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腰内有钢板/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浪翻翻眼皮,掐指算来,也不低,月入过万。这还是他比较实在,从不收受贿赂,否则两万三万都有可能。

“收入不低啊。”周轩没想到。

“这还是少的,多少人偷着给我塞红包。但是拿人家手短,我又不缺吃喝,才不会受他们摆弄。”刘浪的傲骨还在。

“你每天挺忙的,看你也没什么不良嗜好,也能把钱存下。”周轩说道。

唉,刘浪却摆摆手,指指自己的腰椎部位,“腰摔断了,现在还打着钢板呢,几乎要废了,现在医术还真是发达,胯骨取下一块骨头磨成正好的形状,用钢板固定。”

“那得花不少钱吧?”

“所以啊,这点工资不够用的,糊弄着过吧,能活到哪天算哪天。”

刘浪的身体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糕,还没有撤掉钢板,周轩希望他当司机以及保镖工作当然也做不了。

“刘教练,你还有其他亲属吗?”

“有啊,我儿子。”

“我是说亲朋好友。”

“没钱哪来的亲人朋友。以前我妈有个相好的,有困难他还能资助些,再后来老头死了,他儿子继承了所有遗产,巴不得我死,当然不会给一分钱的。”

刘浪的逻辑让周轩无法理解,母亲的情夫没有义务养活他吧,尤其是母亲情夫的儿子。周轩认真道:“刘教练,这辆车我毕竟沾了你六十万的光,以后有什么困难,特别是这个数字以内的,我都会尽力帮助你。”

“别婆婆妈妈的,跟你说了,你要是不买,我又买不起,也养不起。那小子就是想赖账,再过两年没动静,六十万过期无效,我还要谢谢你呢。”刘浪轻松道。

刘浪看似放荡不羁,但做事非常有时间观念,每天自觉接送周轩,而且还私底下给他开小灶,在同期学员当中,第一批就拿到了驾照。

和所有学员一样,拿到驾照的周轩很是激动,这意味着以后就可以自己开车上路了。而且,在刘浪的帮助之下,周轩也熟悉了自己爱车的性能,早已经能熟练驾驶。

最为高兴的是,因为刘浪每天按时接送,陶宝儿没了靠近周轩的机会,人变得有些蔫吧,偶尔遇到周轩只是打声招呼,家中也安宁下来。

不等周轩主动提及,刘浪便把跑车钥匙还给了周轩,“你啊,太聪明,怎么就不补考两次,让我多开几天?”

“呵呵,刘教练,如果喜欢,那就再开一段也无妨。”周轩大方道。

“做人说话算数,否则就是放屁。”刘浪摆摆手,有些不舍的围着跑车转了一圈,交代很多注意事项,就像是把孩子托付给别人照看。

“刘教练。”

“你都拿到驾照了,别喊教练了,这个称呼也怪怪的。”

“那好,刘哥,这是两万块钱,你先拿着用吧。”周轩从包里取出个信封递给刘浪,他只是砸吧下嘴巴,接了过去掂掂,“你要不差钱我就拿着,又快去医院复诊了,还真没钱了。”

“我的承诺还在,假如时机成熟,手术该做的还是要做。”

“最受不了你这点,跟个娘们似的。哦,你等等,我有个东西给你,嘿嘿,也是二手的,我用不到了,给你吧。”

刘浪转身回去,很快拿来一个精致的半旧眼镜盒,磨得上面的花纹都看不清,打开看,里面是一副金边墨镜。

“嘿嘿,带上特酷,我媳妇当时就被这幅墨镜迷住的。哦,对了,别找不靠谱的女人当老婆,一辈子毁在她手里。”

刘浪笑着拍拍周轩肩头,继续回去当教练去了。周轩将墨镜拿在手里,很有质感,带好后发现光线柔和很多,却又没有压迫感,在那个时代应该也非常昂贵。

帅气的坐在车上,公路上多了一道夺人眼球的风景,面如冠玉的墨镜男开着一辆宝石蓝色超跑,让多少女司机差点没把爱车开下高架桥。

回到小区,刚好看到姜靓穿着凉拖提着个大西瓜往家的方向走,周轩在后面轻轻鸣笛,姜靓回头刚想骂,看到车眼睛亮了,再看司机愣住了。

轩哥!!!

尖叫划破长空,姜靓伸开手臂拦住,欢欢喜喜的坐了上去,这里看看,那里摸摸,“轩哥,以后这就是你的车了?”

“咱们公司的车。”周轩强调,笑问:“怎样?”

“相当可以啊,等等,我先拍个照。”姜靓高高举起手机,比着剪刀手将脑袋靠近周轩咧嘴笑,周轩也配合的露出笑脸,咔嚓,留下美好瞬间。

问题也多,这车太拉风,周轩所居住的地方属于市中心豪华路段,但跟豪宅还有一定距离,这里的出入的私家车无法跟这辆相提并论,很快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

听说周轩把豪华超跑开回家,欧强和乔三都坐不住了,都敢来近距离接触豪车。乔三除了哎呀就不会说别的,姜靓好笑道:“三哥,你的牙怎么了?”

“哎呀!”乔三又感叹一句,啧啧道:“真是好车啊。”

“三哥,上去开一圈啊?”周轩邀请道。

“不,不,我今天没洗澡。”乔三立刻摇头,这个借口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当得知周轩只用了四十万买来这辆跑车,乔三更是直呼牙疼,简直就是做梦,周轩还真是命好没法比。

等回到楼上,兰博基尼的话题过去,周轩打听道:“三哥,咱们临海有个叫刘浪的教练,你对他熟悉吗?”

“刘浪?听着名字很熟,但是驾校这地方,打交道不多。怎么了,兄弟?”乔三问道。

“这车就是他帮着买的,其实这车正常二手价格在一百五十万以上,就是这位刘浪帮忙砍价。三哥,你好好回忆下,这个刘浪曾经做过赛车手。”周轩提醒道。

“哦,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人。那是一群浪荡公子哥,这个刘浪岁数嘛,应该和我差不多,挺能赚钱,也挺能花钱。说是参加比赛,他的哥们儿都摆好了庆功宴,刘浪却摔伤了,再后来就没落了,没什么消息,原来做教练去了。”

和周轩知道的情况差不多,乔三又说道:“他没什么新闻,就是个有钱人而已。哦,还有种说法,他是个有钱人的私生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