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古文化中相对论/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Jack愣了下,大笑着拍拍周轩的肩膀,“我知道了,你一定是逗我们的,是啊,谁不知道爱因斯坦呢?”

周轩呵呵一笑,其实他真的不知道。原来,世界很大,除了临海还有整个国家,在这个地球上,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国家和名人轶事。

还是那句话,要学的东西,很多,太多了。

这些年轻人大部分热情奔放,而且不拘小节,周轩说话也很放松,很快就聊得火热。

听说周轩还会看相,一个女孩儿挑衅道:“周轩,我中英文名字都是安娜。说实话你可别不高兴,在我的印象中,看相、风水这些都是文化糟粕,早就该撇弃的,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还搞这一套啊。”

“看相、风水等,统称为术士,起源于群经之首的《周易》,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成八卦,阴阳五行的原理,可以解释世间万物。男人属阳,女人属阴,白日为阳,夜晚为阴,即便在我们身上,也有很多体现,胸为阳,背为阴,手面为阳,手背为阴,任何事物,都有阴阳两面,而衍生发展也有规律,术士就是研究这种规律的,这些也可以称作古文化中的相对论。”周轩侃侃而谈。

“我真的很不喜欢咱们国家有些酸腐人士的歪理论,但凡能谦虚点儿,也不至于这么贫穷落后。”安娜嘲讽道。

周轩脸色无比阴沉,“我不想谈什么爱国理论,但如果一个孩子连母亲都看不起,品行堪忧啊!”

大家都不说话了,好几个撇嘴的,国人敏感,只要对比就会翻脸,这个周轩也不例外。Jack连忙打圆场,“大家当然都是爱国的,无论走在哪里,都不会忘记祖国母亲嘛!”

“真虚伪,如果我能留在国外,绝对不回来。”安娜却不领情,又痛批国内交通卫生等方面的问题,弯下腰来,毫不在意低领衣内露出起伏雪白,坏笑问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看看我哪里长得最漂亮?”

“还是不说了吧!”周轩摆摆手。

“那就是什么都看不出来,骗子!”安娜嘲讽道。

周轩微微皱眉,盯着安娜看了一会儿,缓缓伸出两根手指头,安娜一愣,“什么意思啊?”

“非得让我说出来吗?”周轩冷冷问。

安娜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心知肚明,周轩意有所指,闭上了嘴巴,郁闷的坐在一旁。其余人好奇,到底看出什么来,周轩笑而不答,安娜支支吾吾,有人猜测周轩说她二,大家都信了,又是一通大笑。

选择的歌曲有英文法文还有意大利文,唯独没有中文歌曲,大概是这些年轻人在国外待得久,不知道当前的流行乐曲。

这反倒让周轩放松不少,他也不知道。

美声唱法圆润有弹性,而且对声带的损伤不高,周轩学着唱了几句,Cara直夸他有天赋。从下午一直唱到晚上十点,互相留下联系方式,大家陆陆续续散场,还要陪着家人和朋友跨年。

走出房间,安娜追了出来,将周轩拉到一旁,不悦问道:“刚才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真是说我二吗?”

“要是二就好了,有时二也并非全是贬义词,多少还有点褒奖单纯的意思。”周轩微微一笑。

“别绕弯子了,我想听实话!”安娜坚持道。

“其实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为何还要问呢。双纹入眼,正是梅开二度之意。”周轩直言道。

安娜的脸登时变得通红,灯光之下显出青黑色,看上去有些骇人,低声问道:“到底是谁告诉你的?一定是屋里的某个人吧。”

“这个秘密,你隐藏的很深,屋里有知情者吗?”

这个?安娜抹了下鼻尖的汗,“你,不会告诉别人吧?”

“安娜,我跟你素昧平生,只是你这性格得改,得饶人处且饶人。”周轩劝说道。

唉,安娜叹口气,幽幽道:“屋里那些都是什么人,你根本不清楚。有的爸爸当官,有的妈妈当老总,我靠什么啊,只能趁着年轻有资本,多给自己赚点养老金。”

“依靠自身特长去赚取相应利润,你情我愿之下,没什么对错。但是,如果是透支青春,那便是得不偿失。安娜,我奉劝你一句,珍惜当下,再一再二不再三,下一次便不会那么幸运了。告辞!”

周轩拱拱手,转身离去,安娜呆呆站在原地好久,她本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却偏偏不认命,为何别人上学就开豪车,而她连做家教都被人揩油。

为了能赚到更多的钱出国,安娜小三上位,嫁给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小店老板,结婚半年就在老公资助下如愿出国。

来到国外的安娜像是发现了另一个世界,为了能够长久留在这里,她想方设法跟老公离婚并分得两套住房,之后又嫁给了国外一个公司职员。

很多同学都羡慕安娜运气好,其中的波折只有她知道。这次回来是卖房子,平时也不常出来,因为搞臭了,一露头就会被知情亲朋唾骂。

乔三也睡醒了,提出送周轩回去,欧强却拦住了,“三哥,你喝的不少,还是让大黄开车带你先回去吧。我跟周轩打车回店里,正好也说说话。”

“年三十了,都该干嘛干嘛去吧。”周轩说道。

“别说了,一起走吧!”欧强摆摆手,又说道:“芳菲,你也回去吧,等过了年,我再请你爸妈一起吃饭。”

“早该请了。”苏芳菲撇撇嘴,上了乔三的车。

这个时间,路上已经基本没有行人,只有不多的车辆通行,大多数人都在家里看晚会或者聚会。

“欧强,阿姨身体现在怎样?”周轩关切问道。

“已经好太多了,上个月安排了个小手术,康复得很好。其实我妈的病不严重,家里穷再加上心情抑郁,就成现在这样了。”

“怎么做手术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我说一声,我该去看看阿姨的。”

“你那么忙,再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欧强感叹道:“唉,通过这事我看清了,钱真是好东西,不仅可以买到奢侈品和爱情,甚至还有寿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