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不恰当的暗示/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丰择呵呵一笑,象征性的表扬了周轩两句,然而一看到设计图便愣住了,继而发出狂喜的神色,急急问:“这张图出自何人之手?”

“是我画的。”

“手绘?”

“嗯,色彩可以忽略,只是为了增加些灵动感。”周轩点头道。

“好啊,我早就知道你是个书法家,没想到画工也如此了得,纵观国内,能把线条画绘制到如此精准度的,只怕也找不出几人来。周轩,好样的!”丰择大加赞赏。

“丰总过奖了,这种绘画登不上大雅之堂,绘画的精髓在于传意,令观者生情,我这充其量算是个匠人。而且,设计图的侧重也不在绘画上。”周轩强调道。

“呵呵,你令我刮目相看,改天咱们再好好谈论绘画艺术,先来说说,这是什么格局,有什么妙处?”丰择笑问。

“这是宝盆格,重点选择乾坤艮巽四个方位,无论从哪个方向看,这个加高的楼层,都会有一种金冠的感觉。东南巽位,一直以来,被风水师认为是财源来路之位,当然不能忽略,西南坤地,包容万物,土生金,可以帮助西北乾位,多生财富,而东北艮地,正是财库,又收又藏。”

宝盆格!听着就高端大气上档次,周轩娓娓道来,丰择不断点头,左看右看也是满意,最后又问:“你说我是木中贵命,这种格局,对我无害吧?”

“当然无害,金入库,不伤木,况且东南巽位,巽为风,也为木,倒是对你有所补益。”周轩道。

“哈哈,好,好,对了,还有什么其他的注意事项吗?”丰择认真的问道,显然已经决定采用周轩的风水设计。

“建筑的具体方位高度等细节,我都标注清楚了,千万不要改动,否则,那就不是宝盆格,会成为四条利刃。”周轩道。

丰择给周轩续上了茶水,发自内心的赞道:“真是辛苦你了,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如此认真的风水师。和你对比起来,那些人,不过是凭空指指点点而已!”

“丰总,有句话也许我不该问。”周轩道。

“说吧,我这个人,没有别人那么多的弯弯道道。”丰择点头道。

“是谁让您给我平白送去十万的支票?”

“那个,不是为了请你过来看风水嘛!”

“丰总,我诚心相待,你也没必要遮掩吧?”

丰择愣了一下,沉吟了半晌,反问道:“周轩,我也很好奇,你背后的势力到底是谁?”

“我没有势力!就是想凭着本事赚钱。”

“商场没那么简单,我知道你跟姬盛的关系是因为他老婆,但是,你跟刘志到底是什么关系?”丰择继续问道。

“丰总,诚实说,我都没见过他,谈不到任何关系。”周轩道。

果然又是那个企业家俱乐部的负责人刘志安排的,先前就利用一场宴席送来二百多万的礼金,如今就连凯旋大酒店也没有放过,周轩着实不明白,他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

“那回刘志给我打电话,听说我要加高楼层,让我去找你,说实话,图纸已经设计完了,不需要看风水。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给你点钱了事,就当是上次请客是我做东。”丰择说出了实情。

“你这么怕他,我也是不理解。”周轩道。

“哪个出来闯的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唉,但身在江湖,要受到诸多限制。只要刘志发个话,企业家都不来我这里,凯旋大酒店靠什么发工资?无论设计什么样的风水格局,也难逃倒闭的下场。”丰择叹了口气。

刘志如此神通广大,超乎周轩的意料,他等于完全掐住了临海市商业的咽喉,这样的人,的确没人敢得罪。

“丰总,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周轩试探的问。

“没用的,他不常在企业家俱乐部,手机向来都关机,只有他打给别人,想找他很难。”丰择摆摆手,“周轩,我虽然不了解真实的内情,但有句话说的好,水至清则无鱼,凡事难得糊涂。将来小心做人做事,不要有把柄掐人手里就是。”

周轩只能表示无奈,歉意道:“丰总,实在抱歉,我给您带来了麻烦。”

丰择哈哈一笑,连连摆手,“周轩,难得你有这样的品质。说实话,我倒是应该感谢刘志,替我介绍了一位真正的风水大师,这个设计我很喜欢,想必董事会也能认可。哈哈,如果按照你的设计来,凯旋大酒店还能成为临海一景,真是个聚宝盆啊,想想都激动。这次,还真是赚到了,今天中午不要走,我请你!”

接下来,两人随意闲聊起来,丰择很博学,引经据典,谈古论今,而周轩本就是古人,对历史了解的更为深刻,一时间相谈甚欢。

中午,丰择在凯旋大酒店一个独特的包间里,宴请了周轩,粗粮、野菜、小笨鸡、河里的小鱼,自己酿制的葡萄酒,别有一番风味。

“丰总财富随身,却能拥有一颗淡泊的心,我很佩服。”周轩敬了丰择一杯酒。

“呵呵,不比你们年轻人,上了年纪,难免怀旧,从乡野来,总想着要回去,其实也回不去。”丰择笑着跟周轩响亮的碰了杯。

“说来惭愧,这应该算我开公司以来的第一单生意。”周轩道。

“都要经历从无到有的过程。”丰择不以为意的摆手,举起酒杯,有些感慨的说道:“我在农村生活过,小时候,日子过的很艰难,家里养了一头猪,哦,是黑白花的,母亲总是省下粮食去喂它,我当时还不理解,人都吃不上,干嘛要去喂猪。”

“这应该算是一种投资吧!”周轩道。

“是啊,吃粮食的猪,长得很快,膘肥体壮。过年的时候,猪被杀了,我当时还有点伤心,猪肉被分成了小块,家里只留下一根猪尾巴,其余的都被母亲拿去换粮食,恰好第二年大旱,庄稼绝收,我们家,幸运的没被饿死。母亲是个朴实的农村妇女,但她却教会了我经商的道理。”

丰择忆苦思甜的讲述起往事,但在周轩听起来,这无疑是一种语言上的暗示,例子举得不恰当,却道出另外一件事儿的本质。

养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