡,穿着丝质睡衣出来的虞江舟,铅华尽洗,令周轩有种错觉,好像见到了邻家小妹。

确实是错觉,虞江舟又瞪起眼睛:“赶紧洗澡去!”

“虞小姐,我实在不太懂,咱们这样好吗?我倒是无所谓,传出去你一个未嫁女孩子怎么受得了?”

“唉,要真有我的绯闻,我妈最高兴了。”虞江舟动手整理靠窗的床铺。

等周轩洗完澡出来,虞江舟正躺在床上看杂志,瞥了一眼,嫌弃道:“你没有带换洗衣服吗,怎么大晚上的还穿这一套?”

“在靓妹那里。”周轩摊手。

哼,虞江舟越看越难受,等穿戴整齐的周轩往对面床上一坐,倒吸一口凉气,太脏了,连忙用杂志挡住眼睛。

周轩累了,侧身躺下,背对着虞江舟。没多大会儿,也听到关闭床灯的声音,然后是悉悉索索拉被子的动静。

等到轻微的鼾声传来,周轩终于松了口气,虞江舟是个纯洁的好女孩儿,就是性格古怪些,别把人家想那么坏。

一个姿势很累,周轩慢慢转过身体,吓了一跳,虞江舟直挺挺躺在床上,身体没有一点弯曲,而且竖耳倾听,好像连呼吸也没有了。

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不应该。

但是年轻人过劳死猝死之类的事情时有发生,虞江舟年纪轻轻肩头又有重担,周轩实在是放心不下,慢慢起身来到她床边。

只要探探鼻息就清楚了,周轩伸出一只手,刚要到达,咣当!

水杯莫名其妙从桌子上掉下来,夜间发出的声响格外惊悚。

突然,虞江舟睁开了双眼,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吓得周轩头发都竖了起来,差点叫出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