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选择原谅亲人/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轩没表态,闫平川又说道:“大会有人出资,你们不过是承担来回费用,看看账目是从研究所出还是学校。实在不行,就自费,你们收入都不低!”

“老师,我和苗苗一起去。而且,翻译人员早就选好了,为当地的优秀留学生,还是两名。”周轩硬着头皮说道。

“这样啊,那就权当出国旅游或者是见见世面!”闫平川坚持道。

“老师,苗苗都是我当着步老的面硬加进去的,而且在那里行程很紧,也没什么好游玩的。”

死一般的沉默,周轩很担心闫平川下一刻就把自己撕碎,幸好没有。

听不到外面说话的声音,文静从里屋走出来,“咦,你们都愣着干什么?周轩,晚上想吃什么,我一会儿就去买菜。”

“师母……”

“周轩还有事儿,一会儿就走。”闫平川替他说道,分明还在赌气。

“周末还有什么事儿?”文静纳闷问。

“师母,我还要去工商局找罗局长,是真的有事儿。”

周轩起身告别,文静一直送到门口,闫平川却动也没动。关好房门,文静忍不住埋怨,“你这什么态度,把学生都给轰出去了,以后谁还敢登家门?”

“想登家门的多了,不差他这一个!”

“说什么呢!他们来跟周轩不一样,都是看中你的地位,等过几年退休了,你还想整天一个人闷家里?”文静提醒道。

“现在就嫌我老了?”闫平川一脸愕然。

“嘻嘻,小心别落我手里。”

文静眨眨眼,依然带着几分少女时的俏皮,让闫平川想起从前的时光。那时的他形容邋遢,意志颓废,用拼了命的学习麻痹自己,但当第一眼看到文静的时候,一切都改变了。

她的安静和柔和像是三月的春风,可以融化心头的坚冰,虽然比自己小很多,但闫平川却从文静身上感受到了慈爱和温暖,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令他至今都无法解释清楚。

“老夫老妻了,还这么直勾勾看着人家。”文静故作娇羞状,小声嗔怪。

闫平川被逗笑了,将文静拉到身旁坐下,问道:“静子,在你心目中,如何衡量爱情?”

“忠诚!”文静毫不犹豫说道。

“对于已婚人士,那就是外面没人。”

“忠诚狭义范围是指身体,而广义范围是心灵。前者会让婚姻产生裂痕,而后者会让未围城里的人心生绝望。”文静指指闫平川的胸口,看他不说话,歪头质问道:“怎么,你是哪里背叛我了?”

“都没有。我认为,爱情除了相爱还有彼此的忠诚,更多是责任,为自己有意或者无意造成的后果负责。”

文静仰脸看闫平川,噗嗤笑了,“大学者,我听不懂!”

“好了,晚上带儿子出去吃吧,想吃什么都行,包括垃圾食品。”

闫平川从沙发上站起来,有些步伐沉重走向书房,身后文静打听道:“裴胜男是不是你们外国语学院的老师?”

脚步停下,闫平川没有回头,淡淡道:“哦,原来是,现在在周天研究所,负责翻译工作。”

吱呀,闫嘉佳的屋门打开,露出个小脑袋,苦着小脸说道:“老妈,有件事没告诉你,怕你担心。”

哦?文静把儿子叫过来,不解问道:“怎么了,在学校淘气了?”

“没有,就是语文成绩创历史最低,只考了79分。”闫嘉佳垂头丧气。

“哦,一次失利没什么的,你不是上周感冒生病了嘛!”文静不以为然。

“我同桌没考好,屁股都要被他老妈打开花了,你怎么不批评我呢?”闫嘉佳问道。

文静微微一笑,抚摸着儿子的头发,轻声道:“我会选择永远原谅自己的亲人,因为我知道,你做得不好,是有原因的。”

文静看了看书房方向,而里面的闫平川也听到了这句话,眼眶湿润了。

“轩,我到临海了,还有公司的人一同前来,你安排接待下。”这天,虞江舟给周轩发来信息。

有点突然,周轩知道今天虞江舟到,但没想到还有兴凯集团其他员工陪同。

“苗苗,兴凯集团来人了,咱们去楼下迎接一下。”周轩连忙将苗霖叫过来。

“江舟带人来的?”苗霖思忖道。

“是。”

“呵呵,准是好事儿。”苗霖笑了,揽着周轩的胳膊,“走吧,迎接咱们的大财主去。”

又叫上其他几位公司重要成员,周轩一行下楼等在大厦一楼大厅外。

“苗苗,你觉得江舟是来注资的?”周轩问。

“否则呢?”苗霖反问。

很快,几辆黑色豪华商务车接连驶了过来,每辆都在百万以上,引得楼上也有不少人往下张望,这是来了大人物。周轩抬头往上看,很多人打开了窗子,对着下面指指点点,显得很是兴奋。

“没见过世面,不就几辆百万商务嘛!”

姜靓小声嘲讽,如今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上半月撑死下半月饿死的穷学生了,也贷款买了辆宝马车,开在临海的马路上,大大满足了虚荣心。

等车辆全部进来,所有人都愣住了,前面的车不算什么,后面跟着的那个庞然大物才是亮点!

“真扯。”苗霖唏嘘,难得还有她为之惊艳的汽车。

汽车长十米有余,三层高,车身镀了铂金,金属质感十足,作为交通工具,相貌有点奇特,但一眼看去,便知道是个汽车中的贵族。

相比较之下,前面几辆商务就像是跟班小弟,难怪楼上的人看得热闹,周轩在首阳见过豪车无数,但这样的房车还是头一次见到。

“这,这得好几百万吧?”姜靓眼睛都瞪圆了,苗霖替她合上下巴,小声道:“两千万!”

姜靓连惊呼的勇气都没有,人变得很蔫,深深叹口气,“活在里面的人,是不是比别人多个脑袋?”

虞江舟从一辆车上阴着脸走下来,其余兴凯工作人员跟在她后面,来到周轩跟前就催,“上去再说吧。”

“这辆车不是你们公司的吗?”周轩问道,一同进来,又都是首阳的车牌号,虞江舟居然没等里面的人。

“是个神经病!”虞江舟愤愤骂了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