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我不是疯子/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

周轩口中发出微弱的声音,满宏哼着小曲,将一只手放在周轩头部,手术刀,不,剃发刀就要落下来。

咣当!

里间有细微响声,在安静的手术室里分外清晰。周轩心头猛沉,怀疑满宏还有帮手提前藏在这里。

“谁?!”

满宏突然转身,举着刀朝动静传来的方向走去。周轩却更加焦急,如果是哪位医护人员被关在里面,只怕也难逃满宏的毒手。

“快点儿出来!”

满宏大喊,周轩听到有凌乱的脚步声,玻璃器皿碰撞的叮叮当当声,还有女孩子紧张的喘息。

“哦,是名护士,你怎么会在这里?”满宏打量道。

“主任让我来打扫卫生!”女孩儿颤声道,声音听起来很是熟悉。

“哦,原来是个不幸的白衣天使。护士小姐,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那个什么主任,不该让你这个时候来。”满宏邪笑,步步逼近护士。

“快跑!”周轩用尽全身气力,发出像蚊子哼哼的声音,头一次他如此憎恨自己,轻易上了满宏的当,还连累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儿。

“你,你放了周轩!”

女孩儿鼓起勇气,提出了要求,寂静的手术室,周轩可以听到她贝齿打颤的声音。无法转头看不到容貌,但周轩从内心感激这位女孩儿,极度危险的时刻,还在惦记他的安危。

“你认识周轩?啧啧,那就更不能活着出去了。”满宏扬起了手术刀。

嗖!哗啦啦!

有玻璃与金属撞击声,然后是玻璃落地,女孩儿居然用手中的器皿打中了满宏的刀。满宏一愣,耸肩道:“非常精准,可惜你的才华不会在世人面前展现了。”

嗖嗖嗖!

又有几个瓶子砸过来,满宏有所准备,侧身躲避,这些东西伤害不了他,竟然一时间也让他无法上前,还被强行逼到一侧。

有个纤细的白色身影朝自己扑来,周轩努力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穿护士服带口罩的女孩儿,焦虑的用手拉扯手铐,“轩,怎么打开啊,怎么打开!”

就是医院里那个鬼鬼祟祟的护士!但是近距离观看,周轩内心喟然长叹,喊出的声音只有他自己才能听道:“宝儿,是你?”

陶宝儿急的用牙去要手铐,这一举动让满宏笑完了腰,“这小姑娘太可爱了,长了一口钢牙也咬不断的。”

“钥匙,手铐钥匙呢!”

陶宝儿摘掉口罩,伸出一只小手。

“在我这里,你敢来拿吗?”满宏拍拍兜,挑衅问道。

走!周轩用眼神焦急的催促。

不!陶宝儿低头看到周轩头边的手术箱,伸手就拿起一大把,各种型号的都有,全部握在手里。满宏一愣,笑出声,摇头道:“周轩,你真是有魅力,可以让一个娇弱的女孩儿忘记危险,也失去理智。”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快放了轩,否则,我今天要把你凌迟!”陶宝儿固执道。

唉,满宏看似无奈叹口气,“小天使,你我迄今为止,最不愿意伤害的人。算了,我给你个痛快吧。”

“小心。”周轩有气无力提醒,竟然喊出了声音。

满宏手中的刀已经掷了过来,陶宝儿立刻出手,一把刀飞出去,嘭!两把刀空中对碰,落在地上。

满宏再次愣住,不解道:“你会武功?”

“屁!只要伤害轩,我就和你拼命!”陶宝儿不忘深情在周轩额头亲了一下,柔声道:“轩,放心,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

“宝儿,走。”

“我绝对不会走的。”

满宏纵步上前,想要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术刀,又是一把刺来慌忙缩回手,然而另一侧又有把飞刀,躲闪不及,到底把胳膊给割伤了。

满宏恼羞的抬起头,却错愕不已,这个小天使是杂技团里偷偷跑出来的吗?只见六七把手术刀在陶宝儿手中翻舞,宛若被赋予了生命,却又听从于她的手掌。

周轩蓦然记起,陶宝儿是个出色的调酒师,手指灵活,对于掌中物体的掌控能力很强。

夜长梦多,满宏没时间分析,急于想要拿把刀在手里,但是陶宝儿全方位攻击,还有把刀划过脸部,鼻尖剧痛,用手一摸,半脸血。

啊!满宏怒了,心生一计,继续尝试捡刀,陶宝儿抛掷不断,终于,两手空空,手里一把刀也没有了。

满宏哈哈大笑,“小天使,技穷了吧?看得出来,你智商不够啊!”

“对啊,很多人都说我是神经病。”陶宝儿认真点头,满宏气的要抓狂,脚尖用力,一把雪亮的手术刀腾空而起,落在他的手心里。

血管钳、镊子、开颅器等等,手术箱里有的,全被陶宝儿扔出去,直到里面空空如也。陶宝儿弯腰抱起手术箱,很重,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扔,只是一米多远。

“哈哈,去死吧!”

满宏再无顾忌,面目狰狞的举刀冲来,陶宝儿慌忙掏兜,一部手机砸了过去,打在满宏胸前,气的他哇哇大叫,脚步更快。

一串钥匙,一个亮闪闪的发夹,一条细小的钻石项链。陶宝儿扔出去的东西越来越小,面对拿刀的恶人,小脸煞白。

“不要逼我!”陶宝儿愤怒的竖起小拳头。

“是你在逼我,我都被你毁容了!”满宏恼羞道。

“你那么丑,不怕!”

“好,那我先让周轩破相!”

已经来到跟前的满宏朝着周轩的脸就划了下去,不!陶宝儿连忙用手挡在他的脸部,尖刀插入手背,有滚烫的血流在周轩脸上。

“说过了,不要伤害轩!”陶宝儿被激怒了,粗着嗓子,双眼冒火。

“你很烦!”

满宏拔出刀,陶宝儿却依然在怒视着他,丝毫不觉得疼。满宏将刀抵在陶宝儿脖颈处,咬牙道:“以我专业医生的角度看,你是个疯子。”

“我不是疯子,我没有病,我没有!”

陶宝儿双手乱舞,近乎咆哮。满宏叹口气,“跟疯子是说不明白理的,下地狱吧!”

周轩看到满宏手臂收紧发力,但是自己喉咙却像是被堵住,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药性再次发作,头疼到脑骨有碎裂感,有血雾溅到眼睛里,看什么都是红通通的。

宝儿。周轩嘴唇翕动,连他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有陶宝儿的怒吼,我不是疯子,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