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过去难以释怀/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胜男和周轩都惊呆了。

这个柔弱的连马路都不敢过的女人,为了女儿,打算要坚强的走出家门。

“妈,你又不会吵架,去了也没用。”裴胜男强挤一丝笑容,“路上我还考虑呢,实在不行就开个私人辅导班,也挺赚钱的。还有啊,我可以给周轩打工,跑业务,嘿嘿。”

“不,那不一样。工作不重要,我们也可以去扫大街,妈妈虽然要面子,但赚来的都是干净钱。但这件事,必须让他给我一个解释。”

“妈……”

“别说了,有妈妈在呢,什么都不怕,乖。”裴亚茹拍拍女儿的脸蛋,淡淡道:“你们都饿了吧,我先去做饭,这可是我的拿手菜。”

裴亚茹所表现的淡定反倒让裴胜男释然了,她最怕妈妈想不开,要是这样的话,哪怕今天就没工作了也不怕。

周轩有些愣神,一直在思考“他回来了”这几个字,好像两个人很熟悉。

一斤前排没多少肉,裴亚茹胃口显然不好,一块也没吃,都夹给了女儿和周轩。

不急不火的洗完碗筷,裴亚茹这才回到自己卧室,换了一套平时不舍得穿的棕色羊毛大衣,犹豫好久,还是戴上了一条丝巾,嘴唇上有淡淡的口红。

“妈,你真漂亮。”裴胜男夸赞道。

“老了。”

“人都会老,但是阿姨气度非凡,尤其今天,格外不同。”周轩连忙也称赞。

“呵呵,你们两个啊,就会哄我。”裴亚茹淡淡一笑,恍惚之间,周轩看到了那个时代的校花。

三人走出家门,尽管裴亚茹强作淡定,但拳头一直握着,有时裴胜男跟她说话,也都听不到,思绪一定很复杂。

周轩一路陪同,恰好门卫开了小差,不知道去了哪里,直接便来到校长办公室跟前。裴亚茹却停了下来,脸上写满了复杂是神情,一只手就那么伸着,微微颤抖。

裴胜男心疼道:“妈,实在不行,咱们就回去吧。”

“不。”裴亚茹轻轻道,鼓足勇气,推门就走了进去。

“妈,得敲门。”

裴胜男直吐舌头,老妈已经与社会脱节太久,有些礼节都不懂了。

有人不请自来,闫平川习惯性皱眉,抬头一看,立刻呆住了,不由站起身来,吐出了个亲切的称呼,“亚茹?”

“平川,你还认得我,还以为我老的走了样呢!”裴亚茹微微一笑。

“你,没怎么变,对了,你怎么来了?”闫平川难掩慌乱,语无伦次道:“周轩,沏茶,哦,你不喝茶,倒水。”

“二十多年不见了吧?”裴亚茹故作平静的问,手却一直在抖,眼中也有雾气。

“是啊。你们两个,出去吧。”闫平川指着周轩和裴胜男。

“他们是你的学生和职工,我也是为了女儿胜男来的,没什么好回避的。”

“这,好吧。亚茹,你想说什么?”

“我来这里,两件事儿,第一,真心的向你道歉,当初是我对不起你,请原谅。”裴亚茹深深鞠躬,裴胜男连忙扶住她,“妈,你这是干嘛啊!”

“还提那些做什么!”闫平川道。

“另外一件事情,我教育出来的女儿,她什么品行,我最清楚,周轩这孩子我也了解,他们之间是清白的。”裴亚茹深吸一口气,“平川,希望你不要因为我,迁怒胜男,这不合适。”

“说什么呢!”闫平川立刻打断,“我也是为了学校考虑,你的女儿可以在家娇惯,我作为校长,难道训斥两句都不行?”

“再说,我也没说开除她。”闫平川又强调了一句。

“胜男,快谢谢闫伯伯。”

裴胜男连忙上前,“谢谢闫伯伯,不,闫校长。”

“亚茹,听胜男说,你过得并不如意?”闫平川问道。

“人得认命,老天给什么都得吃下去,还不能叫苦。平川,你和嫂子都挺好的吧?”裴亚茹问。

“我挺好,当年攻读博士学位,后来又申请了博士后,直到三十多岁才结婚。夫人是首阳师范大学的教师,也是他们学校获得教授职称最年轻的。儿子也十几岁了,学习倒是不用操心。”

周轩哭笑不得,裴胜男直翻白眼,这番话不是赌气就是显摆,故意让裴亚茹难堪。

闫平川的夫人,周轩在起名馆见过一次,非常文静,看起来应该比丈夫小不少。闫平川对这个夫人非常宠爱,甚至放下校长的身份去和她逛街,可见感情深厚。

“我知道,像你这样的人,就该有美满的家庭。不像我,千挑万选的丈夫,婚后几个月就病逝了,剩下我们孤儿寡母。能卖的都卖了,就盼着女儿赶紧长大找到一份好工作。平川啊,但凡我家中还有些基业,也不会舍着老脸来烦你。胜男是我唯一的女儿,千错万错都是我鬼迷心窍……”

“你们两个还不出去?”闫平川打断裴亚茹的话,没好气扫了一眼两个傻乎乎的年轻人。

周轩猛然惊醒,连忙拉着裴胜男出来了。裴胜男特意将办公室留了一道缝,将耳朵贴了上去。

砰!

门被关上了,还上了锁,校长办公室屋门质量就是好,隔音效果杠杠的,一点动静都听不到。

“周轩,他会不会欺负我妈妈啊?”裴胜男问。

“不会,闫校长是谦谦君子,怎么可能打人呢?”周轩不以为然。

“我是说,那个意思,听出来了吗,他们曾经有一腿。”裴胜男保住了饭碗,好了伤疤忘了痛,又开始幻想。

怎么可能!关门就是涉及到一些重要问题,不想被年轻后生听去。

每个人都会经历青春时光,这没有什么好丢人的,裴亚茹口口声声说对不起闫平川,也是谦虚的说法,至于真实原因,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二十多年前的恩怨,在今天重新被翻了出来,屋内的两个昔日恋人都沉默了,直到闫平川来到裴亚茹身边坐下,裴亚茹还在捂着脸,难以抑制眼泪从指缝流淌。

“亚茹,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别想太多。”闫平川叹口气。

“我家情况你不是不知道,父母也是希望我能找到更好的归宿,我跟他们吵,绝食,甚至离家出走,但是在我妈病倒那一刻,我就全线崩溃了,只能回家老老实实听他们的安排。”裴亚茹一口气道。

“嫁给我又不是让你去死,还是你立场不坚定,看中对方的家庭背景。”闫平川哼声道。

“真没良心,根本不考虑我的苦衷。你要是立场坚定,那晚我决定把最纯真美好的东西给你,你别要啊!”

噗!

闫平川一口水喷了出去,剧烈咳嗽,裴亚茹还是心疼这个男人,连忙替他捶背,闫平川连忙边咳嗽边摆手,不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