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画作中的秘密/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轩进来时,大家都注意到了,因为只有一名男士身穿白色燕尾服,纷纷猜测是想要标新立异,引起其他人关注。

既然虞江舟说了,周轩上前认真端详画作,良久开口道:“莫先生,那我就直言了。”

“请!”

“这不是一幅画。”周轩说完,全场哗然,也有随意涂鸦众人恭维最后闹笑话的故事发生,但莫石不会戏弄人,这种说法有侮辱成分,分明就是不懂画。

“请接着说!”莫石又说道。

“确切说,这是四幅画,表面看去这是第一幅,各种浓重色彩的堆叠,其实是想要掩盖内心的感觉。”周轩指着坐下方向,“这几处亮点很惹眼,但如果我们不看这些,再剔除外面浓重的色彩,大家会发现,这里暗藏一副牧牛图。”

所有人都很惊讶,伸长脖子一看,果然看到一副牧童吹笛放牛图,这是极具本国特色的画作。莎莉是个外行,找了好久还在问,哪里有牛?

“牧牛回首,是对家乡的留念,也是内在境界的提升。”周轩说到这里,莫石点头微笑认同。

还有这里,周轩又点指几处山峦形状的线条,“同样,看到的浓墨是我们心中的屏障,将幔布揭开,会有一张清秀女子的侧脸。”

哇,有人惊呼感叹,真的是这样,秀发飞扬,睫毛低垂,下巴尖尖。

莫石眼中泛出了泪花,周轩又说道:“只是,红颜薄命,山根有断纹,下巴无寿,这名画上的女子不像长寿之人,想必已经远离尘俗,折返仙境。”

莫石抽泣出声,大家恍然大悟,原来这里藏着他心头一段难以割舍的往事,是个有故事的人。

“右上,色彩明亮张扬,大量使用红黄之色,但却有一处墨色点缀,大家顺着这条纹路看,华灯初上,独自徘徊,身处闹市,依然内心孤独。”周轩最后说道:“莫先生,这里应该是你本人的写实吧。其实,这又何尝不是我们每个人的写实,寻寻觅觅那看不见摸不到的归宿。”

莫石拍了下手,立刻掌声如潮,几位年轻女子眼神格外炙热,柔情万分的虞江舟成为她们妒忌的对象。

“如果回头再看表面这一幅,似在抒发一种混乱的思绪,但是,拨开这些黑色的线条,它又是一副热烈的图画,有舞台,观众,灯光,掌声。”周轩将这些分别指出。

大家都傻了,相师了不得,眼力如此过人,在这双眼睛下,秘密无所遁形。

“周轩说的没错,这是一幅多层作品,用现代的画法去描述传统的故事。当然,里面也融合了一些高科技技巧元素。”莫石高兴道。

接下来,莫石信守承诺,周轩在一片羡慕声中接受了奖励,是四平尺小幅油画,名字叫做风的狂想,黑漆漆一个漩涡。有人说,同尺寸的画作曾拍出千万高价,周轩不虚此行。

“送你了。”周轩小声道。

啊!虞江舟开心无比,绝对是份大礼,拿回家老爸也会很开心的,“轩,这幅千万大作有没有秘密?”

“实在是看不懂。”

周轩皱下眉头,虞江舟笑出声,她也没看懂。

莫石对周轩赞赏有加,到哪里都带着他,并以小弟相称。周轩发现,此次联谊会,共有三家经纪公司负责人到场,其中两家在国内很有名气,另外一家资质较新,刚成立不到一年。

三家负责人都过来与周轩搭讪,周轩与其中一家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资金雄厚的那家负责人梁有君,典型的好色之徒,新人如果想要在他那里图谋发展,代价惨重。

而新成立的那家,虽然发展迅猛,但急于求成,难免会铤而走险,逼迫艺人做出一些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

“周轩,我听大家议论,你书法也不错,师从何人啊?”莫石问道。

“家师姓管,是位云游高人,已经很久不联系了。”周轩说道。

哦,莫石眯着眼睛想了想,他所认识的当代大家,没有姓管的,确实是个世外高人,教出这样的好徒弟,自己却不贪图名利。

琴棋书画,画是最弱的,还是因为这也是师父的弱项,他又不舍得花钱雇人,全靠徒弟们自学成才。

“莫先生,听说您还喜欢写散文诗歌?”周轩装作无意问。

“业余的,不登大雅之堂。倒是出过两本,自娱自乐,不敢拿出去吓人。”莫石哈哈大笑。

“那您如何评价英国著名散文家、诗人裴德曼?”周轩问。

“你也喜欢他的作品?”莫石立刻兴奋起来,周轩却心头发寒,可以看出,受人恭维的莫石,也将裴德曼视为偶像。

“有人说,裴德曼写的不是散文,也不是诗歌,而是乐曲,我对此认同。他的作品细腻,又带有淡淡的忧伤,却又在颓废的边界线巧妙回转,带给人无限希望。读他的书,可以让人沉迷其中,深深陷入无法自拔。我见过他本人,英俊优雅,是个极有魅力的男人,在英国,只有读过他的作品才算是有文化,王室成员中也有很多他的追捧者。”

莫石夸夸其谈,毫不吝啬对裴德曼的赞美,完全没有注意到周轩的表情。

诗情画意,可以让人们在喧嚣城市中得到暂时的升华,但却不会持久,下午早早结束,大家告辞后纷纷散场离去。

莉莎和周轩握手道别,身上夸张的披着一件羽绒服,体质差,总感觉冷。还有位年轻女孩将发髻松开,抖手将一头长发披在肩后,汽车驶出大门就忍不住兴奋尖叫两声。

还有名微胖男人挥手告别时,周轩看到他上身板正,裤子却脱了,穿着个四角花裤衩疾驰而去。

“看见了吧,一群伪君子,所以我不愿意参加这样的场合。”虞江舟嘲讽道。

“世间百态,能做一时的君子,也好过从来不做的。”周轩啼笑皆非。

不过,能得到莫石一幅画,虞江舟还是觉得很值,晚上特意回家一趟,将油画送给爸妈,得意道:“爸,你平时求副字都难,看我给你弄来千万画作,开心吧?”

“莫石的?”虞荣眼前一亮,小心地接了过来。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女儿就是棒。”陈晓玲也很开心,随口问:“谁送的?”

“周轩啊!”虞江舟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然而却看到父母的脸色都沉下来,虞荣不悦地将画放在茶几上,一言不吭。

陈晓玲使劲戳了女儿脑袋一下,埋怨道:“你是不是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