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冰冷的小手/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而,等通信应急车赶到,信号已经全部正常,初步判定,有人对此处信号进行了全面的屏蔽。

警察到来时,只看到频繁出入的医护人员,将一个又一个担架上的伤者抬上救护车。而黑衣人早就不知影踪,大楼内的旁观心惊胆战,口径一致,都说是蒙面黑衣人打的。

易亨大厦以及泽邦公司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但打手特征不明显,又将交通监控调出来,发现这些面包车开往四面八方,大部分丢弃在监控无法到达的地方,上面的人早就不知所踪。

百辆面包车,几百号人一起行动,却没有有价值的证据遗留在现场,这样的状况也让警方惊心,性质太过恶劣。

重案组张磊也得到了消息,第一直觉此事和贤士公司脱不了干系,“殴打外商,这是严重的恶xingshi件!”

“头儿,我来局里上班五年了,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呢!”

“我干了二十五年了,也是头一次见到!”张磊使劲拍了两下桌子,恼道:“无法无天,竟然敢堂而皇之去泽邦打人,在临海谁说了算!”

“我已经按照指示调查了,有点混乱。”

“说说看。”

“周轩不在国内,这场恶xingshi件肯定不是他指使的。而且事发当时,周轩的铁杆哥们,欧强还有刘浪等人全部在公司,他们也在挨打。可能性最大的是刘志,他有这个能力,但也赶去了贤士公司,从监控记录来看,没有直接参与的证据。”

周轩和刘浪曾被曹荫天和许超控制,刘志大怒,那次便聚集了大量人员,动用挖掘机等大型设备,还有不少面包车。

使劲挠挠头,这群不让人省心的!

“头儿,是不是要暗中调查刘志?”

“他有不在场的证据,罗吉野局长都能给他作证明!”张磊想了想,又说道:“重点排查和周轩关系亲密的,去吧!”

“是!”

“等等。”

“嘿嘿,还没走呢,头儿。”

“这次泽邦被打,看似贤士是最大受益方,或许幕后指使并不是奔着周轩来的,扩大调查范围。”

等办公室没人,扯开挂在墙上的白布,露出一块年代久远的小黑板,这是张磊从年轻时保持的记录习惯。上面圈圈点点一些重要事件的灵感,其中周轩的名字就在其上。

将周轩身边所有人都过滤一遍,张磊在旁边一个圆圈中写下一个人的名字,箭头指向周轩,苗霖。

想了想,张磊又画了个圈,箭头指向苗霖,但里面却没有写名字。

伦敦警局,距离周轩被关已经过去三十多个小时,终于,门锁被打开,一名胖警察喊道:“嗨,你可以出去了?”

“去哪儿?”

“当然是外面!”

“已经抓到犯罪嫌疑人了?”

“你的问题太多了!”

走出警察局,伦敦的阳光还是有些刺眼,但周轩看清楚,有好几张熟悉的面孔正在焦急等待自己,快步迎过去。

“步老,让您担心了。”周轩歉意道。

“孩子,什么都别说了,都怪我,不该拉着你来,也不该让你去学校演讲。”步加琢老泪纵横,拍打着周轩胳膊,这才放心。

“周轩,你受惊了,还是先回领事馆吧。其他的事情,咱们再商量。”机场接应自己的那位工作人员也到场了。

“好,多谢。”

“虞董,你也来了?”周轩看到了虞荣,身边站着满是担忧的虞江舟。

“周轩,没事儿吧,你阿姨担心坏了。”虞荣关切道。

“一切都好,江舟,赶紧给阿姨打个平安电话,省得她担心。”周轩叮嘱道。

等上了车,周轩才将苗霖的手拉住,至始至终,她都没有说一个字,握在掌心里的小手有些发凉。

回去的路上,周轩才知道,三十多个小时发生了很多事情,国内国外,掀起了不少波浪。鉴于证据不足,他被有条件释放,但如果需要出庭作证,还是必须到场的。

所幸,经过全力抢救,那两名保镖苏醒过来,和周轩口径一致,警察先动手,整个案件始末变得扑朔迷离,但周轩的嫌疑却小了很多。

看向车窗外,还和来时的风光一样。万物葳蕤,一片欣欣向荣之色,带着礼帽的优雅男子,体态臃肿却充满自信的女人,狭窄街道上有条不紊的普通轿车,还有可以随意躺下的规则草坪。

周轩看着外面,眼神落在每张脸以及每个角落里,或许他的对手就藏在暗处,等待下次出手。

给家人还有老师朋友逐一打电话保平安,换洗衣服后,周轩发现苗霖还是寡言少语,在后面环住她的腰,将头埋在秀发之间,喃喃道:“苗苗,我食言了,说过不再让你担心。”

你,苗霖欲言又止,还是抬手轻抚他的脸庞,“瘦了。”

都等着和周轩见面,吹干头发,两人从房间走出来,和大家坐在一起。

“苗苗,订票去吧,咱们马上走,再也不来了!”步加琢催促道。

“好的,步老,我也有此意。”苗霖点头。

“还跟来时一样,老头子我手头有点积蓄,回去给你们报销。”步加琢又说道。

苗霖没说话,也许每个机场都有眼睛盯着周轩,而航班却是固定的,该考虑乘坐中转航班,但那样的话,落在又一个陌生的国度,猜不到会发生什么。

“轩,你们来时改航班是不是察觉到什么?”虞江舟问道。

“是。”周轩点了下头。

“那就把所有航班都订下来,费用由我来出。”虞荣大包大揽。

“虞董,说句你不爱听的,兴凯集团的财力在某些组织眼里,不值一提。”苗霖冷脸道。

虞荣有些恼羞,虞江舟连忙劝说道:“爸爸,这件事还是苗苗来安排吧。”

“分开走,步老,你跟江舟一起,我和周轩同行。”苗霖建议。

“唉,多了不说,时光假如能倒退二十年,我也不会是你们的累赘。”

步加琢扼腕叹息,老了!事不宜迟,虞江舟订好三人当晚的机票,周轩和苗霖另做打算。

“江舟,你可是我的宝贝女儿,用不着向苗霖低声下去的!”赶往机场途中,虞荣不悦道。

“爸,你不了解苗苗。也许,世界上只有她最关心周轩的安全。”虞江舟黯然道。

守着步加琢,虞荣没再表态,但苗霖强硬霸道的作风让他心情很糟糕。相比较之下,女儿不是她的对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