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非常卑劣的手段/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曾宇现在就不安了,一度呼吸急促,还匆兜里摸出药丸仰脖吞了下去,脸色依然铁青。

“周董,你从哪里知道的消息?”曾宇问道。

“没人告诉我,都从你脸上写着呢!”周轩厉声道。

曾宇摸摸脸,缓缓起身,叹气道:“周董,你果然不一般,我今天不该被人当枪头来为难你。只是,身不由己,告辞!”

“曾助理,看你面相上,并无财运,想必高薪都是吹嘘,你至今一分钱都没有拿到吧?”周轩又问,曾宇身体摇晃,字字句句说中他的痛处,周轩又说:“曾助理,你我都是炎黄子孙,有什么难处不妨说出来,这么下去反而会毁了你。”

“我,我已经毁了!”

曾宇无比懊恼,蹲在地上使劲砸头,还呜呜哭出声。哪里像是人们追捧的理财明星,落魄如斯还不如一条丧家犬。

周轩叹口气,将曾宇扶起来,“曾助理,可有我能帮得上的?”

“谁都帮不了我,周董,我也是有追求的人,金钱对于我就是数字,赚钱无非是让投资者获取利润,他们的满足是我最大的快乐。可是现在,我成了地狱里的恶鬼,那些妖魔鬼怪却跑出来,成为了救赎者。”曾宇自嘲,“悲哀,莫大的悲哀。”

曾宇看向窗口位置,眼中有绝望,还有一闪而过的惊恐,周轩心头一沉,他这是有了自杀的念头。如果人连死都不怕,那他一定经历过比死还可怕的经历。

想了想,周轩锁上门,关掉手机和电脑和室内监控,还打开了信号屏蔽仪,这才坐在有些吃惊的曾宇面前。

“曾助理,你虽有此一劫,但并非不可化解。如果你相信我,大可说出实情,这里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就算我以后对外说出什么,也没有凭证,你大可说我胡言乱语。”周轩诚恳道。

曾宇眼中有泪水聚集,颤声问:“周董,我是来害你的,为什么还要帮我?”

“你以为就凭你自己能害的了我吗?”周轩自信道。

这?曾宇迟疑,看着周轩无比清澈的眼神,还是说出了整个经过,周轩听到,也感到愤怒不已。

曾宇辞职后,依然担任投资顾问一职,原先的薪水保留,公司也是想借助他的名号,稳住持股者的人心。而曾宇自己的公司,由他百分百出资,自然规模不够,但利润可观,也有不少追随者,愿意将钱放在他这里。

然而,志得意满的曾宇开始膨胀,人的警觉性也变得很差。没什么新意,曾宇在酒吧遇到一位外籍美女,自称玛丽,金发碧眼,身材凹凸火辣,这些不足以吸引曾宇,向他示爱的漂亮女人数不胜数。

但是这位美女不同,金融专业高材生,谈吐不凡,而且对于经济有独到见解,曾宇对她很有好感。尽管如此,曾宇家有娇妻,虽有猥亵念头闪过,玛丽看他也是含情脉脉,但两人恪守底线,始终没有越过界限。

“唉,酒后失德,那天谈得高兴喝多了,我和她上了床。”曾宇懊悔不已,又变得很是气愤,“第二天,我接到她发来的很多照片,被撕烂的衣服还有身上的抓痕以及内裤上的东西,所有一切,都可以证明我对她用了强。”

“玛丽不是爱慕你吗?”周轩问道。

“这个婊-子!”曾宇气愤道:“她就是泽邦派来的,事后告诉我要想解决问题,只能去泽邦。”

“那晚发生什么,你还记得吗?”周轩问。

“我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但是我喝多过很多次,从没有伤害过任何女孩子,我妻子可以证明,但是她的体内还有内裤就有我的东西,真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楚。”曾宇有些激动起来,“泽邦威胁我说,只要去他们那里,万事大吉,否则让我身败名裂,妻离子散!要不是还有妻儿的牵挂,我早就不活了!”

在泽邦,曾宇只是得到了一个助理身份,鉴于他在国内投资界的成就,还是定了一个高薪,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他从来没拿到过一分钱,也不敢奢望。

压在心头的秘密终于吐露出来,曾宇感觉轻松些,但人很颓废,低头不再说话。周轩也一言不发,泽邦利用这种手段威胁曾宇,或许是他们的人不便出面,将来也可以把所有责任都推出去。

无耻!

周轩骂出声,拳头狠狠砸在沙发上,埋进去多半个,曾宇呆呆道:“周董,我靠着自己的本事发家,没想到现在,唉!”

“曾助理,这是一场陷害,我想你当晚也并没有对玛丽做出过格的事情。”周轩说道。

“有嘴说不清。”曾宇不断摇头,两人相约喝酒聊天,还一起看过电影,然后开房,对方证据确凿,要说曾宇什么都没干,没几个人信。

“我有个朋友,也遇到过类似的事件。”周轩说道。

“结果呢?”

“做了几年牢。”

曾宇苦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但是,警方却认为这是栽赃陷害,是个冤案,而且已经找到当事女孩,供出了事情真相。”

周轩所说,正是刘浪的经历。当年刘浪赛车被动了手脚,却幸免于难存活下来,逢人就说有人要害他,让曹荫天十分担心。

为了让刘浪闭上嘴巴,也让整件事的影响淡去,曹荫天联合许超给他下套,最后刘浪被关进监狱,再也没人追究赛车事件。

天网恢恢,曹荫天和许超落网,刘志派人四处打听,终于找到那名女孩,她也坦言当初是被威胁,陷害了刘浪。

“警方还能为过去的事情翻案?”曾宇不敢置信,但眼中分明又燃起了希望。

“我那位朋友的情况更复杂,是替人顶包,那名女孩佯装晕倒,醒来直指我的朋友。”周轩说道。

“周董,你跟警方很熟?”

“不是熟不熟的问题,而是追究事情的真相。”周轩说道:“曾助理,人在深醉的情况下,是做不到的。既然是陷害,我可以悄悄告诉警方去秘密调查,你愿不愿意协助?”

“告诉警方,不就把我抓起来了吗?”曾宇非常犹豫。

“最坏的结果坐牢,何况还有希望翻案。”周轩拿出纸笔,“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真的为此坐牢,出来后,贤士投资公司,有你副总经理的职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